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5-10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迷雾之子系列:正传+外传(套装6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迷雾之子系列:正传+外传(套装6册)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奇幻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本套书包括:《最后的帝国》《升华之井》《永世英雄》《执法镕金》《旧影森森》《悲悼护腕》共六卷。

有时候,我担心自己不是众人认定的英雄。当他们看着我时,双眼是否看到了骗子?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以宿命的英雄战胜邪恶伊始。但是这一次,英雄没有带给世界幸福,反而自号统御主,以残酷的高压手段奴役人民。没有人知道在宿命之地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传说中的救世主为何会自甘堕落,化为新的邪恶。

千年过去,大地绿意不在,寸草难生,唯有无尽的灰烬落下;入夜后,浓雾四起,危险在不可知处蠢蠢欲动。

如今,一丝生机浮现。平民少女纹意外发现自己竟能从金属中汲取力量,一群街头混混即将编织一场前所未有的骗局,妄图推翻统御主的最后帝国。

然而首先,纹和同伴们必须弄清英雄向世人隐瞒了千年的秘密……

作者简介:


布兰登·桑德森,美国奇幻作家,曾续写罗伯特·乔丹的《时光之轮》系列,打败丹·布朗,空降纽约时报畅销榜冠军。其处女作《诸神之城:伊岚翠》出版当年便获得Romantic Times奇幻史诗大奖,并连续入选2006、2007年美国科幻/奇幻界地位最高的新人奖项。布兰登才思敏捷,脑洞清奇,其代表作《迷雾之子》全球销量突破150万,确立了他在新生代奇幻作家中的领军地位。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凯蒙算着金币,将盒金一枚一枚地投入桌上的小箱。他看起来仍然略微震惊,这也是应该的。三千盒金是极大的一笔数字,远超过凯蒙全年收入最多的时候。他最亲密的同伙跟他坐在同桌,觥筹交错,笑语喧哗。

纹坐在自己的角落,试图了解为何自己这么惧怕。三千盒金。教廷不应该这么快就发出这笔钱。亚瑞耶夫上圣祭司似乎很狡猾,没有这么轻易就能骗过他。

凯蒙将另一枚金币投入箱子。纹无法确定他如此展现财富是愚蠢还是聪明。黑帮都是根据严格的协议运作:每个人依照自己在团体中的地位高低分到一份收入。虽然有时杀死首领,夺取他的财富是颇为诱人,但长期而言,成功的首领能为大家带来更多的财富,过早杀了他会断绝未来的收益,更不要提会引来其他成员的愤怒。 不过,三千盒金……这足以引诱最理性的小偷犯事。一切都不对劲。我得离开这里,纹决定。离开凯蒙还有密屋,以防有变故。但是……离开?自己走?她从来没有独自一人过。以前一直都有瑞恩,是他带着她走过一个又一个城市,加入不同的盗贼组织。她酷爱独处,但一想到只有自己独身一人在这城市中又让她满心恐惧。这就是为什么她未曾从瑞恩身边逃开,也是为什么她会留在凯蒙这里。

她不能走,可是她必须走。她从角落抬起头,目光搜索着房间。里头没有几个人是让她有好感的,但如果圣务官真的来对付集团,有一两人她会不愿看到他们受伤,因为他们是少数几个没有试图要欺负她的人,更罕见的是,甚至有人善待过她。

乌雷是名单上的头号人物。他不是朋友,但在瑞恩离开后,他是她最亲近的人,如果他愿意跟她走,那么至少她不会是独自一人。纹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沿着房间的墙壁,走到乌雷跟其他一些较为年轻的团员坐在一起喝酒的地方。

她扯扯乌雷的袖子。他转身面向她,微醺着。“纹? ”

“乌雷,”她低声说道,“我们得走。 ”

他皱眉,“走?走去哪里? ”

“离开。”纹说道,“从这里离开。 ”

“现在? ”

纹焦急地点头。乌雷回望着他的朋友们,他们正因此而嬉笑着交头接耳,朝乌雷跟纹投以意味深长的眼光。他满脸通红。“你要我们两个人一起去某个地方? ”“不是那样子的。”纹说道,“只是……我需要离开密屋,但我不想要一个人走。 ”乌雷皱眉。他靠得更近,吐出淡淡的酒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纹?”他低声问道。

