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链接失效的解决方法:城通网盘 将链接中https://306t.com/file/18000254-476965642中的306t改为z701:https://z701.com/file/18000254-476965642;蓝奏云盘:https://wws.lanzous.com/imeX8jkjm9e中的lanzous为lanzoux:https://wws.lanzoux.com/imeX8jkjm9e,天浪正在逐一修改中,由于数量太多进度比较缓慢,请大家谅解!
tianlangTianlang  2021-05-19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7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梁羽生三十四部新修经典作品合集(共104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梁羽生三十四部新修经典作品合集(共104册)
作者:梁羽生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武侠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这部由武侠大师梁羽生所著的《梁羽生作品集(套装共104册)》集合了梁羽生新修武侠作品经典之作,成就最权威最完整的版本,收录了梁羽生大师的34部长篇武侠小说+《梁羽生闲说金瓶梅》等四部散文集,共104册,包括:《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云海玉弓缘》、《慧剑心魔》、《冰河洗剑录》、《游剑江湖》、《武林天骄》、《大唐游侠传》、《龙凤宝钗缘》、《广陵剑》、《武当一剑》和《弹指惊雷》。其中《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塞外奇侠传》、《萍踪侠影》、《侠骨丹心》已被拍成电视剧。

作者简介:


梁羽生,原名陈文统,中国著名武侠小说家,与金庸、古龙、温瑞安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四大宗师,被誉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生前任职于香港《大公报》和《新晚报》。他博闻多见,涉猎甚广,对历史颇有研究,在古典诗词方面造诣也很深,还下得一手好棋,写过不少棋评。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和金庸共同扛起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大旗,梁羽生摒弃了旧派武侠小说一味复仇与嗜杀的倾向,将侠行建立在正义、尊严、爱民的基础上,提出“以侠胜武”的理念。梁羽生为人正派,创作了三十余部武侠佳作,开创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先河。

在评价自己的武侠创作地位时,梁羽生曾说:“开风气也,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 梁羽生曾为自己撰写了一副对联:侠骨文心笑看云霄飘一羽,孤怀统揽曾经沧海慨平生。此联既含有书的名字,又在联尾暗嵌自己的名字,正是一生淡泊名利的写照。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在今山东、河北两省边界恩县的地方,当隋、唐初期,还是黄河入海的故道。后来黄河虽然改道,但在黄河与运河之间,还是汇成了一个广达数百里的水泊,支流交错,湖泊遍布。在广阔幽深的水泊里,长着丰茂的菖蒲,丛密的芦苇,小型的丘岗和浅滩像棋子一样散布在水泊的中间。这就是在中国历史上曾享有盛名的“高鸡泊”。高鸡泊在隋末时,曾是农民起义军窦建德集团的根据地,与秦叔宝、程咬金所踞的瓦岗寨齐名。后来这些英雄事业,虽都已成陈迹,但高鸡泊的名声已经流传下来了。

高鸡泊里有一个小村叫做金鸡村,靠近水泊,村后是一个小山岗,水光山色,风景绝美。这天,正是早春天气,在村前一个广场上,有两男一女在那里练习武技。原来他们都是太极门名拳师柳剑吟的弟子,那两个男的是柳老拳师的二弟子杨振刚和三弟子左含英,女的则是柳老拳师的爱女柳梦蝶。这时左含英和柳梦蝶正在广场上角逐游戏,杨振刚则斜倚在场边的小树上,含笑望着。

左含英和柳梦蝶练习的情形也奇怪。只见左含英的手上拿着一根绳索,索上吊着十二个小小的羊脂白玉球,用一根小钢线系着,左含英一伸手便哗拉拉地舞动起来,那软软的绳索给他舞动得笔直,有如一根棍子,虎虎生风,十二个小球也随之舞动起来,照得人眼花撩乱。

左含英在广场上疾跑了两圈,越跑越急,只见一团人影,裹在无数的球影里,他大叫道:“师妹看准了打来吧!”柳梦蝶随即拔步向左含英追来,两手各扣着几个钱镖。钱镖便是将普通铜钱──大多数是选用“咸丰”钱──的两边磨得锋利后当飞镖使用,又叫金钱镖。太极拳、太极剑和金钱镖正是柳老拳师从山东太极丁门下得来的绝技。

