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4-25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寒鸦劫:盛颜武侠中篇合集 盛颜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寒鸦劫:盛颜武侠中篇合集
作者:盛颜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武侠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寒鸦劫》
北宋末年,江湖名门后裔江快雪熟识各门派武功及破解之法,却身中寒鸦之毒,身体羸弱,忌情绪波动。神刀门少年赵扶风前来求教,两人互生情愫。为了治愈心上人,赵扶风决定循着缥缈传说一路西行,少年满怀信心:“一定会带回圣药底也迦,使她能自由而强健地爱。”
从古意十足的临安到富丽堂皇的拜占庭,转眼过去二十载,美丽的爱情是否能度过这场寒鸦之劫?
《连城脆》
刀神之徒卫新咏深得真传,刀法远胜男子,她侠义心肠恩仇两清,恰似一朵火红灿烂的凤凰花。但在她新婚当夜,新郎却离奇惨死……
《牡丹错》盛唐天宝年间,静乐县主李怡然不愿成亲,为此不惜遁入空门,不料却在道馆结识了赤诚的江湖游子赵青城,渐入佳境之时,却因怡然表哥的相思重病导致三人陷入三角恋的两难境地。
面对这个动荡的时代,大唐最为明媚的牡丹如何选择栖息的土壤……

作者简介:


盛颜
2004年开始在《今古传奇·武侠版》发表作品,以《连城脆》出道,因《寒鸦劫》成名,凭借《三京画本》彻底奠定其新武侠宗师、新侠情巨匠的地位。
其文字被评价为“金坚玉润,鹤骨龙筋,膏液内足”。意境辽阔,文笔洗练。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子归居隔壁的小酒馆,虽然隐在深巷中,生意却好得很,过了三更才能打烊。今夜有些异常,快一更了,仍然只有一个客人。掌柜二福昏昏欲睡地坐在门口,忽觉一股凉意贴上颈项,他打了个寒噤,睁眼瞧时,却是个俊秀青年进了店堂。

二福赶紧上前招呼,心里琢磨着:“这大概就是杀气啦。”来往的客人多是江湖人士,二福对这个原本跟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世界,倒也不陌生。

两个客人坐到了一处,闲闲地说着话,眼光却刀来剑往。二福去送酒,被成倍增长的“杀气”吓得一激灵。他放下酒壶,暗想:“谢天谢地,幸亏咱的店开在子归居旁边,没人敢在这儿撒野。”

徐辉夜喝了一口烧刀子,眉毛微微皱起来:“你爱喝这种酒?”

“没钱的时候爱喝这一种。”赵扶风道:“没想到你会来。”

徐辉夜淡淡道:“我也没想到你会来,来得比我还早。”

赵扶风也不与他兜圈子,径直道:“去年腊八,龙杀的‘七灭’和‘三破’同时在南屏山暴毙,据说是被判官笔一类的兵器击杀。武林中对决战的情形有很多臆测,现在才知道真相。”

徐辉夜颔首,接过话道:“龙杀的‘无家灭’和‘破天’,是杀手这个行当里面的泰斗,功力之强直追少林武当的掌门。令包括他二位在内的十大杀手同时出击的,天下还能有谁?令十大杀手亡于一役的,又能是谁?除了子归先生,天下无人能办到。”

赵扶风握紧了酒杯:“子归先生的死讯已经传遍整个武林,龙杀没了忌惮,势必展开报复,连家的形势可说是危如累卵。我想不通,江师妹不会武功,又不向人求援,难道就这么坐以待毙?”想到父辈的交情,想到她赠连子归的札记给自己,隐有交代后事的意思,却始终没说出真相,他就觉得失望,心里说不出的憋闷。

徐辉夜微微一哂,道:“像她这样的世家姑娘,想法和一般人不同的。这只是她家的事,与旁人毫无关系,她为什么要拉人送死?这样骄傲的姑娘,又怎么可能低声下气,求人援手?”

赵扶风道:“不管怎样,我一直守在子归居门口,不信帮不到她。”

徐辉夜道:“我们也是这么想的。龙杀暗算子归先生,欺负连家孤女,江南武林绝不能袖手。凤凰沈家、九华林家、蓑衣派、剑花社、漕帮及西园会上的各路英雄约定,由我在此警戒,若龙杀来袭,便以焰火为号,大伙儿即刻赶来支援。到明后日,江南各地赶来的人手还要多。咱们不怕龙杀来袭,怕的是他不来。”他顿了顿,又道:“这是今日西园会上的约定,扶风你先退席了,所以不知。”

徐辉夜不愿跟大队人马混在一起,要成为站到江快雪身边的第一人,故而在遇到自作主张的赵扶风时,感到十分碍眼,不过他城府极深,赵扶风非但没有看出来,反而认为两人谈得很投契。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徐辉夜望向窗外,道:“时候差不多了。”今夜没有月亮,微微的星光勾勒出城市的轮廓,仿佛一张暗蓝的剪影。

“好,咱们先去候着。”赵扶风与徐辉夜一起走出店门,却又回头,对二福道:“掌柜的,这几日晚上就别做生意了,早点关门吧。”

二福一愣,赵扶风越发严厉:“记住我的话,除非你想惹上不相干的麻烦。”

二福默然点头,开始上门板。开店的,见的人多了,赵扶风面相诚恳,眼神清湛,让二福感到信服。

偌大的连府,到处都是黑魆魆的,只东跨院有灯,光芒微黄,仿佛暗夜的眼睛。灯下,一双美人在对弈,宛妙的影子映在窗上。

江快雪问:“青阮不要紧吧?”

连秀人道:“我把他放在地道的通风口旁。这孩子伶俐得很,明天早晨睡穴解开,他自然会明白的。”

“这样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连秀人本就神思不属,越发地心乱。将白子随便往棋盘上一摆,咬牙道:“不行,姑娘,我还是做不到!”

“这样下棋真是没趣。”江快雪叹了口气,推开棋枰道:“我绝不能死在龙杀手上,更不能活着给人折辱。到时候你下手一定要干脆,明白么?你若拖泥带水,就是害我,百死也不能赎罪。”

连秀人从没听她说过这种重话,凄然应道:“是。”

“怎么消磨剩下的时间呢?秀人,唱一段《小山词》吧。”

连秀人自架上取下书来,翻开一叶,按节而歌:“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歌声在静夜里蔓延,缠绵欲死。

“秀人唱得太悲伤了。”江快雪伤感地拨弄着棋子,“我本来不后悔的,现在却有点遗憾了。早知道有今日,我何必理会寒鸦之毒?索性用力恋他一回,也算是来这世上一遭。”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