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6-23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要求太多的餐馆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要求太多的餐馆
作者: (日) 宫泽贤治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童话 文学
ISBN:

内容简介:


《要求太多的餐馆》以两个年轻绅士在东京郊外的山林里狩猎时所遇到的灵异事件为主要为内容,讽刺了所谓文明阶级以剥夺动物生命为乐的罪恶。篇幅短小,却以奇幻惊悚的情节紧扣读者,使读者欲罢不能,定要一探究竟。而这篇童话看似浅显易懂,实则有多重深刻蕴意,在此可大致作以下的解析。一、对所谓文明阶级的批判和讽刺绅士一向是谦和有礼,处事稳妥的代名词,但在宫泽贤治笔下,这些文明阶级的虚伪和冷血暴露无遗。故事开篇,两个绅士的对话就显现出二人的冷酷和残忍,一个因没有收获而恨不得放上几枪,另一个则将动物生命当做儿戏,幻想着残杀野鹿来发泄和取乐。所谓绅士修养,此时烟消云散。随后两人关于猎狗昏死的对话,更加令人愤慨。猎狗昏厥,绅士们没有流露出一丝对狗的怜惜,反而想到金钱的损失。

作者简介:


日本《朝日新闻》曾经进行过一项调查,由读者自由投票,选出了“这一千年里你最喜欢的日本文学家”。宫泽贤治名列第四,远远超过了太宰治、谷崎润一郎、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安部公房、大江健三郎以及村上春树。

然而,这位文学巨匠在身前默默无闻,死后却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巨大声誉:其作品受到日本文学研究者的重视,甚至成立了“宫泽贤治纪念馆”,直至目前,他的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文、德文、瑞典文、法文、印地文等多种语言。散布在英国、德国、瑞典、印度、中国、韩国、北朝鲜等各地,这些国家的学者还时常赴日进行宫泽贤治研究。日本国内的宫泽贤治研究团体则无计其数。全集出了一套又一套,被认为是日本最伟大的作家。所以有人说,宫泽贤治的死,意味着巨大的“诞生”。也就是说,其文学被他的肉体的生命之火点燃,得到了诞生。

他一生仅活了三十七个年头,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他的人与作品一样,单纯而又复杂,既是一位童话作家,又是一位诗人、教师、农艺改革指导者,还是一位悲天悯人的求道者……被誉为“代表日本的国民作家”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山男的四月
山男瞪着圆溜溜的金眼珠,猫着腰,瞄准一只兔子,在西根山的扁柏林子里转悠来转悠去。

可是兔子没抓到,却抓到了一只山鸟。

山鸟受了惊,正想飞起来,这时候山男恰好紧握双手,像飞出的子弹一样把身体抛了出去,差点儿把山鸟给压扁了。他就是这样抓到山鸟的。

山男满脸涨得通红,咧着大嘴傻笑,然后,抡着那只耷拉着脑袋的山鸟,大摇大摆地出了山林。

他来到洒满朝阳的干草坪上,把手中的猎物猛地丢到了地上。然后,他用手指挠了挠蓬乱的红头发,就抱着肩膀,一骨碌躺下了。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小鸟“唧唧”的叫声,干草丛里到处都开放着美丽的紫山慈菇花。

山男仰面朝天,眺望着蓝天。太阳红彤彤、金灿灿的,如同山梨上的红黄斑泛出的光泽。四处飘溢着干草的芳香,后山上的白雪放射出白光。

“糖那玩意儿可真好吃。老天爷想做多少做多少,可就是不给俺吃。”

山男就这么呆呆地琢磨着。飘浮在蓝天上的一片乌云,慢慢地消失在东方。于是,山男在嗓子眼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又琢磨开了:

“云这种东西呀,来来去去全靠风,一会儿突然不见了,一会儿又猛地出现了。所以才有人叫云助呢!”

