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链接失效的解决方法:城通网盘 将链接中https://306t.com/file/18000254-476965642中的306t改为z701:https://z701.com/file/18000254-476965642;蓝奏云盘:https://wws.lanzous.com/imeX8jkjm9e中的lanzous为lanzoux:https://wws.lanzoux.com/imeX8jkjm9e,天浪正在逐一修改中,由于数量太多进度比较缓慢,请大家谅解!
tianlangTianlang  2021-05-05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1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反骗案中案 常书欣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反骗案中案
作者:常书欣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刑侦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余罪》作者常书欣最新力作!一部带你见识身边花式骗局的防骗指南式小说!为了破解“江湖八大骗”与网络技术相结合的新型诈骗,市井出身的监管辅警斗十方被中州反诈骗小组招募,他跟随一对刑满释放的贼骗,一路卧底到长安市,不断揭开一起特大跨国电信诈骗案件背后越来越多的真相……

作者简介:


常书欣:山西人氏,国内警匪、刑侦题材代表作家。2016年,常书欣的代表作《余罪》畅销100万册,引发了现象级的阅读狂潮。2020年,有感于现实生活中的诈骗愈演愈烈,他进行了长达六个月的资料查阅,走访了十余位资深警务人员,寻找“骗”在江湖中的传承。终于完成了这本极具真实与故事感的防骗指南式小说

代表作:《余罪:我的刑侦笔记》系列、《黑锅》系列、《弹弓神警》系列。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光怪陆离,谜中生谜

高速行驶四十多分钟驶下收费站,再走十分钟就到目的地了。

这里已经出了中州的地界,具体属于哪儿王雕不太清楚。他下车环视四周,是一个坐落在稀落村镇间的厂房。中州的轻工业和小手工业发达,像这样简易廉价而且周边劳动力又好找的加工厂遍地都是,一点儿都不稀奇。

不稀奇就对了,这是骗子做局首要守则,只有把你的意图掩饰得平淡无奇,才不会引人注意,掩饰得越好,骗局存在的时间才能越长,做局的收获也才会越大。

哗的一声,门开,安叔和跟班带着王雕和包神星进了仓库,里面成箱的东西码了四五米高,几个垛堆得像小山一样。包神星看得云里雾里,由贼转骗时日尚短,他也不敢发问,生怕惹人笑话,只是贼溜溜地打量“安叔”。“安叔”是个四十开外的男子,皮鞋很旧,衣服样式有点土,面相有点木讷,脸色灰暗,不像做骗人的,倒像花圈纸扎店做死人生意的,有没有生意都哭丧着脸。

安叔回过头来,打量了包神星一眼,顺口问:“扑风的雏?”

嘶,包神星一吸凉气,心里骂了一句,今天是第二个人看出他的来路了。

王雕点点头,介绍道:“憨炮,我们是上下铺的狱友,带着他寻点活儿。”

安叔不置可否地“嗯”了声。连入行考验都没有,让包神星对骗子这一行大失所望了。仓库里,安叔招手示意两人近前,把箱子往桌上一拎,打开,瓶瓶罐罐十几种花样。他示意王雕去看,道:“新盘新生意,我打赌你看不懂。”

“哟!安叔,这老一套了,忽悠老头儿老太太那活儿吧,弄俩钱还容易点,这美容、化妆、保健、护肤的,不好做啊。”王雕瞬间反应过来了,上回被逮着就是“非法经营罪”,就是因为拉了一车三无产品被警察给逮了个正着。

“做局嘛,不是老瓶装新酒,就是新瓶装老酒,往根上还不都是击鼓传花那一套……嗨,小子,看明白了吗?”安叔说着,随口问包神星。包神星正拿着一瓶像洗发液的玩意儿瞅,他摇摇头:“我不认识字。”

“那是英文,我也不认识,背面有汉字。”安叔提醒道。

包神星为难地回答:“汉字我也认识得不多。”

跟班和王雕噗地笑了,安叔却没有嫌弃,安慰道:“哦,别灰心,这行不讲究,总认识钱吧?”

