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3-10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希特勒最后的阴谋 [英]伊恩•塞耶 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希特勒最后的阴谋
作者:[英]伊恩•塞耶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二战 希特勒 历史
ISBN:9787505749801

内容简介:


1945年4月,由于德国面临失败,希特勒把第三帝国最有价值的囚犯集结起来,将他们作为人质,以展开对盟军的最后一战;并命令如果军事局势恶化,将处决全部139名囚犯。囚犯中包括欧洲总统、总理、将军、英国特工,以及德国反纳粹神职人员、社会名流,1944年7月炸弹事件中协助刺杀希特勒的官员和囚犯家属。

于是一场紧张而致命的行动开始了。囚犯们为逃亡进行的种种谋划、党卫队和国防军之间的对峙、美军的疯狂营救……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在明暗之间进行着激烈的博弈。

本书首次披露了许多未经发表和曾被忽视的信息,综合许多碎片信息,逐渐拼出了这个"二战"中令世人震惊和着迷的故事。

作者简介:


伊恩·塞耶(lan Sayer)

军事历史学家、企业家、侦探。1984年出版的国际畅销书《纳粹黄金》是他对"世界上最大的抢劫案"的调查。作为公认的第三帝国专家,他定期在电视和广播中出现。1997年,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在伦敦召开的纳粹黄金会议中,他是唯一的非官方英国观察员。

杰里米·德龙菲尔德(Jeremy Dronfield)

剑桥考古学博士、历史学家、传记作家、小说家,以快节奏、激动人心的叙事风格而闻名。其创作的《跟随父亲进入奥斯威辛集中营的男孩》曾是《泰晤士报》排名第一的畅销书。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第二天早晨,贝斯特在牢房中醒来,感觉休息过来了些,但仍然不太舒服。白天的牢房比第一眼的景象还令人心旷神怡,甚至还有一扇窗。他转开把手大大地敞开窗子,新鲜空气混合着春天的花香涌了进来。虽然窗外有铁栏,但至少是个正儿八经的窗子,能看到整洁的草坪和花坛,甚至还有些花园椅和长凳。长凳上面坐着一位漂亮姑娘,她正在和一位党卫队士兵聊天。

佩恩·贝斯特将这美好的景致尽收眼底,要不是因为党卫军身上的纳粹标志、窗外的铁栏和几英尺外草场另一端的电网,此情此景甚至颇具田园风情;他想到那阴湿狭小的布痕瓦尔德地下牢房,潮湿得沿墙流着水,天花板附近的小窗外什么都看不到,不禁对现在小小的奢侈心存感激。

早餐是黑面包配果酱。名囚饭还没吃完,看守就沿着走廊进来,下令准备检查。他们从没上锁的牢房走出,发现一位党卫队军官已在走廊上等着他们了。

他说,他是党卫队上级突击队领袖埃德加·斯蒂勒(SSObersturmführer Edgar Stiller),是负责该掩体的军官。他还说,名囚们可在楼里随意走动,但要合规。“你们随时可以去花园,可以和那里的任何人交流,但要注意,”他严肃地说,“你们绝对不可以和这里的其他囚犯交谈,一经发现,负责的军官一定会采取相应措施。”

名囚们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深入了解斯蒂勒,对他的第一印象也会得到证实。他留着一头深色头发,忧郁的眼睛深深嵌在眼窝中,棱角分明的下巴瘦长且突出,剃完胡子的乌青色很重。用管理集中营的纳粹骷髅旗队(SS-Totenkopfverbände)标准来看,斯蒂勒的确算是人道、善良之人。他曾是奥地利警察,从1941年起在达豪工作,其职责之一是管理集中营员工的社会福利。名囚到了以后,他的主要职能变为维持名囚与负责其关押事宜的保安局之间的联络。佩恩·贝斯特认为斯蒂勒“是个本质善良慷慨、随和厚道的人,但很是软弱、优柔寡断”,他“对其负责的囚犯极富同理心,尽自己一切职责和所能为囚犯服务”。毫无疑问,佩恩·贝斯特的判断因其个人经历和对德国人的喜爱有所偏差,其他名囚对埃德加·斯蒂勒的看法截然不同。

