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4-18 18: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1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挑战 [日]东野圭吾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挑战
作者:[日]东野圭吾
格式:EPUB/MOBI/AZW3
ISBN:9787020152100

内容简介:


东野圭吾人到中年却突然喜欢上了单板滑雪,痴迷到无法自拔。每逢休息日就疯狂往返于雪山,乐此不疲。他 在书中自称“大叔滑手”,用近乎嘲讽的诙谐笔法记录了自己学习单板滑雪的日子。

滑雪、世界杯、冰壶……回归普通人生活的东野圭吾,竟然如此迷恋各种体育运动。为了有机会参与每次的滑雪,无视家人和朋友的苦心劝阻,甘心挑战各种冒险。

写作和运动,是东野圭吾并行的两种人生状态,在写作中他挑战自己的极限,又在滑雪中挑战人生的极限。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著名作家。1958年出生于日本大阪,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1985年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成为职业作家。1999年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获134届直木奖和第6届本格推理大奖。早期作品多为精巧细致的本格推理,之后文风逐渐超越传统 推理小说的框架,成为日本超级畅销书作家。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SSAWS之恋
位于千叶县船桥市的世界最大的室内滑雪场SSAWS即将关闭。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我刚开始玩单板滑雪没多久。当时春天的山上积雪尚存,对于单板我也没有十分入迷,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的感想是:“是嘛。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象征又要少一个了。”感触不深。

不料此后日本各地的滑雪场纷纷歇业,我这才深切体会到SSAWS的可贵之处。这时我水平见长,成天想着滑雪,5月过半,我几乎每周都要去SSAWS。说实话,起初挺怯场的,我觉得这个季节还想着滑雪的人水平必然不差,别的不说,来者皆是青春年少,像我这样的老头子,滑得也不好,想必是要遭人耻笑的。

我做好心理建设,毅然入场。实际情况和我预想的不一样:高手的确不少,但初学者、刚入门的人也不在少数——可能这类人还更多。那些高手醉心于提升个人水平,根本不会去看别人的低水平滑雪。高手不看我,我却看高手,毕竟对于我来说,他们的滑法很有参考价值。尤其是乘坐吊椅期间,简直是偷师的良机。

我去得很勤,记住了一些经常见到的面孔。这些人可以说是SSAWS的熟客,他们一般独来独往。说起来,我也是熟客之一。熟客大体上都挺厉害的(我除外),而且不需要和伙伴一同行动,吊椅来了就坐上去,默默地滑上几轮。个个彬彬有礼。

这群熟客当中,有她的身影。

一身红色的滑雪服,头戴针织帽,护目镜佩戴在脑袋一侧。我从吊椅上望下去,她的这身行头相当惹眼。她不光是服装惹眼,身手也很好,转向驾轻就熟,随机应变的本领也相当了得。她在高难度滑道上如行云流水一般滑行,不管是Regular还是Goofy[1],都能应付自如。眼看着要撞上别人了,只见她玩一个平地花式,轻松闪避,继续一往无前,宛如雪地上的红衣忍者。佩服她的似乎不止我一人,与我一同乘坐吊椅的人也时常发出惊叹。

我曾有一次和她同乘吊椅。吊椅是四人座的,但当时只有我和她两人。若想和她搭话,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该说什么好呢?陌生人忽然来搭讪,挺瘆人的吧?她可千万别以为我要追她……我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吊椅已经到了山顶。我暗暗诅咒自己的懦弱,目送一身红装的她轻快地跳了下去。

然而,上苍还是眷顾了我这个可怜人。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我得到了和她交谈的机会。这个地方就是滑雪场边上供人歇脚的快餐店,而且还是她开的腔。

“这个,我可以用一用吗?”

一句非常平淡的社交语言。她说的“这个”,是我跟前的烟灰缸。这家店总是门庭若市,烟灰缸也成了抢手货,她想和我共用烟灰缸。我自然是痛快答应。就这样,我得到了和她共饮咖啡的良机。

“人不少呢。”我咬咬牙,挤出一句。

“是啊。到了夏天,一下子人就多了。”她说着,抖了抖烟灰。

她有一双大眼睛,眼角微微上挑,沉默的时候嘴角下挂,给人感觉是个不服输的脾气火暴的妹子。

“停业就是眼前的事了。好多人赶着来。”我说。

她轻轻点了点头,眺望窗外的滑雪场,轻声说:

“这儿关门的话,明年怎么办呢?”

看着她落寞的侧脸,我的心头一紧。我俩的情况不一样,我是今年刚开始玩单板的新手,而她是常年在这里训练的,SSAWS的停业,对于她而言,想必是不堪忍受之痛。

“淡季都在这儿滑?”

她把脸朝向我,点了点头,说道:

“有时候也去新西兰,不过费用太高,而且这里的状况比较稳定。”

“你是职业运动员?”

“不是……倒是想当职业的。”

原来是这样。我一下子明白了。从那以后,我和她打照面时总会聊上几句,也说不上是交谈,内容无非是“今天也来了好多人呢”“还有两个月就关门了”之类。

8月,来SSAWS的人更多了。即便是工作日,等待吊椅也要花上十多分钟。我竖起耳朵,倾听年轻人的对话,话题大多与停业有关。

“都人挤人了,怎么可能会亏损呢?”想必任何一个造访SSAWS的人都会问。

“因为快关门了呗。之前估计没什么人吧。”

“哪儿的话,我在工作日也来过几次。好像没有包场的情况。”

在这里我添一句。SSAWS的最大客流量是约一百万人,去年大约是七十万人。有人认为SSAWS是在走下坡路,有人认为这是平稳发展的表现,而我认为以这样的硬件装备,能够维持鼎盛时期的七成客流,算是不错的了。听鼎盛时期来过SSAWS的人说,那时候挤得不得了,根本没法好好滑雪。这么说只有一种可能,SSAWS从来就没达到过盈利所必需的客流量。经营者所预期的顾客形象和实际情况恐怕大相径庭。他们脑子里的顾客大概是这样的:下班后过来滑两个小时,然后在酒吧小憩。于是他们打出了“空手来滑雪”的口号,还提供滑雪服和手套的租赁服务,而且SSAWS拥有海量的储物柜,和滑雪场不大的体量并不匹配——这些都从侧面印证了我的猜想。经营者以为,一天当中客流的周转率会比较高。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