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3-11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掌故套装系列(全七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掌故套装系列(全七册)
作者:徐俊等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历史 文化
ISBN:

内容简介:


【第一集】

我们约请赵珩、陈徒手、胡文辉、严锋、谭伯牛等近二十位当代知名作者,聚焦近代以来、百余年内的文坛、学林、政界、艺苑的人物与故实,考订周详,见解通达,道人之所未言,成此《掌故》之书。

一方面,从文章体式和趣味上而言,希冀《掌故》可以延续晚清民国以来掌故写作的传统,甚而上接宋元明清笔记文体的气脉,打通文史,强调文人高雅的趣味与不俗的境界。另一方面,从内容材料上而言,或亲闻亲历,或考订有据,避免道听途说,希冀采之可以裨信史,丰富我们对相关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的了解。如发生在1965年的《兰亭》论辩,不仅是书法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新中国文化思想史上的重大事件,朱铭先生的《天下一高吾许汝——为<兰亭>论辩五十周年而作》,便是通过往还书札、诗笺等资料,来考察章士钊与高二适二人的交往和他们在《兰亭》论辩中的进退出处。又如读书界皆知钱锺书先生曾戏赠黄裳先生一联“遍求善本痴婆子,难得佳人甜姐儿”,此“甜姐儿”当指著名电影演员黄宗英,即黄裳先生同窗好友黄宗江先生的小妹。这一段青年男女的往事,乃经励俊先生《江南遗梦似风烟——记黄裳与黄宗英》一文拈出,细细索隐,跃然纸面。其他如著名文化史、北京史专家赵珩先生撰《从溥雪斋到启功:松风画会旧事》、沈亚明女士撰《金克木与沈仲章:难忘的影子》等,追念斯文,想见老辈风流;胡文辉先生撰《梁鸿志的刺蒋诗及其他》、张治先生撰《钱锺书笔记中的晚清诗人掌故》、柳向春撰《木犀轩藏书两次夭折的售卖》等,学识与识见并重,是中青年学人中一等一的好文字。

【第二集】

本集中名家云集,如白谦慎、许礼平、艾俊川、范旭仑、胡文辉、柳向春等十几位当代知名作者,再次聚焦近代以来百余年内的文坛、学林、政界、艺苑的人物与故实。

如刘聪先生的《吴湖帆和周鍊霞的订交与相识》,通过吴氏的《佞宋词痕》、吴周二人合作的书画及题跋,以及同时代人物的日记、年谱等资料,详细钩沉了吴周二人的订交与相识。艾俊川先生的《小万柳堂纪事》,条分缕析,运用海内外多种资料,披露了廉南湖、李经迈公案真相与小万柳堂始末,并比勘、考证吴芝瑛书法的亲笔和代笔等爱好者关心的内容,让闻名于近世鉴藏史的小万柳堂“走出旧掌故,显露真面容”。柯愈春先生与学者谢兴尧为至交,用十七个片段写出前辈风貌,非外人所能道者。许礼平、白谦慎两位追记各自交游的长者往事,其文醇,其思远。同为一代人的范旭仑、雷燮仁关注看似不足道的细节,却都着意由外而内描摹人物,星花旧影,耐人寻味。我们还首次在中国大陆发表已故画家周昌谷先生的未刊旧作,并期待挖掘更多有价值的同类稿件。

【第三集】

这一集扬之水先生写侄女、侄女婿两家的上两代,竟曾是战场上以命相搏的对手:“门致中1928年出任国民党宁夏省政府主席,1940年参加汪精卫政权,1944年任华北伪治安军总司令,在冀东曾与李运昌领导的抗日队伍交手,吃了败仗,而且败得很惨。这位年轻的李运昌司令,正是我那侄女的亲爷爷。”好像是时下流行的各种“神剧”的套路。再如郑重先生写唐德刚为张学良做口述史的曲曲折折,最后竟以赵四小姐“吃醋”误解唐德刚而告终。郑重先生感慨:“这故事可以写章回小说了。”又如徐文堪先生写史禄国,王培军先生写晚清奇人郭十公子,申闻先生写民国间的北平风雅盛事,苏枕书女士写傅增湘藏书在日本的流转,都有追寻“旧时月色”的况味。

【第四集】

本集中依然名家云集,如郑重、韩天衡、刘涛、扬之水、王家葵、范旭仑、胡文辉、黄恽等十几位当代知名作者,再次聚焦近代以来百余年内的文坛、学林、政界、艺苑的人物与故实。

《掌故》一向欢迎“老先生”的稿件,为本集撰稿的文化老人郑重先生已是第二次出手支持我们。他记下与高二适先生的一面之缘,于他而言是一段“长久的牵挂”,于《掌故》又正好呼应了第一集中朱铭先生为《兰亭》论辩五十周年而写的《天下一高吾许汝》。陶洁女士作为在现代文学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的著名编辑家陶亢德之女,以丰富的家庭档案与亲身经历,勾勒出父亲与周作人之间近乎完整的交往过程。韩天衡先生艺事之余,近年来常有忆旧妙文见诸报端,此番再度追怀恩师谢稚柳,细节历历,十分精彩。