熟悉了周遭环境后,佩恩·贝斯特意识到他们牢房如此舒适的原因:几人住在掩体中央部分旁边的特殊区域中,剩下的长走廊被一道钢门隔开,长走廊上的都是普通牢房,关押着普通囚犯,贝斯特通过侧门走向花园时看到了他们。

由于独立牢房的环境太好,库尔特·冯·舒施尼格对达豪的看法甚至更加歪曲。他对达豪的第一印象是“打理良好的乡村居舍”,日记中描绘成“整洁坚固的建筑,石子路两侧还种着花”。然而他也意识到这地方并不能完全代表集中营全貌。看向远方后,他看到了“守望塔、高墙、高压围网,还有‘劳动使人自由、清洁近乎神圣’的浮夸铭文……嗯,没什么新鲜的。囚禁八年,早就见怪不怪了”。

然而,还没有一位名囚看到了达豪真正的面目。在点名广场的北面,有两排长长的营房大楼,占据了集中营围地大部分面积,关押着大多数集中营囚犯。两排建筑之间的宽阔树荫大道是人们口中的自由街。几个营房已经不再是牢房了,变成了妓院、车间,还有西格蒙德·拉舍尔负责执行惨绝人寰的医疗实验用地。1945年4月,这些营房中早已人满为患,超出限额一半。每天还有更多囚犯到来,因为德意志帝国的其他集中营都已因为盟军进攻而提早疏散了。现在,达豪囚犯人数已超6.7万,营房内部的环境极为恶劣。穿着肮脏、满是虱子的白蓝囚服的囚犯挤得透不过气,饥肠辘辘,疾病缠身,时日无多了。斑疹伤寒肆虐,却没有药物可以医治,从1月至今,近1.5万个囚犯的生命惨遭残害。

在幽闭的掩体中,新来的名囚没有经受这些痛苦。亚尔马·沙赫特作为纳粹政权一分子,认为“这里的确是集中营关押最重要的囚犯的地方,我们看到,这座建筑与集中营其他地方完全隔绝开来”。库尔特·冯·舒施尼格在花园中踱步,对“半秃的草坪、一片生菜菜地和一角脆弱的小水仙”并不满意。但想到1938年至今的一切经历,他也深知,这里给薇拉、茜茜和他的待遇前所未有,连萨克森豪森也无可比拟。“我们是特殊的囚犯。”到来几天后,他在日记中写道。

佩恩·贝斯特入狱后遇到的第一人是一位囚官,名叫保罗·瓦屋尔(Paul Wauer)的耶和华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教徒。1940年,佩恩·贝斯特在萨克森豪森被关押时就认识他,那时他是集中营的理发师。他们重聚时非常激动,谈了很多。瓦屋尔告诉他,格奥尔格·艾尔塞在名囚到来前已被枪决。佩恩·贝斯特意识到,这是他们在门口屋子中等待时间如此之长的原因。瓦屋尔非常悲伤,他在萨克森豪森的时候就认识艾尔塞,还每天为他刮胡子。他死亡的消息是经过了很多人才传到瓦屋尔耳中的,因此听到了些不实细节:艾尔塞是被另一个囚犯枪决的,而那位囚犯也很快被处死了;枪刑是在掩体外面的花园中进行的,而且是在党卫队上级突击队领袖埃德加·斯蒂勒的看管下执行的。

佩恩·贝斯特无法评判消息属实与否,但是听上去的确很可信。他也听说,海因里希·穆勒给突击队大队领袖魏特的命令先秘密地传到斯蒂勒手中(不实消息),斯蒂勒又把它交给了魏特。佩恩·贝斯特因此认为,虽然斯蒂勒军衔相对较低,但“手中实权超过了其他军官”。虽然贝斯特看到了他温和的性格,但由他负责名囚实在不妙。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