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6-11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3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温暖治愈系青春小说精选合集(套装共36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温暖治愈系青春小说精选合集(套装共36册)
作者:白槿湖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精选温暖治愈系青春小说36部!囊括人气才情作家白槿湖、林笛儿,郭敬明最推崇作家自由鸟,微博百万粉丝红人吕亦涵等多位知名青春作家的经典作品!

包括:

《如果巴黎不快乐》全3册:才情作家白槿湖力作,同名偶像剧火热筹拍中!

《我在春天等你》:美女检察官×犯罪心理专家×冷傲律师,一桩扑朔迷离的谋杀案背后的悲恸爱情故事!

《摘星》I & II:青春畅销作家白槿湖、七微联袂推荐;七微首次作序推荐——林笛儿的故事,我百看不厌。这一生,我唯愿为你画地为牢。

《纸玫瑰》全2册:一段爱恨纠缠的阴谋与复仇,一场矢志不渝的痴爱与守候。林笛儿创作五年最心水作品。

《再嫁》全2册:与《甄嬛传》《步步惊心》并称三大宫廷权谋经典之作,比肩《错嫁良缘》《特工王妃》的三国传奇。权谋大戏,美男争宠,法医间谍,三朝风云。人气作家伊一精心打造极虐恋情深言情剧。用鲜血缝制嫁衣,赴一场赶尽杀绝的约定;苍生天下,江河万里,你是初心,亦是结局。

《一纸忘情歌》:言情新势力林希娅倾心力作,一纸忘情,怎奈未央歌。

《恋着多喜欢》:青春宠甜爱情小说,元气糖超人气治愈代表作。

《深爱你这城》:从南京到北京,两座城市,爱的追逐。爱上一座城,大抵是因为那座城里有你爱的人。

《阮陈恩静》:人气青春言情天后代表作,畅销百余万册,数百万读者感动推荐!商战风云诡谲X情场暗潮汹涌。这一生幸运的是—— 以你之名,冠我之姓。

《我在灰烬中等你》全2册:人气言情作者鹿鹿强势回归,七微、那夏联袂推荐,从针尖对麦芒到相许相爱。

《当冬夜渐暖2》:鹿鹿安《当冬夜渐暖2》上市!当你穿越漫漫风雪,原来冬夜已渐暖。菜鸟记者涅槃归来,再铸不朽深爱!

《克拉恋人》:偶像剧史上前所未有的全民观剧热潮《克拉恋人》原著小说,“克拉小姐”唐嫣遭遇高冷总裁Rain演绎“钻石版璀璨的爱情”

《一念终生》:勇敢·坚韧·傲娇女法医的“真爱准则”&深情·睿智·高冷心理学天才的“守护准则” ,高甜虐恋。

《朝朝暮暮》:青春文学畅销作家七微最新中短篇作品的结集。

《午夜飞行》:美女作家薇拉倾情创作美丽的故事路线,治愈情感历程,让薇拉带你看一场畅游全球的爱恋!世间的幸运是,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终于遇到你。

《何必珍珠慰寂寥》:爱格首部暗黑青春读本,从没有一个故事,这样令人悲伤与心碎。

《谁的青春不腐朽》:青春大概就是,迷惘过、肆意过、荒唐过,然后在长夜里痛哭一场。

《你亏欠我一段小时光》:五周年珍藏纪念版,收录全部番外。青春文学作家榛生首次作序,人气摄影师文子、金浩森等联袂推荐。

《月光航线》:美女作家薇拉最新作品,巴黎热情的风,巴塞罗那柔情的雨,纽约多情的雾,东京深情的雪,不及你温暖陪伴 。

《请在秋天叫醒我》:爱格人气作者于筱筑代表作。

《沧海有时尽》:畅销青春小说作者拿那夏继《谁的青春不腐朽II》后力作。

《南有乔木》:第七代新锐女导演邂逅金融界才子,潜力新人王顾浅意执导一场梦想与破灭的刻骨爱情。

《你不知道的事》:爱格最文艺的作者渭七代表作。

《直到时光的尽头》:一段痴缠虐恋,一段青春岁月。

《你的天空是我的城》:人气青春作家纳兰华筝深情写就内地青春版的《冲上云霄》,民航机长VS航空管制员,青梅再也不见竹马,要如何跨越三万英尺牵你的手?

