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6-01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流沙河经典文学赏析(套装6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流沙河经典文学赏析(套装6册)
作者:流沙河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文化 文学
ISBN:

内容简介:


该套装包括:《流沙河讲诗经(2020版)》《书鱼知小》《白鱼解字 : 流沙河讲汉字》《
诗经点醒》《流沙河讲古诗十九首》《庄子现代版》

《流沙河讲诗经(2020版)》:甄选八十一首《诗经》代表作进行详细解读,让你轻松快速把握《诗经》精华。《诗经》之美,在山川草木之描画,在文辞表达之典雅,更在世情人心之呈现;真正读懂《诗经》,是不仅懂得字面意思,更懂得文字背后的诗意与情感。

《书鱼知小》:本书是流沙河先生的一部历史文化短文集,多从文字、古籍线索入手,每篇解答或澄清古代生活的一个小问题,虽则看似小,却可能是“千古悬案”“千年错案”,一朝破解,令人或恍然大悟或哑然失笑。主题涉及古人生活方方面面鲜为人知的细枝末节,既包括个人层面的衣、食、住、行、娱乐、文化活动的点滴,也包括社会层面的官场、商业、战争、手工业、科学领域的细节。文章主题小、篇幅短,顷刻可读完,却信息量十足,又趣味横生,每每给人以“原来如此”的阅读快感。

《白鱼解字 : 流沙河讲汉字》:流沙河先生既是诗文兼修的作家,又是长期研究古文字学和传统文化的大学者,本书是他数十年研究汉字、又花费数年时间撰述的精粹之作,信息量大、可读性强,实为不可多得的汉字科普佳作。

《诗经点醒》:本书源自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在“腾讯•大家文化讲堂”开设的讲座,分十讲,精选《诗经》中十三首诗歌进行深度解读,对诗中情景和相关社会历史风俗做了合乎情理的复原,颠覆前人解释,令人耳目一新,该讲座点击过千万,好评如潮,腾讯大家编辑部特将讲座整理成文,为此书。

《流沙河讲古诗十九首》:本书是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年逾八旬时倾注心血所作的古典文学普及新著。成都开讲《诗经》大受欢迎之后,流沙河先生紧接着开坛讲授《古诗十九首》,依然反响热烈,后辑录成书。《古诗十九首》是中华文化经典作品,在文学史上有着重要地位,被誉为“五言之冠冕”。流沙河先生以其深厚的古文字和诗歌研究功底,对字句追根溯源,给出全新角度的解读,复原诗歌背后的故事,让读者看到汉末社会的世事人情,栩栩如生,犹在眼前。

《庄子现代版》:战国时代,百家争鸣,宋国庄周著《庄子》一书, 行文诡谲,立意玄奥。越两千三百年以迄今,原版《庄子》变得非常难啃。当代文化奇人流沙河先生乃发心为读者写一部《庄子现代版》,拖古人到现代来讲话。

作者简介:


流沙河

诗人,编辑,学者。原名余勋坦,四川金堂人,生于一九三一年,幼习古文,做文言文,十七岁发表新文学作品。毕业于四川大学农业化学系,在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中,因《草木篇》被点名而落草,“劳动改造”二十年。一九七九年调回四川省文联,任《星星》诗刊编辑。一九八五年起专职写作,出版有《流沙河诗话》《白鱼解字》《庄子现代版》等著作多种。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庄先生的故事
此人活在距今两千三百年前,人们叫他庄子。子者,男子之美称也。庄子,这是尊敬的称呼,亦即庄先生。庄先生活着时,履历不显,声名不彰,又厌烦交际,所以除了随身的几个弟子,少有人认得他。他死后两百年,司马迁著《史记》写老子列传,顺便把他的小传附录在老子列传之后。附录小传当然简略,仅有235字。字虽然少,也算难为司马迁了。你要知道,司马迁搜集庄子的材料时,庄子已死了两百年。两百年间,经历暴秦焚书,又遭楚汉厮杀,以及汉武帝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先秦史料星散,搜集工作多么难做。试看我们今日,搜集一些两百年前曹雪芹的材料,立个小传,多难。偏偏传闻比事实更有趣,向声背实,误假为真,笔下哪能无讹,又添益了存真之难。由是观之,这235字的庄子小传,真实程度恐怕不高。尤其后半部分102字写楚威王派人来请庄子去做相爷一事,最受今人质疑。的确,这像传闻,不像事实。由于所写庄子的答话很有趣,又能映照出庄子的清高与诙谐,便误假为真,被司马迁看晃眼了。235字减去102字,可怜仅剩133字,小传就更小了。