纹顿了顿。“我……觉得有事情会发生,乌雷。”她悄声道,“跟圣务官有关。我现在不想待在密屋里。”乌雷静静地坐了片刻。“好吧。”他终于说道,“会花多久时间? ”

“我不知道。”纹说道,“至少今晚。可是我们得离开。现在就走。 ”

他缓缓地点头。

“你在这里等一下。”纹低声说道,转身离去。她朝凯蒙瞥了一眼,他正因为自己的笑话而笑得乐不可支。然后她悄悄地穿过满是灰烬与烟雾的房间,进入密屋的后房。

盗贼集团的通铺不过是一条长长的走道,两旁都是床褥,又挤又不舒服,但比她跟着瑞恩时睡了几年的冰冷小巷好得多。

我可能得重新适应小巷了,她心想。她之前这么过来了,可以再这样过下去。

她走到床边,男子说笑声和喝酒声从隔壁房间隐约传来。纹跪下,看着她零碎的几件东西。如果确实出事,那她再也无法回到密屋。永远不能。可是她不能带着被褥一起走,太明显了。所以能带的只剩下一个小盒子,里面是她的私人物品:一些小石子,来自她去过的每个城市,瑞恩说纹的母亲给她的一只耳环,还有一块跟大钱币一般大的黑曜石,被磨成不规则的形状,瑞恩将它视为幸运符带在身上。他半年前偷偷离开时,只留下这个,遗弃了她。

他总是说他会这么做。纹严肃地告诉自己。

我没想过他会真的离开——这就是为什么他必须走。

她手中握着黑曜石,将小石子放在口袋里,耳环则穿入耳洞。它的造型很简单,只不过是一个小耳针,连偷都不值得偷,所以她不担心把它放在后屋里,但纹很少戴它,担心饰品会让她看起来更女性化。她没有钱,但瑞恩教过她该如何捡拾食物跟乞讨。两者在最后帝国都很困难,尤其是陆沙德,可是必要的话,她会找到方法。

纹留下了盒子跟被褥,溜回大厅。也许她反应过度,也许什么事都 不会发生,但如果发生了……如果瑞恩有好好教过她什么事,那就是该如何保住自己的脑袋。找乌雷一起是个好主意。他在陆沙德有同伙。如果凯蒙的盗贼团真出了什么事,乌雷可能可以帮她跟自己找工作——纹一进入大厅便全身僵住。乌雷不在她找到他的桌子边,而是偷偷摸摸地站在房间前面,靠近吧台,靠近……凯蒙。“怎么一回事!”凯蒙站起身,脸跟阳光一样红。他推开凳子,然后扑向她,半醉半醒,“逃走?是要去教廷告密!对不对? ”

纹冲向楼梯间的门,绝望地在桌子跟成员间奔跑。

凯蒙掷来的木凳子正中她背心,让她摔倒在地上,痛楚从肩胛之间传来。在几名团员的惊呼声中,椅子从她身上弹开,跌落在附近的地面上。

纹晕眩地倒地。然后……她体内的某种东西,某种她知道却不明白的东西,给了她力量。她的头停止晕眩,痛楚变成集中的焦点,让她笨拙地站起身。

凯蒙出现在她的眼前。她还没站好,他已经反手一掌挥来,让她的头因击打的力道而侧转,脖子扭转的痛楚强烈到她几乎没感觉自己又跌落地面。他弯下腰,抓起她的前襟将她拖起,举起拳头。纹没来得及思考或发话,她只能做一件事情——一口气用光她所有的“幸运”,推向凯蒙,镇静他的怒气。

凯蒙摇晃了。一瞬间,他的眼光放柔,略略放下她。接着,怒气回到他的眼中。强烈又令人恐惧的怒气。

“该死的丫头。”凯蒙喃喃道,抓着她的肩膀,用力摇晃她,“你那个叛徒哥哥从来没尊重过我,你也一个样,我对你们两个都太宽容了,早该……”

纹试图扭转身子逃开,可是凯蒙抓得很牢,她绝望地寻求其他人的协助,但她知道她会看到什么。漠然。他们别过脸,表情尴尬却不在意。乌雷仍然站在凯蒙的桌子边,充满罪恶感地低下头。

她在脑海中,再度听到有一个声音对她低语,是瑞恩的声音。笨蛋——无情,是最实际的情绪。你在地下世界中没有朋友。你在地下世界中永远不会有朋友!