《晚安集》:《爱格》资深作者苏小城首部故事集,收录写作十年以来的短篇精华。想对全世界说晚安,恰好你就是全世界。

《青春蚁后》:郭敬明最为推崇的人气青春诡异派作者自由鸟,继百万销量级作品“小祖宗”系列之后,都市情感代表自由鸟再次回归现代爱情故事。

《也曾与全世界为敌》:学霸美女作家绿亦歌,写作生涯十年的心路历程。26个真实故事改编,作者用26个字母代表26个主题以26封信的形式,写给十年后的自己。

《下一个天亮》:男友和闺蜜在一起了,然而这还不是最狗血;人气实力言情小天后云葭力作,最治愈爱情疗伤白皮书。

《热泪》:人气作者戴帽子的鱼感动创作,写给为爱勇敢的你,痛彻心扉的异地恋,少女的蜕变成长史,唯爱方能无所畏惧,所向披靡。

《南柯一梦》:人气青春小天后落清最新力作!谎言与真相阴谋与现实残忍地将彼此隔绝十年真心交付,到头来,竟是——南柯一梦。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顾南城眯了眯眼,有片刻的恍惚。她自身边擦肩而过时他本能地想抓住她的手腕,却抓了个空。

从来没有想过,八年后的相见,不是开始,而是结束。

南珂没想到去往墓地的道路竟会被人封死,山间小道,前面有两辆黑色轿车横在那里,将过路堵了个水泄不通,三两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笔直地站在车外,目不斜视。司机看了一眼南珂的脸色,正踌躇着是否要将那些来人的来历道出,却见南珂已经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情急之下猛地拽住她:“小姐,你不能去。”

“为什么?”前面的人挡了道,不让他们挪开他们又要怎么过去?

“那些……都是林正集团的人,南先生在世的时候和石家因为公司的事情就有不少过节,石景天是最记仇的,要是见到小姐你,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南珂相信司机的话,跟在父亲身边十多年的人自然比自己更知晓父亲,可是此时此刻,她再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她轻轻拨开他的手,勉强笑道:“叔叔,别担心,我可以处理的。”

南珂走到车边,车窗是开着的,里面坐着一个年轻人,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手指间夹着一支雪茄,见着她,慵懒地吐了口烟。她这才看清他的样貌,英俊却带着凛冽,那双鹰一般敏锐的眼睛让人望而生畏,这样的眼神她曾在另一个人眼里见过。

“劳驾让一让,我父亲等着出殡。”

车里的男人终于看向她,嘴角透着一股清冷,那是一种冷到骨子里的笑,若不是无路可退,南珂恐怕早已选择了第二条路。

男人看了她许久,才冷笑一声:“一点都不像南震山的女儿。嘿,别那么盯着我,就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似的。”

“你想怎样?”

“当然是让那个老家伙连死都不好过了。”他回答得理所当然,开门下车走近南珂,支起她的下巴,“啧啧,倒是有点姿色,可惜,可惜啊。”

南珂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的颤抖,这个男人张狂肆意,让她忽然想起在过去的某一次争吵中,父亲心平气和地对自己说过的一席话: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如果你无法成为那个强者,就只能等着被人吃掉。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公平,公平只在强者的手里。

原来父亲是对的。

“怎么办?老家伙今天恐怕不能入土为安了,本少爷不高兴把车停到别的地方去。”

“你要我怎么做?”南珂突然问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激动,身体不住地颤抖着。

“跪下来,向本少爷磕三个响头,没准本少爷一高兴,会考虑换个地方停车。”男人说完,突然凑近她,“或者……把本少爷伺候舒服了……”

后面的那些话南珂没有再听下去,她抬起手,狠狠一巴掌甩在那人脸上。

许是没想到她会给自己耳光吃,他突然发怒了,正要动手,忽然被人从旁一声喝住:“石科,住手。”

“你?”石科顿住,完全没料到为什么身为顾南城亲信的朱凯文此时会出现在这里,“怎么,顾南城那小子也想来看好戏?”