在柳梦蝶和左含英两个风驰电掣的追逐中,突见柳梦蝶轻舒玉臂,一个“凤凰展翅”,一面发出一枚钱镖,一面叫道:“第三个!”钱镖如矢,直飞入那一圈球影中,只听见当的一声,一枚小球落地。左含英停步一看,正是绳上系着的第三个小球,那一丝钢线被钱镖割断了。左含英含笑说一声“好!”便又疾跑舞动起来。柳梦蝶更不打话,使出“八步赶蝉”的轻功,一溜烟的自后追上,刷刷又是两声钱镖破空之声,口里连叫道:“第五个,第七个!”那边又是两声叮当之声,两个小球落地。左含英微微一笑道:“师妹,这次师兄要用招术闪避了,你打来吧。”话还未完,柳梦蝶一个“怪蟒翻身”,刷,刷,刷,又是三枚钱镖打来,口里叫道:“第一个,第四个,第八个!”这次只听得叮当两声,只有两个小球落地,另一枚钱镖却给左含英用两只手指夹着,哈哈大笑。

柳梦蝶羞得满面通红。原来她三枚钱镖发出时,一抖手便化为三点寒星,连翩飞到。左含英明知道师妹的金钱镖几乎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闪避甚难,存心捉弄她,竟使出武林中在敌对时才使用的绝技“铁板桥”,右足撑地,左足蹬空,头向后仰,一条软索突从上空飞舞变为贴地盘旋。饶是这样,那三点疾如飞矢的寒星斜飞而来,第一个、第四个小羊脂白玉球还是给前面飞来的两枚钱镖打落。第三枚钱镖飞来时,左含英已将右足一旋,借拧腰之势,右手略向下沉,又将那软索抖得笔直,钱镖横飞来时,竟打了个空,穿过球隙,直飞左含英的咽喉,左含英突一长身,左手伸出二指,觑个正着,一挟便挟到了。

这时倚在小树边的杨振刚忙喝住师弟师妹说:“师妹的钱镖也不错了,只是第三枚钱镖所发的劲急了一点,才会打过了头。但三师弟的招数更多可议之处,试想我们太极门的钱镖,专打人身穴道,若这次你中了两枚钱镖,那还了得?你的‘铁板桥’功夫还未到家,离地还是过高,如果再低三寸,三枚钱镖就全都凌空而过了。其实你若自知‘铁板桥’的功夫还未到家,用‘燕青十八翻’的功夫,避过这一手三镖是最安全的。在对敌出招时,应先求稳健,然后才讲究使出绝招,你可知道?”

柳梦蝶虽得了师兄夸奖,还听师兄把左含英的招数数落了一遍,但却觉得这次在师哥面前,总是失了面子,不肯罢休,口里嚷道:“我三镖只中两镖,总算也栽了一个跟头,三师哥你别走,我还要和你过过掌。”一面说一面就揎拳擦掌向左含英走来。左含英把肩一耸说道:“师妹,你已经占了上风还不肯罢休吗?你不累我也累了。明天再和你过掌吧。”柳梦蝶哪里肯依,还是缠着左含英要过掌。

左含英和柳梦蝶年纪相差不远,柳梦蝶今年十六岁,左含英则只有十八岁。柳老拳师一生只生得梦蝶一个爱女,虽然管束甚严,但也不免爱之过甚,有时也要顺她的意。柳梦蝶的大师兄十年前已出师门,算来也该有三十岁了,二师兄也将近三十,她不敢缠他们玩,所以就专磨着左含英和她玩。在她是一片天真烂漫,而且小小姑娘,也还不懂男女之事;然而左含英却常给她撩得心头麻痒痒的,有一种莫名的感情。因此左含英也常常故意去逗她,所以今天才会挟着她的钱镖存心想气气她。

柳梦蝶果然给他气着了,跑过去便用太极门中的“七星掌”式,吐掌向左含英打来,左含英摆出“如封似闭”的式子,正待招架,猛听得二师兄嚷道:“别闹了,你们看什么人来了?”