再说这133字,还得减去司马迁对庄子著作的评论,因为这不能算是史料。这样一减,所谓小传便只剩五句了。这五句可顺序编号如下:

(一)庄子者,蒙人也,名周。

(二)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

(三)其学无所不窥,然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

(四)故其著书十余万言,大抵率寓言也。

(五)其言洸洋自恣以适己,故自王公大人不能器之。

从(一)可知庄先生单名周。“周”字怎样解释?他自己在《庄子·外篇·知北游》中做过解释。其言曰:“周遍咸三者,异名同实,其指一也。”周就是普遍,周就是共同。取名为周,可能隐含《易经·系辞》所说“周乎万物,道济天下”之意。怀着大志,怕人不懂,所以著书时特别解释了这个“周”字。还知庄先生是蒙人。蒙,又名萧蒙或小蒙,其地在宋国国都商丘的郊区。蒙人当然是宋国人。宋国贫弱,境辖今之河南省东角、山东省西角、安徽和江苏两省西北角。当初周武王伐纣王,灭掉商朝,划出中原连成一片的最穷困地区,建立一个宋国,以便发配商朝的“亡国奴”,也算给条出路吧。国既贫弱,民智难免壅蔽。先秦诸子著作说到蠢人,多称其为宋人。庄子虽是宋人,也不放过自己同乡。《逍遥游》篇,千里迢迢贩运帽子到越国去的傻瓜是宋人,贱卖祖传护肤秘方的练丝专业户也是宋人。《山木》篇,分不清姨太太谁美谁丑的旅馆主人是宋人。《外物》篇,全城小贩协助别人哭丧,哭死一半的大笑话,发生在宋国首都。《列御寇》篇,被骂作“舔屁眼”的曹商又是宋人。庄先生是宋国人,司马迁之后的刘向、班固、张衡皆持此说。

从(二)可知庄先生做过管理漆树园林的吏员。司马迁用一个“尝”字,是说曾经做过,后来离职了。这个公职做了多久,没法知道。想来总是年轻时做过吧。这个漆园就在蒙地,所以才说蒙漆园吏。旧说漆园乃邑地名,不是漆树园林,吾不取也。宋国国有漆树园林,想来不止一处,而庄周管理的这一处在蒙地,故称为蒙漆园,这还说得通吧。漆之为物,不但用于宫室、家具、什器,且为战备所需,不可或缺。兵器、甲盾、战车都要髹过,否则不耐战用。漆是重要物资,设置吏员管理国有漆树园林,当可理解。还知庄先生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梁是宋的西邻国,齐是宋的东邻国,距蒙地皆不远,所以司马迁拿这两位国王做时间坐标。这两位国王恰好孟轲都见过,事见《孟子》书中。如此说来,庄子与孟子竟是同代人。所迥然相反者,庄子守潜默以葆光,藏身陋巷著作,孟子逞辩才而扬己,游说诸侯猎名。一隐焉,一显焉,互不联络。孟子战斗激情洋溢,批杨朱批墨翟批许行,以“正人心,息邪说”为己任,为何不批庄周?宋代有学者这样问。朱熹回答云“他只在僻处自说”,孟子未听说过,从何批起。不过我认为,纵然听说过,也不必去批。按照孟子的观点看,庄子的那一套虽然反动有害,毕竟不来抢孟子的饭碗,因为没有哪个诸侯会采纳那一套,这就不同于杨、墨、许之流,视而不见算了,批他做啥。批了反而替他扬名,不值。庄子生卒之年,很难落实,各家考证都属推测。吾从众吧,假定生于公元前369年,卒于公元前286年。果如此,他应诞生在周显王元年(也是梁惠王元年),比孟子小三岁,比屈原大二十九岁。到他五十一岁那年,宋国暴君名偃的那家伙宣布称王,史称宋王偃。到他八十三岁那年,宋国亡了,他也逝世了。他逝世八年后,屈原投江自杀。这些坐标或有助于我们看清他一生的时间位置。

从(三)可知庄先生博学,读遍当时各家各派著作,而归宗于道家鼻祖老子的学说。不只是司马迁,我们读完《庄子》,也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来。

