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1-03 11:17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证言
书名:证言
格式:EPUB/MOBI/AZW3
ISBN:9787532785056

内容简介:


2020年度深圳读书月十大好书

全球超级畅销书《使女的故事》续作

2019年布克奖得主,阿特伍德二度折桂

全新角色演绎不同视角,首次披露基列国背后的秘闻

英国每四秒售出一本,全球上市首周50万册即告售罄。

即将改编电视剧集,延续《使女的故事》电视剧收视神话。

--------------------- --------------------------------------------

“这部小说并不像出自一位处于写作生涯晚期的作家之手,相反更像是她的巅峰之作,这一点着实令人惊叹。”——布克奖评委丽兹•考尔德

“我一直认为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很快就能获诺贝尔奖,且我现在仍这么想,仍希望她得奖。”——石黑一雄

“她一向超前。不管是她的哪部小说,读者定会在半小时内沉迷其中。”

——资深出版人卡门•卡里尔

“如果哪一位小说家能够证明创作一本续作是正确选择的话,就非阿特伍德莫属了。”

——《卫报》

-----------------------------------------------------------------------------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曾多次向我提问,关于基列国及其内部运作的细节。这些疑问都成了这本书的灵感来源。而另一部分的灵感来源则是我们正身处其间的这个世界。”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使女的故事》结局十五年后,基列国的统治从内部显露出衰腐的迹象。在巨变将临的关键时刻,三位不同身份背景的女性的命运开始交错,进而引发了颠覆性的后果。她们从各自的视角见证了历史的变迁,三种不同的叙事声音构建起一个更宏大、更开阔的时空,首度披露了基列国倾覆背后的秘闻。过去与未来在讲述中逐渐交叠,真相以令人惊叹的面貌呈现在读者眼前。

作者简介: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被誉为“加拿大文学女王”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是一位勤奋多产的作家,也是二十世纪加拿大文坛为数不多享有国际声誉的诗人。现居多伦多。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起,阿特伍德便以持久旺盛的创作力不给评论界任何淡忘她的机会。她获得过除诺贝尔文学奖之外的大多数重量级国际文学奖,并被多伦多大学等十多所院校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她的作品已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2017年,阿特伍德获卡夫卡奖和德国书业和平奖。2019年,阿特伍德凭借《证言》再度问鼎布克奖。

于是,著名青年文学翻译家、作家。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协签约作家。

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系。至今已出版多部个人著作,包括小说《一只黑猫的自闭症》、《事后》、《六翼天使》,书影评选集《慌城孤读》,以及数部中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集,同时致力于文学翻译。至今已有数十部译作面世,包括赫赫有名的美国作家斯蒂芬•金所著《黑暗塔》之第七卷、《杜马岛》,新晋诺贝文学奖得主托卡尔丘克长篇力作《云游》、丹•布朗的《失落的秘符》,英国女作家温特森的《时间之间》、《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英国作家亨利•S•斯托克所著《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的生与死》等。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只有死人才能有雕像,但我还健在时就被塑成了雕像。活着的我就已被石化了。

这尊雕像凝聚了国人对我所做的诸多贡献的赞赏与感谢,维达拉嬷嬷当众宣读的嘉奖令是这么说的。她是被我们的上级长官指派去宣读的,她可没有一星半点的谢意。我尽可能表现得谦逊,谢过她,然后一拉绳子,扯下那块披裹在我身上的布;盖布掀起波动,翻滚落地,露出了矗立的我。我们嬷嬷通常不会在阿杜瓦堂欢呼喝彩,但这时响起了几下谨慎的掌声。我也颔首示意。

我的雕像比真人高大,所有的雕像都有这种倾向,而且把我雕刻得更年轻、更苗条,我的体形都好些年没那么匀称了。我站得笔直,肩膀往后挺,唇角上翘成一个坚定但亲善的微笑。我的眼神固定在时空里的某个点,可以理解为代表我的理想主义、毫无畏惧的忠于职守、克服一切阻碍向前挺进的决心。这倒不是说我的雕像能望见天空中的种种景象,因为它被安置在阿杜瓦堂门前步道边的一丛郁郁的矮树和灌木里。即便变成石头,我们嬷嬷也决不能太狂妄。

紧攥着我左手的是个七八岁的女孩,她用信赖的眼神举目望着我。蹲在我身边的是位使女,我的右手搭在她的头上,她的头发被遮盖起来,抬起的眼神透出一种或可解读为畏怯,或可理解为感恩的神情。她身后是我的一个珍珠女孩,准备启程履行她的传教使命。悬挂在腰带下的是我的电击枪。这件武器让我牢记自己的诸多过失:若能更有成效,我根本用不着这种工具。用我言语的说服力本该足矣。

就群像而言,这个作品不算太成功:太拥挤了。我倒是希望自己更突出一点。但至少我看上去是理智的。这个雕像完全有可能是另一副尊容,因为那个上了年纪的女雕塑家——她去世后被追认为真信徒——惯于让她作品中的人物双目鼓凸,以此表现人物狂热的虔诚。她做的海伦娜嬷嬷的半身像看似暴怒,维达拉嬷嬷的那尊像是甲亢患者,伊丽莎白嬷嬷的则像随时都会爆炸。

揭幕时,女雕塑家很紧张。她对我的刻画雕琢足以传递出奉承之意吗?我会赞许吗?我的赞许会是有目共睹的吗?我玩味过一个念头:在盖布滑下来时皱起眉头,但三思后决定不那样做,我并非没有同情心。于是我说:“很生动。”

那是九年前的事了。从那以后,我的雕像历经沧桑:鸽群不遗余力地点缀我,苔藓从我潮湿的裂隙里滋长蔓生。崇拜者们在我脚下留下供品:鸡蛋象征繁育,橘子代表妊娠圆满,羊角面包对应月相。面包类的东西我都置之不顾——通常都会被雨淋湿——但我会把橘子揣进口袋。橘子是多么让人神清气爽啊。

我是在阿杜瓦堂的私人书房里写下这些的——在我国各处兴起热情万丈的焚书运动后,只有屈指可数的图书馆得以保存下来,阿杜瓦堂就是其中之一。为了给即定到来、道德上清白无辜的新一代创建一个洁净的空间,过去留下的一切腐朽、沾血的指印必须被抹除殆尽。理论上是这样的。

但其中也有我们自己留下的血手印,那可没那么容易抹除。这些年来,我埋葬了许多尸骨;现在我要把它们重新挖出来——哪怕只是为了让你,我不知名的读者,有所启迪。如果你正在看,说明这份手稿好歹是保住了。虽然这可能只是我的白日梦;也许,我终将没有一个读者。也许,我终将只是对墙自语(1),无论是字面意思还是引申意义。

今天写得够多了。我的手痛,背也痛,每晚一杯的热牛奶还在等着我呢。我要把这份啰里啰嗦的东西塞进它的藏身地,避开监控镜头——我知道它们在哪里,因为都是我亲自部署的。虽说这么小心,我还是很清楚自己在冒多大的风险:写下来,就会招致危险。会有怎样的背叛、又会有怎样的公开谴责在等待我?阿杜瓦堂内就会有好些人巴不得搞到这些纸页呢。

再等等,我会无声地给予她们忠告:更糟糕的还在后头呢。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