二人收式向着师兄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叶轻舟,在水泊芦苇间像箭一样飞来。那轻舟也煞是奇怪,没有张帆,又是逆风,却船行迅疾,分明不是普通渔民摇橹。说时迟,那时快,轻舟已冲到岸边,船头上站着一个灰扑扑的大汉。

灰衣人一跃,那小船经他双足一冲一带之力,竟自冲上沙滩来。灰衣人也不理那小舟,步履矫捷,径自向广场走来。一面走,一面问道:“柳剑吟柳老拳师可是在这里么?”

左含英等惊疑不定,问道:“你是什么人,找柳老拳师干什么?”

那汉子边走边拍身上的风砂,闪烁其词地说道:“你们不必问我是什么人,柳老拳师见了我自然知道。我找他是为了一件关系他师门荣辱的大事,说给你们听你们也不明白!”汉子的话把他们怔住了。

三个人之中,到底是杨振刚有过一点江湖阅历,看那汉子虽然身手矫捷,一望便知是武林中人;但他孤身一人,如有恶意,谅他也讨不了便宜。且引他到师父门前,再派小师妹进去禀报,师父名震武林,熟知江湖门道,还怕摸不了他的底细?

主意打定,杨振刚便行前几步说道:“柳老拳师正是家师,阁下既有要事要见他老人家,小弟自当引路。”说着便带他越过广场,向场后筑在半山的柳宅行去。

那天春雨刚过,山路泥泞。杨振刚偏偏不带他走已开辟好的小径,却带他从乱石丛中步上半山。杨振刚存着试试这汉子功夫,在行过一处遍生苔藓的石涧时,猛回头双手把他一带,说道:“路滑,小心!”

杨振刚是想用太极门中的“黏”字诀,直把他“黏”出几丈之外。不料话声未止,双手方触及对方的衣袖,却被来人借自己的掌势,反“黏”出去,虽然不致被“黏”出几丈之外,但也步履倾斜不定。那灰衣人却纹丝不动,口里说:“是呀!路滑,要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突地从半山上冲下一个人,身形如飞星倒泻,一瞬间便到了两人面前。只见他两袖带风,蓦地右手一带便将杨振刚带过身后,左手骈指如戟,“顺水推舟”直向那灰衣人的期门穴点来。

那灰衣人不防有这一着,也来不及看清楚来人面目,急将双足在石涧上一点,倒跃出两丈以外,身形方定,待要看清来人是谁时,听得一声喝道:“金华,是你吗?”

那被唤作金华的灰衣人,急忙拜倒地上:“师伯,小侄无礼,未曾晋谒,倒劳您老人家前来迎接。”

那从半山上冲下来的人,正是柳剑吟柳老拳师。原来柳梦蝶人挺机灵,在那灰衣人上岸时,她就一溜烟地抄小径回去告知老父。柳老拳师以为是什么江湖好汉,慕名寻事,却料不到是自己的师侄。

当下金华正待倾诉,柳老拳师说:“别忙,且到我家门前的柳林歇歇再说。”那柳林中设有石桌石凳,是柳老拳师平时避暑或和村人闲聊天的地方。

金华在柳林中坐下,也顾不得回答柳老拳师对他师父近况的问候,马上便拿出一封信来,柳老拳师看了,神色大变。

这封信正是柳老拳师的师弟、山东太极丁的儿子、丁派掌门人丁剑鸣写来的。信中所说的事情非但关系柳老拳师师门的荣辱,而且关系着关内关外武林的团结,处理不当,就会生出滔天风浪。因此,饶是柳老拳师江湖阅历甚多,也不能不阅信色变……

柳老拳师柳剑吟的父亲是山东太极丁的远房亲戚,虽说是远房亲戚,但居处相隔不远。两人个性也颇相投,柳剑吟七、八岁时,他的父亲也曾请太极丁教他技击,但偏偏柳剑吟小时生得非常瘦弱,偏偏太极门的功夫是不打不教的,要学习在对敌时能够实用的技击,必定要和师父过招,给师父掷得头崩额裂是常有的事,太极丁恐怕柳剑吟的身子受不了,因此只教他一些太极拳的基本架式,作为强身之用,待他身体强健后,才教他太极门中虚实变化的应敌招数。

