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3-29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弗洛伊德文集(全十二册)珍藏版 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弗洛伊德文集(全十二册)珍藏版
作者:(奥)弗洛伊德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弗洛伊德 心理学
ISBN:

内容简介:


此套《弗洛伊德文集》(全十二册)是国内关于弗洛伊德文萃性的经典恢宏译著,由中国研究弗洛伊德研究权威、著名心理学家车文博主编,经全国四十余位专家教授严谨翻译多次修订,堪称海峡两岸权威、完整的弗洛伊德心理学著作版本。

作者简介: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奥地利著名的精神病学家,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20世纪影响最大的思想家之一。弗洛伊德作为深蕴心理学的开创者,他的潜意识心理学说、精神分析治疗方法技术以及对人类心灵深层隐秘王国的揭示,不仅为心理学研究整个人类精神世界开辟了全新的领域,而且对西方当代文学艺术、宗教、伦理学、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哲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读书资源地”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本文是弗洛伊德性理论的专论之一。它对儿童期的性表现,及与其他心理活动、神经症的关系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并揭示了一些人常见的但缺乏研究的儿童期性现象。因此,本文对认识弗洛伊德的性学理论具有重要的价值。对于了解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一大理论支柱——性学理论具有重要价值。

下面的综合基于几个资料之上,第一是对儿童所说与所做的直接观察;第二是成年神经症者在精神分析期间对童年生活的意识性回忆;第三则是在对神经症者精神分析的基础上,将其潜意识的记忆转化为有意识的材料,并进行推理和解释。

由于成人对儿童性生活的态度原因,第一个方面的资料本身并未提供足够的值得认识的问题。成人不相信儿童有任何性活动(sexual activity),因此绝不费神去留意这类事情,不仅如此,成人还压制(suppresses)要求他注意的任何性活动迹象。结果,这一最明确而丰硕的信息资源便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于是在对成人不施加任何影响的交谈中,他对童年生活的意识性记忆却受到了歪曲。此外,从事实上看,交谈者却变成了神经症者。第三方面的资料可以经受任何批评,比如习惯上对精神分析及所得结论可靠性的攻击。虽然我无法在此加以证明,不过我可以担保,凡是知道并实践了精神分析技术的人,对其发现是充满自信的。

对我的研究结果,我不敢保证是完善的,但对怎样得到这些结果的质疑我是可以回答的。

这里有一个难题不好确定,即关于儿童的报告在多大程度上是适于所有儿童的(每个具体的孩子)?教育压力及性本能的强度差异,毫无疑问地决定了儿童性行为的个别差异性,尤其影响了儿童性兴趣出现的时间。有鉴于此,我对材料的分类不是根据儿童发展的自然顺序,而是将不同儿童或迟或早的表现集中到一起。我相信,没有任何儿童,不管他是心理正常,还是聪慧,可以在青春期(puberty)前不为性问题所困扰。

我知道,大部分反对意见认为,神经症者为一特殊人群,天性(innate disposition)上是“退化”(degenerate)的,故我们不能由他们的童年推测其他人的童年。其实这并不正确,神经症者与其他人极为相像,很难将他们与正常人完全分离,与以后健康的人相比,他们的童年生活也是很难区别的。精神分析研究最有价值的结论之一是,神经症者的精神内容(mental content)并不特殊。如荣格(Jung)所言,他们的病源同健康人一样对情结抗争,唯一的不同在于,健康人知道如何在不完全损害实际生活的基础上战胜这些情结,而神经症者是通过替代形成(substitutive formation)去压制情结,从实践的意义上看,这当然会以失败告终。实际上,神经症者与正常人在童年期的相似性比以后更明显,因此,当通过与神经症者的交谈探知其童年生活,并与正常人的童年生活加以类比时,我认为这算不上一种方法论的错误。然而,既然神经症者在天性上具有特别强烈的性本能和早熟倾向,这使得他们对本能的表达欠成熟,我们更容易从他们身上观察到更鲜明、清楚的婴儿期活动(虽然这种观察仍显生硬)。当然,按照霭理士的做法,我们能够确定与神经症者交谈的真正价值。我们认为,搜集健康成人的童年记忆同样是有价值的。[157]