从(四)可知庄先生著书十余万言。今本《庄子》共有三十三篇,分属内篇、外篇、杂篇三个部分,仅有六万五千余字。班固著《汉书·艺文志》却记载说“《庄子》五十二篇”,未说多少万言。学者多认为五十二篇的是古本《庄子》,晋代郭象做注释时,删掉其中不伦不类的篇什,整而洁之,乃成三十三篇的今本《庄子》。《庄子》的作者就是庄先生,原无疑义。从宋代起,竟成问题,聚讼至今。今人高亨认为《庄子》的外篇和杂篇不是庄子写的,为此举出三证,亦颇有力。一、《肱箧》一篇“田成子十二世有齐国”乃庄子死后事。二、《盗跖》一篇“汤武立为天子,而后世绝灭”亦庄子死后事。三、《列御寇》一篇“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显然不是将死的人写的。一、二两证可用弟子或有补笔答之。第三证不懂得庄子在写寓言,戏拟临终对话罢了。

从(五)可知庄先生不被统治者重用,甘心寂寞,著书自娱。司马迁说的“适己”也就是自娱。

所谓小传只给了我们这五条材料,虽简略,却具权威性。如果感到歉然,我们可以到《庄子》书中去搜索材料。其间故事不少,而且生动有趣,可补小传不足。今将搜索所得综述之。

庄先生在家乡做个管理国有漆树园林的吏员,收入微薄,仅足糊口。公务闲暇,著书自娱,亦颇快乐。某年春荒,无粮下锅,不得不去找监河侯借粟米。监河侯是宋国黄河水利官员,庄周的旧友,为人极悭吝。他说:“好吧。到了年底,领地百姓给我缴纳赋税来,我一定借给你三百金。”庄先生被戏弄,气得眼鼓鼓的,不好发怒叫骂,只能讲个笑话揶揄自己,讽刺对方。笑话大意是说:“我是一条鲫鱼,躺在路边车轮碾的槽内,求你给一升水,便可活命。你却绕开我,说你要去游江南。江南游了,再去蜀国放大水入长江,引长江灌黄河,让黄河泛滥,洪波滚滚来迎我。你开了骗人的空头支票,还不如早些到干鱼店去找我。”后来这个笑话写入《庄子·杂篇·外物》,至今令人莞尔。

那时庄先生毕竟还年轻,才华外溢,不知韬晦,身为宋国漆园小吏,名声却远播西邻的梁国。一日闻说惠施升官,当了梁国相爷,侍候梁惠王颇得意,他便念起旧情,西去梁国看望惠施。刚入梁国东境,惠施就获情报,说庄周有野心,这次是来取代惠施当相爷的,要见梁惠王,揭惠施的短。惠施恐慌,密令首都保安警察搜捕庄周。全城暗查三昼夜后,仍未抓到,庄周却直接去拜访惠施。惠施尴尬,装作并无密令搜捕一事。庄周又讲笑话,说:“南方有鸟,名叫鹓,听说过吗?鹓南海飞北海,非梧桐不栖止,非竹米不食用,非甜泉不饮用。一只鹞鹰蹲在野地,正在撕啄腐臭的死老鼠,瞥见鹓飞来,立刻提高警惕,昂头瞪眼,发出一串威吓的喉音:唬!唬唬!唬唬唬!老兄放心撕啄你的梁国好了,何必唬我呀!”后来这个笑话写入《庄子·杂篇·列御寇》(1),让我们拜识了读五车书极有学问的阴险小人。权权权,命相连。为了权,子可弑父,弟可杀兄,弄死个老朋友不在话下,今犹古也。

从《庄子》书中看,惠施不但是庄周的密友,而且是论敌,既离不得,又合不得。两人之间,有记录的辩论就有六次之多。一次是人生观的对立冲突,惠施之进取庙堂,庄周之退隐山林,互相批评。一次是濠上观鱼,争论鱼乐不乐,引发出实证与感知两种认识方法上的差别。一次是辩论圣人与俗人的异同。一次是辩论有用与无用的关系。一次是以孔子为话题,辩论苦心运用智力是否可取。一次是辩论真理的相对性。六次辩论说明两人经常往来。惠施也是宋国人,去梁国当相爷之前,可能和庄周共过事或同过学。后来各行其志,庙堂山林两分手。若干年后,两人重逢,是在梁惠王面前,不再互相辩难。庄周那时穿着麻布长袍,襟上补疤,提脚跨上阶陛,袍带和鞋带都挣断了。梁惠王问:“庄先生为何如此窝囊?”