“那肯定认识啊。”包神星道。

“那就行了,干这没问题。”安叔道,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似乎在等人,刚要拨电话,车声就响了,一辆奔驰轿车驶进了院子。下车的司机是个脑袋大、脖子粗、腆着肚子的男子,满脸堆笑地张开手,上前要和安叔拥抱。安叔掂着他的下巴,揪着双下巴那块肉拽着没拥抱成。这人哎哟哟喊疼,安叔却是厌烦似的道:“把你耗子会那套收起来……这我大侄和他朋友,暗活儿交给他们干,绝对放心。这是张总,今天起是你俩的老板。”

“那个,老安……”张总这个胖子打量了包神星和王雕两眼,两人刚挨了揍,惨兮兮的不入眼,明显被嫌弃了。就听他不确定地问:“明暗两条线,暗线上这道活儿只要漏了,那咱们这生意可就做不下去了,就这两个人……”

“你不知道我大侄的本事,在中州地界,两百两千的人都给你聚得到,呵呵。”安叔道。

张胖子想了想,点头道:“那成,听你的,赔了也算你的。”

“你个王八蛋,开干吧,到收盘的时候我再找你,到时候就怕你收都舍不得收。”安叔摆了摆手,叫着跟班上车走人了。眼看着车冒着一溜烟不见影了,包神星还没明白过来,比想象中简单多了啊!

“来来来,你们俩过来,出库送货你不用管,记住这条路,以后从中州到这儿你俩得常来,车给你准备好了,有驾照吗?”张胖子问。

包神星和王雕摇头。

“那就好,回头自己去买个假的。”张胖子继续道,“身份证多买几张假的,你叔说你有路子……就你们俩可不行,你回头得多找些人,每个人多申请几个手机号微信……最好不要找公务员啦、单位职工啦之类的人,要找一些履历不黑不白、社会上混的,但也不能是作奸犯事背案子的。”

“这要求怎么听着我都符合啊?怪不得我见面就入职了。”包神星听得乐滋滋的,不由自主地叹道,可不料打断了张老板的话,他谄媚着赶紧解释,“老板,您说。”

“已经说完了。你们俩把咱们这九大类八十多种产品认认,别搞错了。”张胖子道。

王雕心虚地插了句:“老板,不是假货吧?那可不中。”

“哈哈……”张胖子公鸭嗓子长笑几声,道,“你随便看,随便找,从营业执照到产品条码再到生产厂家,要有一样假的,我这脑袋割下来给你……自己看,看完去领车领钱开工。”

许是这句话有点让张老板不高兴了,他腆着肚子到仓库外去了。人一走,包神星心虚地问:“卖假货判得重不?”

“那倒不重。”王雕仰头看看,又补充道,“可架不住量多呀,我一车判了小一年,这得几十车拉呀。”

“别净吓唬,我觉得不会有假,瞧这做工多高大上啊……哎,对了,你叔说张老板是什么耗子会的?”包神星问。

“传销。”王雕道。

一想这个暗语倒挺传神的,包神星想了想,也有点不放心了。他追着王雕道:“我知道个法子,那不上网能查吗……看我的……”

搬着箱子,他拣了几样产品,这法子王雕也会,接过了包神星的破手机,扫码,正常;查生产厂家,没问题;企业条码,没问题。甚至查标注的地址都没问题,电子地图上都能找到这个厂家的地址的标注。

什么都没问题,王雕就有问题了。监狱里蹲了一年,难不成真退化了?骗了部手机,怎么被人追到揍了一顿还没想清楚,现在连同行的组局,也看不明白了?

娜日丽和程一丁是快下班时返回反诈骗中心的,两人回到办公室,意外地发现俞主任居然在场,而且还坐在向小园的位置上思考着什么。

“你们俩也来,歇会儿吃饭,反正跟丢了一时半会儿也找不着。”向小园招着手。两人尴尬地对视了一眼,娜日丽出声道:“对不起,上岗第一天就出洋相了。”

“那种情况你要跟上去才是出洋相。”俞骏开口了,摆手让座,就听他说道,“那人你们俩看清了没有?感觉是什么来路?”