“顾先生说了,动了南小姐就等于动他,和南小姐过不去就是和他过不去,石公子可得掂量掂量。”

石科看看南珂,又看看朱凯文,笑了:“没想到顾南城还懂怜香惜玉,行,顾南城的面子,我给。”

随即他一挥手,原本堵住路的两辆车立刻开走了。南珂的心一点一点疼了起来,她捂住心脏的位置,觉得那个地方疼得让自己快要死了。她终于明白,原来这八年间,顾南城一步步地,早已取代了父亲的位置。

青城的夜晚太过深邃,灯火迷离,有时会让人迷失方向和本性。朱凯文赶到的时候顾南城已经醉了,这是他在顾南城身边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他喝醉。顾南城是个沉着而冷静的人,任何时候都不会放任自己处于被动状态,尤其是对酒精的免疫。可是这一次,他破天荒地醉了。

送他回去的路上,顾南城醒过几次,断断续续地说了一些话。朱凯文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即便这么多年一起共事,他也无法看透顾南城的心。

——为什么要回来?回来做什么?

朱凯文忍不住皱眉,这句话,大概是对南珂说的。上午若不是顾南城执意让他将那句话带到,恐怕南珂真会惹上石家那个霸王。那个女孩眼里的倔强和不甘心那么强烈地显示在脸上,即便明明怕得要死,也还是昂首挺胸,骄傲地看着对方。

他不得不承认,那一刻的南珂,像极了某些时刻的顾南城。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遣散了家里所有的仆人,南珂坐在父亲的书房里检查最后的遗物。她不知道南家已经这么困难了,公司被人吞并,父亲被人害死,就连老宅也都快要保不住。这个书房从前父亲是从不让她进的,如今坐在这里,她似乎能体会到一点点父亲当初的心情了。只有坐在那个位置上,才能真正明白高处不胜寒。

她趴在桌子上哭起来。从得知父亲的死讯到现在已经过去七天,她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这会儿坐在留有父亲气息的房间里,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开始憎恨这样的自己,憎恨从前不断和父亲争吵的自己,憎恨从没让父亲省心过的自己,憎恨任性又固执的自己。

“爸,你是不是有时候也会很讨厌我,后悔生了我这个女儿?”她低声啜泣,渐渐泣不成声。

“连我……都讨厌我自己……”

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南珂此刻懒得搭理任何人,依旧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光是听脚步声她就已经能分辨出来人是谁,尽管中间隔着漫长的八年时光,可她还是一下便听出来了。

顾南城走到她的身边,眉心微蹙,等她哭累了才轻声开口:“南珂,都过去了。”

怎么过得去?

南珂抬头注视着他,仰着头,时光仿佛回到很多年前。那个时候,他就是她用来仰视的。南珂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父亲常年忙于工作,她除了和自己说话玩耍外,几乎没有别人愿意跟她玩。后来有一天,父亲带着一个少年出现在自己面前。父亲说,那是用来陪伴她的哥哥。那便是少年时候的顾南城。

在父亲眼里,那个瘦高的少年只是用来为自己女儿消遣的玩伴而已,他瘦得不像话,在当时陌生的环境却没有显露出一点怯意,迎着她的目光静静地注视她。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后来的相处,她仰视他,在很多年里几乎成了一种本能。谁都不曾想到,当初那个少年后来会成长为那样强大狠决的一个人。

眼前这个人,还是当初她认识的那个顾南城吗?