【第五集】

本集作者中,刘衍文先生今年恰好百岁,刘永翔先生也刚刚荣休,他们父子二人以《交游漫忆》、《学林闻见录》联手加盟《掌故》,值得大加庆贺。丘光明亲历并完整记述了“文革”结束后不久召开的“度量衡”学术会议,真实地还原出特殊时期的历史氛围,她的回忆不可替代。与之类似的,是胡桂林对中国画研究院(今中国国家画院)的前身、存在了五年的中国画创作组的回忆。该组的成立与度量衡会议召开的时间接近,堪称美术界的复苏之始。

【第六集】

本集以茅子良先生《1973-1979:上海书画社的木版书》一篇开场,相信足以“令人目明”。传统的雕版印刷在特殊历史环境下重放异彩,如今岂可再得。茅子良以参与者的身份,翻检档案,摩挲实物,寻访故旧,完整重构这一过程,堪为当代出版史的重要文献。雪克先生回忆一个甲子前为学校买书的经历,有故事,有人情,有时代氛围,韵味十足。艾俊川先生从自己珍藏的画册《养寿园图》说开去,揭出养寿园在袁世凯政治生涯中的意义,挖掘极深。胡文辉谈陈寅恪笔下的“新名词”,许礼平谈高伯雨的一篇集外文,也无不是从书中来,眼光见识,各擅胜场。

【第七集】

十一年前,因为对苏青小说《续结婚十年》中人物的原型意见不一,本刊的两位作者黄恽、胡文辉曾在《万象》上打过一场小笔仗。如今来为此案作总结的,是《掌故》资深而年轻的作者宋希於。这一篇看似是对“隐秘角落”的钩沉,无足轻重,但对史料的掌握、解读与运用却颇可注意。“隐秘角落”的另一面,是“发潜德之幽光”。王铃“研究《九章算经》的博士论文,实际上已入了中国科技史的章节”,“如果公平的话,王铃应该是‘第二作者’”,然而王铃却毫不犹豫地告诉汪荣祖,“《中国科学技术史》完全是李约瑟的书”。王铃晚年叶落归根,所居近处也是我的常游之地,不知寻常巷陌可曾相逢。一代科技史家的潇洒风神,神往之馀,亦增惆怅。

作者简介:


徐俊,1961年生,江苏扬中人,现任中华书局执行董事。著有《敦煌诗集残卷辑考》、《鸣沙习学集》等,另撰有《书札中的雪泥鸿迹——中华书局所藏向达致舒新城书札释读》、《附逆之外的梁鸿志——爰居阁谭屑》等。

严晓星,1975年生,江苏南通人,媒体人、学者。著有《近世古琴逸话》、《金庸识小录》、《七弦古意:古琴历史与文献丛考》、《梅庵琴人传》等,编有《高罗佩事辑》、《民国古琴随笔集》等。

汪荣祖,1940年生于上海,祖籍安徽旌德。台湾大学历史学学士(1961),美国俄勒冈大学历史学硕士(1964),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历史学博士(1971)。自1971年起任美国弗吉尼亚州立大学教授。现任山东大学儒家文明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访问学者、台北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兼任研究员、美国弗吉尼亚州立大学荣退教授等。著有《史家陈寅恪传》、《走向世界的挫折——郭嵩焘与道咸同光时代》、《史学九章》、《槐聚心史》等中英文著作二十余种。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发生在1965年的《兰亭》论辩,不仅是书法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新中国文化思想史上的重大事件,有关介绍文章,连篇累牍,似无新意。随着当事人的远去和相关文献的回归,五十年后的今天,我们重新回望那段神奇的岁月,依然充满着好奇和迷惑,希望获得更多的背景和真相,甚至是当事人点点滴滴的喜怒哀乐。那么,就从章士钊和高二适的交往谈起。

会看高亭出一头
章士钊年长高二适二十二岁,高出生的1903年,正是章一生最光彩的时候。高二适1963年所作《为长沙公六十年创报纪念》诗云:“计程那复上燕台,从古何人理郭隗。千里迁延九折阪,中华鼎革二章才。斯文借曰天将丧,去日休贻来者哀。知有风情敌年少,且看勒笔动黄埃。”二章指章士钊与章太炎,1903年章士钊出任《苏报》主笔,刊出章太炎《驳康有为论革命书》,最早敲响了清朝灭亡的丧钟。作为新闻界巨子,章士钊秉持特立独行的风格,先后主持过《民立报》、《独立周报》、《甲寅》等报刊,风靡一时。等到高二适看到《甲寅》周刊时,章已被视为“开倒车”的“大虫”,高二适不以为然。听说高向周刊投过稿,还有人说他在杂志上发表过文章,这不准确,翻遍全部《甲寅》,没见到片语只字。