他说着,一点鼠标,身后的墙上就投影了一个影像,短发、墨镜、红上衣,看得出脸形线条硬朗,蛮帅的一个小伙子。这张脸程一丁记忆犹新,不过他清楚反诈骗中心的大数据水平,不敢妄下定论。

“城府不要那么深,我不是考你,是我被考住了。那俩人我一查就着,这个人我现在查不着,邪了。”俞骏郁闷道,郁闷间叼上了一根烟刚要点,看见两位女士,又烦躁地放下了。

向小园看着两位外勤不相信,笑道:“不是开玩笑。罪案信息库没有,可比对照片的大数据库没有,全市在册的辅协警、刑警里,没有。理论上,我们的数据找个人不应该这么难,除非他根本不是中州人。”

“但要不是中州人,那问题就更大了,恰巧认识傻雕?就算认识也不能恰巧知道傻雕在上马村一带啊。”俞骏道。

娜日丽不解道:“把钱加多和络卿相叫过来一问不就清楚了?”

“不不不,那就没意思了。我的兴趣在于,这个人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找到傻雕的。钱加多和傻雕碰面被骗,这是个随机的偶然事件,那么,总不能这个人找到傻雕也是偶然事件吧?”俞骏道。

程一丁有点蒙,脱口问:“意义何在?”

“你们跟着这个目标磕磕绊绊,也就盯上了手机号,这几天才顺当了点,可这三个货呢?直捣黄龙就把人给摁了,不但把丢的手机给找回了,我估计把骗子都洗劫了一遍……哎哟,这人才呀!”俞骏两眼发光,表情从未这么夸张过。

“是不是他们进入罪案库查询王雕了?”程一丁道。

向小园摇摇头:“如果那样,现在该传唤钱加多和络卿相,这种违纪,处分很重的,像钱加多这样的协警和络卿相这种刚转正的民警根本扛不动。他们知道轻重。”

“是啊,怎么逮着王雕的?”娜日丽也迷茫了。

“我再回溯一遍,其实时间比想象中短,钱加多和络卿相是近中午的时候才和这个人一起来到五纺路的,他们进了家具店,这招很聪明,家具店的摄像头朝外,他们应该从这里找到了王雕和包神星的体貌……但是接下来就不明白了,他们在这里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去吃饭了,吃完饭直插上马村,后来的你们就知道了。”向小园回溯着,那个关键节点,却无从解释了。

“就算找到这个人又有什么意义呢?非给两位找回手机的基层民警定罪?就因为打了个骗子?”程一丁道。

“打人毕竟是不对的。”俞骏慢条斯理道,“双方都没有报案,我才懒得管那么长呢。这么说吧老程,假设你的手机,不,你这长相不会成为侵害目标——假如你们向组长的手机在吃饭的时候被人骗走了,就那么匆匆一瞥,你能在几个小时内找到人并找回手机吗?条件是不使用天网、不使用你的警察身份,单凭你的经验。”

想了想,程一丁摇摇头,以他的经验,还达不到这种水平。

“这就是意义所在了。我们在摧毁任何一种类型的犯罪组织时,总要花时间去了解它的人员构成、作案手段、人员来源、行为模式等,摸得越清,我们侦查就越轻松。咱们反诈骗中心现在是设备精良、人才济济,唯一的缺陷就是成立时间尚短,没有现成的经验和模式可供借鉴,所以我们在和千变万化的诈骗者交锋时,才感觉到非常吃力……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俞骏说着,难得地笑了,指着向小园抛砖引玉。

向小园道:“这应该也是上级的意思,我们不但要加大打击涉众诈骗的力度,还要培养一支熟悉此类犯罪每个组成因素的警员,最终能从根上铲除它们。”

娜日丽直咧嘴:“啊?意义这么重大啊,直接抓回来不就行了?”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Tips:链接失效的解决方法:城通网盘 将链接中https://306t.com/file/18000254-476965642中的306t改为z701:https://z701.com/file/18000254-476965642;蓝奏云盘:https://wws.lanzous.com/imeX8jkjm9e中的lanzous为lanzoux:https://wws.lanzoux.com/imeX8jkjm9e,天浪正在逐一修改中,由于数量太多进度比较缓慢,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