柳剑吟这个孩子却似乎和武学特别有缘,太极丁虽然不教他应敌的招数,他却总是流连于太极丁的练武场边,看其他的门人练习。如此过了一年光景。柳剑吟的父亲是个小自耕农,丰年时还能自给自足,不巧来年逢到荒年,赋税又重,谋生不易,恰巧柳剑吟的父亲有个朋友在邻县做生意,叫他去帮忙,他就带柳剑吟过去了。

转眼又过了三、四年,一天丁老拳师正和几个弟子在家门前闲话,遥见数十丈外有两头大水牛,不知怎的打起架来,其中一头斗败了,急急向前奔跑,后面那头也急急衔尾追来。正在此时,忽见一个孩子在路上奔跑,好像不曾留意到那两头水牛。那前面的水牛已迎面冲来,眼看就要碰上,太极丁急得“唉呀”一声,立刻飞跃上前援救,哪料还未奔到,已听得扑地两声巨响,那两头大水牛已滚出路边一丈开外。太极丁是武林名手,眼睛锐利,一眼便看出那孩子使的正是太极拳中“野马分鬃”的手法,顺着两水牛的冲劲,用左掌一带前牛,右掌斜按后牛,两牛已经发劲,给这孩子一带一拨,便都倒地滚出路边去了,使的正是太极门中“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的功夫。

太极丁再定睛看这孩子,不禁又惊叹了一声,这不是柳剑吟还是谁?当下就问他为什么回来,怎的练得这一身好身手?原来在柳剑吟离开太极丁后,还是照常练习,而且默记太极门下演练的应敌招数,几年来无师自通,领悟了不少太极拳的妙用。前几天他的父亲客死他乡,他无依无靠,因此遵照父亲遗嘱,回来找丁老拳师。

柳剑吟的话还未说完,忽然一条黑影,从太极丁头上飞过,向他猛地扑来,竟然是一个比他还小的孩子,太极丁不但不加阻拦,反倒退两步,拈须微笑。

柳剑吟急忙倒退两步,那小孩子已经欺身直进,“云龙三现”,一掌三式,向柳剑吟胸部打来。柳剑吟其时已将左手提至胸前,手心向内,用横劲向上“掤”去,这正是太极拳的“揽雀尾”一式,给他用得非常纯熟。那孩子身手极为快捷,一击不中,立刻变招打来,仍是一派攻势手法。柳剑吟尽管将数年领悟所得都施展出来和他周旋,仍然感到非常吃力!

那两个小孩子对拆了二、三十招的光景,丁老拳师才喝道:“好了!好了!鸣儿不要再闹了。”那孩子一停下身形,立刻便拉着柳剑吟的手又跳又叫,乐得直笑道:“这回我可找到伴了!”

太极丁当下把柳剑吟连声夸赞,说他自己领悟得来的手法,居然能够和自己的儿子打成平手,将来一定可以为太极门大放异彩;一面也暗暗为自己的儿子欢喜,虽然儿子得了自己真传,也不过和柳剑吟打个平手;但毕竟自己儿子比柳剑吟还小了两年,看他出手快捷,变招灵活,也真难为了他。眼见这两个孩子,都是天资聪颖,和武学似有宿缘,一个是自己的爱子,一个又将是自己的爱徒。武林名家最怕找不到衣钵传人,现在却有两个质美又好学的孩子做自己的传人,心中的欢喜真是无法形容!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Tips:链接失效的解决方法:城通网盘 将链接中https://306t.com/file/18000254-476965642中的306t改为z701:https://z701.com/file/18000254-476965642;蓝奏云盘:https://wws.lanzous.com/imeX8jkjm9e中的lanzous为lanzoux:https://wws.lanzoux.com/imeX8jkjm9e,天浪正在逐一修改中,由于数量太多进度比较缓慢,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