由于不利的环境条件,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本质,下面的观察仅主要适于男性的性发展,我试图呈现给读者的资料汇总绝不想降为一种纯描写。关于婴儿性理论的知识可通过各种方式引起人们关于儿童问题的兴趣,甚至可以作为神话与童话的注释。当然,对于神经症者的理解也必不可少;因为在他们身上这些关于孩子的理论仍具有操作性,并对他们的症状形式产生决定性作用。

如果我们能够放弃自身的肉体存在,像从其他星球上用新目光审视地球上的一切,将它们当做纯粹的思维存在(thinking beings),那么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使我们留意于人类中两性存在的事实。虽然两性间在许多方面相似,但从外部看却有明显的不同。然而,儿童似乎不是以同样的方式去选择这些基本事实和探寻性问题的,因为从他们记事起就认识了父母,这是一种无须继续深究的真实存在。同样,作为男孩,他认为他与妹妹的区别也不过是相差一两岁而已。儿童关于性问题的求知欲可能受到寻找原因的先天需要所促动,但事实上并非自发醒悟。它是在占主导地位的追逐私利的本能的刺激下而引发的,大约在他两岁末时往往便面临着另一个孩子的出生。即使自己家未有新生孩子,通过对其他家庭的观察,他也会使自己陷于同样的境况。无论是真的失去了父母的照料,还是害怕失去这种照料,抑或是预感到从此将与新生的孩子分享自己的所有,这些都能唤醒他的情绪和增强思维力。大孩子会毫无顾忌地表达对小孩子的仇视,结果往往会受到敌意的批评,只是期盼“让鹳再次把他带走”[158],并时常对襁褓中无助的孩子施以小小的攻击。年龄相差悬殊大些通常会削弱这种原始仇视的表达。同样,年龄稍大后若仍无弟弟或妹妹出现,孩子会期望在与游伴的竞争中占上风,如同他在其他家中所看到的那样。

在这些情感与担忧的刺激下,孩子开始被生活中第一个而且是重大的问题所缠绕,他不断地自问:“孩子是从哪来的?”[159]进一步的问题无疑会是:“这个特殊的、突然闯入的孩子是从哪来的呢?”我们似乎在神话与传说中听到过无法计数的这种询问。这个问题本身像所有的探索一样是“危急”的产物[160],好像为了防止这种可怕事情的再现思维方有了依托。我们可以设想,孩子的思维很快变得独立起来,并作为一种自给本能持续地活动下去。如果孩子不是太受恐吓,他早晚会选择直接询问父母或其他照料者的方式,因为在孩子眼里,这些人是知识的源泉。然而,这种方法却失败了,因为孩子得到的答复要么含糊其辞,要么其好奇心受到斥责,或者答复充满了神话色彩。如在德国的农村,成人常说:“怀孕生了孩子,他们是从水中捞出的。”我有理由相信,有比父母所预料的多得多的孩子不满足于这种回答,并表现出难以遏制的怀疑,只是不愿意公开承认罢了。我知道一个3岁的男孩,在得到这种答复后就跑了,这使他保姆大为惊慌,人们在与乡村房子毗邻的一个大水池边找到他,他匆忙跑到这里是为了便于看到水中的孩子。还有一个男孩,用他知道的其他事情表达出他的怀疑,在他看来,不是“鹳”而是“鹭”带来了孩子。无数的例子使我相信,孩子拒绝接受关于“鹳”的理论,从第一次受欺骗后他们便不再相信成人,并认识到有一些成人知道的东西,他们是被拒绝了解的,于是他们只好用秘密的方式继续掩盖其探索。同时,他们还经历了第一次“心理冲突”(psychical conflict),即他感到了自己具有某种偏爱的本能,但在成人的眼中却是“不对”的,与他们相反的观点,却根本不顾是否被他们所接受,而得到了成人的权威性支持。这种心理冲突也许很快就会变成“心理分裂”(psychical dissociation)。那些被称为“好的”,但却不再深究的观点成了主导的意识性观点,儿童通过所见所闻自我寻觅到的观点却不算数,并被压制成了“潜意识”的。神经症者的“核心情结”(nuclear complex)[161]便是这样产生的。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Tips:这是小编做的一个公文写作的公众号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