纹重新挣扎,但凯蒙再度打她,将她击倒在地。猛力的攻击让她一直反应不过来,只能大口喘气,肺中的空气似乎一下子被掏空。

忍着点。她神志不清地想。他不会杀了我。他需要我。

但是,就在她虚弱地转身的同时,她看到凯蒙在阴暗的房间里对她从上而下俯瞰,脸上明显展现出酒醉后的狂怒。她知道这次跟以前都不同,不会只是打一顿了事。他认为她打算去教廷告密。他没有打算控制自己。他眼中有杀意。

求求你!纹绝望地想,伸向她的“幸运”,试图让它发挥作用。没有反应。“幸运”也不过如此,也让她失望了。

凯蒙弯下腰,一面自言自语,一面抓住她的肩膀,举起手臂。厚重的手抡拳,肌肉紧绷,一滴愤怒的汗珠从他下巴滑落,滴在她的脸颊上。

几尺之外,楼梯间的门晃动后猛然打开。凯蒙顿了顿,仍高举着手,同时瞪着门口,还有哪个不幸的成员选择在如此不恰当的时间回到密屋?

纹把握他分神的瞬间,不理会新来的人是谁,只忙着要从凯蒙的掌握中挣脱,但她太虚弱了,脸颊因为他先前的一击而剧痛,口中也有血的味道。她的肩膀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身侧因为方才摔倒在地而大为疼痛。她曲起手指,抓着凯蒙的手,但突然感到一阵虚弱,力气跟“幸运”一样弃她而去,痛楚似乎变得更大,更猛烈,更……持久。

她绝望地面向门,她离得好近,近得不得了,就快逃走了,只要再一点点……然后,她看到静静站在楼梯间的男子。她没有见过他。他很高大,有着鹰隼般的脸庞,浅色的金发,穿着贵族的轻便服饰,披风自然地垂散,大概三十来岁,没戴帽子,也没有拿着决斗杖。

而且,他看起来非常,非常愤怒。“这是怎么一回事?”凯蒙质问,“你是谁? ”他是怎么避过侦哨的……纹心想,挣扎地想要恢复思考能力。痛。她可以处理痛。圣务官……是他们派来的人吗?新来的人低头看看纹,表情柔和了些,然后抬头望向凯蒙,眼神变得阴冷。凯蒙愤怒的质问随着他突然往后倒戛然停止,仿佛他被人用力捶了一拳。他的手臂从纹的肩头松开,整个身体倒向一旁,让地板摇晃不止。房间突然安静下来。我得逃走,纹心想,强迫自己跪起。几尺外,凯蒙痛苦地呻吟,纹从他身边爬开,溜到一张无人使用的桌子下。密屋有隐藏出口,就在房间后方有个通道,如果她能爬过去——突然间,纹感觉到强大的平静。这股情绪有如突来的重量撞上她,她原本的情绪被完全压抑,仿佛被大手一盖,恐惧像是蜡烛般被吹灭,连痛楚似乎都变得不重要。她缓下动作,不知自己为何如此担忧,站起身,面对暗门时停顿了脚步。她重重地喘息,仍然有点晕眩。

凯蒙刚才想杀我!她的理智在警告她。而且有人在攻击密屋。我得逃走!可是她的情感与理智不符。她感觉到……宁静,毫无担忧,而且相当地好奇。

有人对她施用了“幸运”。

她虽然从来没感觉到过,却仍然辨认了出来。她在桌子边停下脚步,一手按着木头,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新来的人仍然站在楼梯间门口,以打量的眼光注视她片刻,然后露出毫无防备的笑容。

发生什么事了?新来者终于踏入房间,凯蒙其余的手下仍坐在桌边,看起来很惊讶,却出奇地毫不在意。他对所有人都施用了“幸运”。可是……他是怎么办到的?一次对付这么多人?纹从来无法储存足够的量,只能偶一为之而已。

新来者进入房间的同时,纹也终于看清他身后还跟着第二个人。后者比较不那么霸气,长得比较矮,脸上有半短不长的黑胡子,头上是剪得短短的头发,也穿着贵族的衣服,但剪裁没那么高级。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