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4-29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工作的喜与悲 [韩] 张琉珍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工作的喜与悲
作者:[韩] 张琉珍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小说 文学
ISBN:

内容简介:


这个世界精确运行,付出多少,就会得到多少;下了多少功夫,就会有多少收获,得失计算绝无水分。《工作的喜与悲》为我们构建的就是这样一个讲求合理、追求利润的世界。普通的上班族在工作、爱情、金钱、爱好、人际关系和性别暴力的夹缝中求生,有笑有泪地活着。她们既不是拥有伟大抱负的职业女性,也不是敢于和庞大组织抗衡的正义斗士,她们只不过是敏锐地知晓生活和工作的界限,充分理解工作中的喜和悲。她们,恰是这个时代最普通的我们。

作者简介:


[韩] 张琉珍

1986年出生, 韩国延世大学社会学系本科毕业,东国大学国文系研究生结业。

2018年凭《工作的喜与悲》获“韩国创批新人小说奖”后,正式开始写作。出版小说集《工作的喜与悲》。小说《研修》获韩国第十一届青年作家奖,小说《东京的玛雅》获第七届沈熏文学奖。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来吧,开站立会议。”

上午九点是老板最喜欢的站立会议时间。“站立会议”来自2000年左右从美国硅谷开始兴起的“敏捷方法论”,是其中的重要环节,在我们这样的小型创业公司中也被作为项目管理的方法广泛使用。例行站立会议的指导原则大致如下:每天固定时间,所有人站着,简短说一下昨天做了什么、今天要做什么,最后站立会议主管做总结,这样可以最快速、简单地分享各自手头的工作,提高整体效率。如果正确理解“敏捷方法论”的话,站立会议的全程最长不应该超过十五分钟。但我们公司的老板认为站立会议就是晨会,这就很成问题了。就算员工在十分钟之内讲完,老板最后还是要说上二十分钟以上,这就意味着我们每天都要浪费超过三十分钟的时间。

“那么,从Jennifer开始吧?”

Jennifer是我们公司的设计师,是个韩国人。我们公司位于被誉为“韩国硅谷”的板桥科技谷,明明不是硅谷,却非要叫英文名,因为这是老板规定的。老板说,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决策的速度很重要,从老板到员工,所有人只叫英文名,可以打造一个平等沟通的环境。换言之,森严的等级会导致低效。这个初衷倒是不错,但大家聊到老板或副总时,还是会加上一些莫名的词,比如“我请示了David……”或是“请Andrew批复……”既然这样,为什么要用英文名呢?问题在于老板David本人并不反感大家这么说。依我看,他所说的平等文化只是一个借口,根本原因在于他不想用自己土里土气的本名——朴大植。用英文名的坏处还有一个,原本同事之间相互称呼时会连名带姓地称呼,讲话也比较客气,但叫起英文名,语气很容易变得随意起来。再加上我的本名是“金安娜”,英文名就叫“Anna”,在公司里谁都毫不客气地管我叫“Anna”,让我觉得不太舒服。早知如此,我应该起一个可以区别于日常生活的英文名,比如“Olivia”之类的。

包括老板在内一共十名员工,全部背对着办公桌起立,围成一圈开站立会议,我排在最后一个。我一讲完,老板马上盯着我问:

“Anna,这个乌龟蛋,你看看,要怎么办?”

老板在自己身后的白板上写下“乌龟蛋”三个字,在上面圈了好几个圈,然后又用手一把抹掉,手掌都黑了,他又补了一句:“唉,‘乌龟’这两个字一看就烦。”

“乌龟蛋”是在我们公司制作的App“香蕉市场”上发帖数最多的用户。我们公司不是卖香蕉的,做的是基于手机位置所在的社区服务的二手交易App。David曾经说过,这个名字的含义就是形容买卖二手商品像剥了皮吃香蕉一样容易。我虽然不觉得这个名字有多好,但我们在同类App中排名还算比较靠前,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算是进入了稳定期。既然已经度过了吸引客流量的阶段,公司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广告招商。在社区居民买卖二手商品——比如舍不得扔掉的家具、孩子穿不了的衣服、还能用的小电器——的帖子中,自然而然地加上一些针对当地客源的广告,比如新开的健身房、装修公司、摄影公司等。我们有望在年底之前开发出广告平台,那就可以接广告、卖广告位。到了那时候,香蕉市场可以真正开始赢利了。老板和副总的成败在此一搏。