1935年,两人在南京首次见面。在《章士钊师友翰墨》中有一副写给高二适的集杜联:“念我能书数字至,将诗不必万人传。”落款为:“癸酉春治律海上,二适仁棣频以书来问讯,惠索楹帖,为书杜句寄之,略见鄙意。”癸酉是1933年,见面以前,他们久已书信往来,正如章在《答二适》(1939)诗中所说“厚我有书常问讯”。两人似无任何渊源,种种情形看来,高二适是主动接近章士钊的,由私淑而正式入门,成为章氏弟子中最具个性的一位。

高二适以诗执贽在1939年。是年春夏之交,章士钊由港飞渝,高作为立法院工作人员,入蜀已近二年。这时江庸所辑《斗茶集》收有:章士钊《翊云诗来述嘉州近趣蘅二适同观诗以答之》:“有客经过笑语哗,山栀香送殢人花。骤寒不用蒲葵扇,病渴频添普洱茶。访别远怀江令宅,往诗先送杜陵家(指尧老)。嘉州野趣真堪羡,茅屋秧田浸月华。”高二适《次章公茶字韵兼寄翊云蘅二先生》:“宿雨初晴百鸟哗,泪痕都溅感时花。穷途阮籍难忘酒,消渴梁园且戒茶。何幸清风瞻哲匠,偶拈篇什各名家。萧然梅子黄时雨,所愧长歌比薛华。”近年所刊《高二适诗存》未收上诗,这是现在所能见到的两人最早的唱和。稍后章士钊有五古《寄二适》(《蜀游诗前集》),此诗甚有趣,诗中劝告高二适“作诗应无多,制题等谋篇,拣选不厌苛”;没想到,章自己入蜀仅数月,“诗思忽郁怒,百篇机投梭”。诗带有自嘲的意味。值得注意的是,诗底稿旁有潘伯鹰批注:“高二适,江苏东台人。苦吟好学,以诗谒先生,甚见奖掖也。”可见章、高诗交由此开始。

客渝期间,两人唱酬极夥,《高二适诗存》基本未收。如章士钊作《改岁》:“改岁居然六十翁,浮生梦里亦从容。旧家人物今余几,老派文章谁与同。丁令归来乘独鹤,陶潜隐去抚孤松。尽多哀乐中年外,浅见应需笑谢公。”高二适和云:“国蹙归朝尚未翁,横流沧海世无容。早能文毕诗今壮,晚爱风流政亦同。生子欲教图大事,得闲聊与听长松。蛟龙出则为霖雨,不数功名跨数公。”1941年春,章士钊有高亭之命名,尹树人《高亭主人的来历》云:“战时高二适为立法院长孙科秘书,孙宅在重庆独石桥,花园中有无名小亭,时二适治孟浩然诗集,孤桐某日作客孙府,戏指小亭云:‘湖北钟祥有一古亭,名孟亭,是纪念孟浩然的。此亭尚无题榜,我意可定名高亭,以与鄂之孟亭相媲美。’同时作诗记之。”(《三吴风采》)章所作诗为:“过桥踏石上江村,偶忆乘舟归鹿门。从古诗人定名胜,高亭应比孟亭尊(吾尝语孙哲生,独石桥须俟高二适始可传)。”

在这前后,章士钊开始向赵熙、汪辟疆等名家推荐高诗。《汪辟疆诗学论集》新增诗篇不少,《题高二适诗卷》云:“吾交章长沙,誉君诗最久。长沙慎许可,胡独与子厚。自吾得君诗,三复不去手。”向赵熙推荐则更早,1939年就有《调二适钞诗代寄香宋翁并呈翁一笑》:“自赏风流有客哗,俨如击鼓代催花。吟情犹自留须颔,诗味还期别荈茶。谁使陈遵传恶札,未知枚叔可名家。浮沉大抵皆芜草,万古江河洗物华。”赵熙答高二适书云:“两奉良书,虚怀清韵,当于昔贤求之,末世无此馨逸也。大诗醇白,又复用心求工,正不佞所敬畏者。”(《赵熙集》)但后来两人闹僵了,记得读到过一则高二适的题跋,对赵熙多有埋怨之词,这段题跋钞存已久,一时未能检出。在章士钊《赵香宋》(1945)诗中可得到旁证,诗云:“事异王维过郢州,却从理路厄诗流。浩然归去题襟黯,会看高亭出一头(君谓余云:高二适理路不清,定辜负君之奖借。高亭在独石桥)。”(《论近代诗家绝句》)章士钊对赵熙所言不以为然,依然看好高二适,继“会看高亭出一头”后,1946年又赋“又说高名动寥廓,想见飞龙在天路”(《题二适七古四篇后》)。1964年再赋“天下一高吾许汝,家门月旦重如山”(《二适与菉君书翘举柳诗误签三条草书佳绝漫题其后》)。高二适果然不负章的期望,终于有了1965年《兰亭》论辩的惊世绝唱。

天下一高吾许汝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