庄先生说:“不是窝囊,贫穷罢了。读书人有抱负没法施展,那才是真窝囊。至于长袍补疤,鞋子破烂,像你眼前所见,确切说,是贫穷,非窝囊。读书人窝囊,皆因生不逢时,正如鄙人。你看那跳跃在树梢的长臂猿,让它栖息楠梓樟一类的乔木林,攀缘高枝,称心如意,纵然有神箭手,也休想暗算它。砍尽乔木,逼它逃入钩棘臭橘一类有刺的灌木丛,行动躲躲闪闪,两眼偷看,一身战栗,难道是抽了筋换了骨,四肢僵硬了吗?当然不是。处境不妙,它没法施展自己的本领罢了。现今这局面,上坐昏君王,下立乱宰相,有抱负的读书人被夹在中间,要不窝囊,谈何容易!商朝末年忠臣比干不肯窝窝囊囊,惹得暴君震怒,结果被剖了腹剜了心,有例在先嘛。”

梁惠王觉察出“上昏君下乱相”何所指,大不高兴,装聋当没听见。阶陛下的相爷惠施眼看庄周没有希望捞得一官半职,便放心了。

后来两人还见过面,辩论过真理的相对性——这是六次辩论的最末一次了。当时惠施坚持一家之言,自称真理化身。

庄周问:“没有目标,乱放一箭,碰巧射中一物,便自称神箭手,天下人都可以自称神箭手了。这样行吗?”

惠施答:“行。”

庄周问:“没有共同的是非标准,你用自己的是非标准衡量自己的言论,便自称真理化身,天下人都可以自称真理化身了。这样行吗?”

惠施答:“行。”

庄周说:“问题就来了。儒派、墨派、杨派、公孙龙派,加上你,五派了,都是真理化身,却又互相批判,到底谁是真真理呀?也许都不是,同鲁遽玩声学表演那样吧?”鲁遽调瑟,二十五弦调成同一频率,然后任意拨动一弦,其余二十四弦全都跟着振动,发出共鸣音,嗡嗡许久,使那些不懂声学常识的学生啧啧称奇。庄周以此批评惠施同鲁遽一样玩表演骗人。

惠施说:“他们四派还在找我辩论。辩论嘛,我用逻辑批倒你,你用喉嗓压垮我,就是那样一回事。不过,我迄今看不出自己有哪点错,怎能说我同鲁遽那样呢!”

庄周深知这位论敌既愚勇又顽强,不会回头,临别讲了两个故事给惠施听。一个故事说,齐国有个糊涂虫,阉割儿子,送去替人守门;拾得铜铃,他倒缠了又裹,怕碰坏了。又一个故事说,楚国有个好斗客,寄居主人家,动辄吼骂守门人,半夜乘渡船,又同船夫打架。勇则勇矣,只怕船夫不让他活着登岸。庄周以故事诤谏老朋友,为他担忧。惠施认为自己是创伟业的雄才,哪听得入耳呢。后来,惠施受命联络齐国,出使楚国、赵国,混得国际知名,风光一时。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庄周家中。庄周之妻死了,惠施登门吊唁。

这时候庄先生坐守棺旁,两腿八字张开,很不严肃,手拍瓦盆伴奏,毫无愁容,正在唱歌。看见惠施来了,也不起身接待,仍唱他的。

惠施说:“伉俪多年,同床共枕,她为你养儿成人,自己送走青春,老了,死了。你看得淡,不哭也行。可你竟然敲盆唱歌。你不感到做得太过分了吗?”

庄周说:“你说错了。我也是人啊,哪能不悲伤。但我不能一味受感情支配,还得冷静想一想呀。我想起从前,那时她未生,不成其为生命。更早些呢,不但不成其为生命,连胚胎也未成。更更早些呢,不但未成胚胎,连魂气也没有。后来恍恍惚惚之际,阴阳二气交配,变成一缕魂气。再后来呢,魂气变成一块魄体,于是有了胚胎。再再后来呢,胚胎变成幼婴,她生下来,成为独立生命。生命经历了种种苦难,又变成死亡。回顾她的一生,我联想到春夏秋冬时序的演变,多么相似哟。现在她即将从我家小屋迁往天地大屋,坦然安卧。我不唱歌欢送,倒去嗷嗷哭送,那就太不懂得生命原理了。这样一想,我便节哀,敲盆唱起歌来。”

惠施双手奉上一袋赙金,放入瓦盆,默然而去。从此竟成永别,两人各忙各的事务,如鱼之相忘于江湖。又过了若干年,待到这一对论敌重逢时,已经幽明隔路,一个躺在墓中,一个站在墓前,再不能互相辩难了。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