几周前,网友乌龟蛋开始在首尔江南区和板桥区的版块一天发近百条帖子,单这一点在一般用户中已经很少见了,更特别的是,这个用户卖的都不是用过的商品,而是没开封的全新商品,价格也比网上能搜到的最低价还要再稍微便宜一点点。帖子里只说东西几乎没用过,标注出了商品名称和型号,以及可面交、可邮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内容。乌龟蛋卖的东西也没有规律可循,有时上传的是空气净化器、吸尘器、胶囊咖啡机,让人以为这是一个“海淘党”,可接着另一些帖子又上传了粉底液、防风衣、红参和乐高玩具,让我这个App的企划者实在搞不懂。尽管上传的东西让人捉摸不定,但成交率达到了百分之百,买到东西的人们在乌龟蛋的个人页面里都留下了非常友好的留言——“东西很棒,价格很公道,谢谢”,因此我并没有太当回事。

但老板的想法似乎不太一样:“这种用户不符合我们App的服务宗旨,你难道打算视而不见吗?一打开App,如果跳出来的全都是这个ID的帖子,用户会觉得我们是‘社区二手市场’吗?以这种发帖频率,完全可以看作刷屏用户了吧。怎么办,我们没有办法处理吗?”

站在老板身边的Andrew双手抱胸,点头表示附和。

“还有这个头像,一看就是用微距拍的乌龟头,太恶心了,简直看不下去。你知道我有多讨厌爬行动物吧?我当兵的时候,有次站完岗回内务班的路上,看见一只这么大的壁虎挡在路中央。”老板把两只手拉开与肩膀同宽,“没骗你们,真的有这么大。我被它吓得不敢过去,一直待到天亮。我真的超级讨厌爬行动物。”

跑题是他的特长,我觉得自己应该把话题拉回来:“David的意思我懂,但不能说乌龟蛋就是刷屏用户。”

站成一圈的员工们把视线集中到我身上。

“乌龟蛋让我们的各项指标都提升了很多。乌龟蛋出现之后,我们的访问量、用户人数、复购率全部呈上升趋势,新注册的用户也大幅增加,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因为乌龟蛋,至少他没有带来负面影响。而且,乌龟蛋的成交率是百分之百,在我看来,他不是刷屏用户,反而是一个忠实用户。”

我的话还没说完,老板就拿出了手机:“就算你说得有道理,但他也不能发这么多啊。”说着打开香蕉市场的App,调出时间轴给我们看:“看看,我往下拉了十次,全都是那只乌龟的帖子。”

老板提议,对于乌龟蛋这样发太多帖子的用户,是不是可以减少他们帖子的显示比重。听到这里,服务器的开发者叹了口气,说自己开发这项服务花了几个星期,又说年底之前还要开发出广告平台,时间太紧迫了。他毕恭毕敬地反驳了老板,拜托老板不要提出奇怪的要求。我们的站立会议已经将近四十分钟了,此时赶紧坐下来工作对香蕉市场App的发展应该更有帮助,但老板似乎没有散会的意思。

“万一,这个人是在销赃怎么办?”老板继续问我。

“什么?”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一天拿出上百件未开封的东西来卖。是偷来的东西怎么办?或者是公家财产,那就真的很麻烦了。”

我微微往后仰起头,用力闭上了眼睛。

老板继续说:“我们找个人去见见乌龟蛋怎么样?Anna你去吧?”

“我吗?”

老板从牛仔裤后口袋里拿出钱包,掏出六张一百元纸钞:“你拿这些钱随便找乌龟蛋买点东西,然后跟他见个面,买到的东西你拿走吧。”

我掩饰不住心烦意乱说:“见什么面啊?再说了,见了面有什么好说的?”

“感谢人家使用我们的服务,然后提醒一下不要刷屏,控制一下发帖量,比如一小时发一篇,一天发二十篇左右。”

开什么玩笑。

“然后问问能不能换一张头像,不要用真的乌龟照片,可以换成忍者神龟之类的。”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