顾南城递给她一个牛皮信封,示意她打开。她坐着没动,看向他的眼睛,就是这双一望无边的眼睛,才让她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深深吸引住了。那双少年时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悲伤的眼睛,而今也跟它的主人一样,学会了以不动声色来掩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是什么?”

“你父亲留给你的遗产。”

“南家败得彻底,我爸竟还有遗产留给我。”她笑了起来,“倒不如说,是你用来打发我的吧。”

顾南城一手抵着桌面,低头与她平视:“如果你要这么想,也可以算是。”

“我爸是怎么死的?”

他的眼睛忽然一眯,直起身子,沉默地看着她。

“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南珂,有些事情你没必要知道,你只要明白,无论如何,我都是为了你好。”顾南城冷漠的声音穿透耳膜,一字一字刻进耳朵里。八年物是人非,连他都变得她不认识了。

“那么,顾南城呢?他是怎么死的?”

顾南城一窒,随即大波的痛感蜂拥而至,像是有一只手扼着他的咽喉,疼痛感犹如旧伤口复发,缓缓蔓延至全身。他笑了笑,声音却是冰冷的:“南珂,忘了我,就按照你心里想的去做,就当顾南城已经死了,回去米兰。”

八年前,他也是这样把她推进安检口的,她哭着求他留下她,哭到声嘶力竭,他始终态度强硬,狠心把她推出去,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别回头,别再回来。

时光流转,而今他要说的,竟还是只有这些而已。

“你要我走,可是你从来没有想过,我又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在国外的八年,我又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一直相信有一天你会出现在我面前接我回家,我一直等着这么一天,原来是我奢求了。从你赶走我的那天起,你就已经放弃我了,是不是?顾南城。”

顾南城转身看向她,她哭得全身颤抖。记忆里他的女孩,何曾有过这样伤心的眼泪,那些年的相伴,极力把她纳入羽翼下,恨不得把世间所有的美好都双手奉上,只要还能保持那样的笑容,不在她身边又算得了什么呢?多少个日夜,他不断地问自己,当初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

“是。”他淡淡地吐出这个字,就像一把利刀,从此将他们划分于两个世界,楚汉分明的界限,阻隔在他们之间。

顾南城始终都记得,十五岁的自己被南震天收养,他唯一要做的就是陪伴南震天视如珍宝的女儿。第一眼见到南珂的时候,她怯怯地躲在角落里,仰头望着他,眼里充满戒备和彷徨,甚至连对自己的父亲都充满不信任。他从未在一个孩子眼里看到过那样的眼神,即便是这个世上仅存的唯一的亲人,都让一个九岁的孩子觉得不信任。

突然便觉得,那样的眼神像极了自己。

但南珂不是一个难相处的孩子,从最初的抵触到后来的接受,他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他走到她身边,用了漫长的两年。南珂不常笑,或者说她从来不对陌生人笑。和很多富家小姐截然不同,她性格里的阴暗面矛盾而又固执。南震天不常回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偌大的老宅里只剩南珂和顾城南,那段相依为命的岁月到很多年后依然是顾南城最宝贵的记忆。他想再也没有任何时光可以与那时相比拟,那时他们完全拥有对方,那时他们相知相守,相依为命。

十八岁的时候,他被南震天带在身边进入公司做事,能陪在南珂身边的时间比从前少了许多。南珂总想着法子去找他,在外人眼里冷漠的南震天唯有对这个女儿千依百顺,或许算是沾了南珂的光,南震天对他不能说不好,只是这好始终带着些距离。

那年的年末流感猖獗,一向身体很好的顾南城却忽然倒下了。流感来得十分猛烈,他几乎烧到四十度,不得不留院观察,被迫隔离。半夜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感觉似乎有人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他半睁着眼睛,看到一团模糊的身影靠近自己。随即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他几乎下一刻就认出那是南珂。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