这时,山男忽然奇怪地觉得自己的头和脚轻飘飘的,好像头朝下地飘浮在空气中。山男觉得自己简直就成了云助一样,也不知是被风吹得在飘,还是自然地在飘,总之,是在漫无目的地晃荡着。

“这里就是‘七山林’吧。真是有七座林子啊!有的林子里长满了松树,也有的光秃秃的,一片枯黄。走到这里,我就可以进城了。不过,如果进城不变个模样,人家肯定会打死我的。”

山男一边这样自言自语着,一边费了好大劲,才变了一副樵夫的模样。这时已经到了城门口。山男还是觉得脑袋轻飘飘的,身体不听使唤,于是就慢吞吞地走进城里。

城门边还是那家鲜鱼店,台子上摆着脏兮兮的装咸鲑鱼的草袋子和皱巴巴的沙丁鱼鱼头,屋檐下挂着五条煮好的红黑色章鱼。山男久久地望着那些章鱼。

“那疙疙瘩瘩的章鱼脚,弯弯曲曲的,真漂亮啊!比郡政府技术员穿马裤的腿还要漂亮。它们睁着大眼睛在深蓝色的海底爬行,那真叫威风啊!”

山男情不自禁地含着手指头,站了起来。这时正好有一个陈王朝的人,背着一件大行李、穿着脏脏的浅黄色衣服,东张西望地经过这里。他冷不防拍了拍山男的肩膀,说:

“喂,你要不要中国绸缎?六神丸也很便宜呀!”

山男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大喝一声:“不要!”可是他马上就发现,因为自己的嗓门太高了,留着分头、脚上穿着木屐、手里握着圆钩子的鱼店老板,以及那些穿蓑衣的村民们都朝这边望来,于是,他连忙摆摆手,改口小声说道:

“我不是说不要,我买,我买。”

听他这么一说,陈王朝的人又说:

“不买也没关系的,只要看看就行。”说着,他把背着的行李一股脑卸到了路当中。

山男总觉得陈王朝的人的那对像四脚蛇一样黏糊糊的红眼珠怪吓人的。

不一会儿,陈王朝的人就解开了系行李的黄带子和包袱皮,又打开行李盖,从摆在绸缎上面的许多纸盒子里,翻出来一个小红药瓶。

山男暗自想:哎呀哎呀,他的手指头可真够细的,指甲也够尖的,看来真是够可怕的。

又过了一会儿,陈王朝的人又掏出来两个小拇指大小的玻璃杯,递给了山男一只。

“你把这药喝了吧,没有毒的,绝对没有毒,你尝尝。不信我先喝,我喝啤酒,喝茶,但是不会喝毒药的。这是长生不老药,你喝了吧。”陈王朝的人自己已经先把药一口喝了下去。

山男一边环视四周,一边琢磨着喝下去会不会真的没事,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不在城里了,而是和那个红眼圈的陈王朝的人正站在绿色的原野上呢。他们俩中间隔着行李,两个人的黑影子投在了草地上。

“来,喝下去吧。这是长生不老药,喝了吧。”陈王朝的人伸出尖尖的手指头,再三劝说。

山男实在为难,他想喝完了赶快逃走,于是就猛地一下把药喝了下去。奇迹出现了!山男身体凹凸的地方渐渐消失了,而且缩小了,变扁了,仔细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只像小盒子一样的东西,掉在了草地上。

“上当了!他妈的!终于还是被他给骗了。刚才就觉得他那尖尖的指甲很可疑,他妈的!彻底被他给骗了。”山男懊悔地想跺脚,可是自己已经是一只小盒子了,没招了。

然而,那个陈王朝的人可乐坏了。他轮换着抬起双脚跳着,还用手啪啪地拍打着脚心。那声音如同击鼓声,在原野上久久地回荡。

后来,陈王朝的人的大手突然伸到了山男的面前,山男感觉自己的身体飘飘悠悠地升到了高处,很快就被放到了行李中那些纸盒子的中间。

“哎呀哎呀!”还没等他说完呢,盖子就从上面吧嗒一下盖了下来。不过,透过行李的缝隙,还能看到明媚的阳光。

“终于被关进地狱里了。不过,太阳还是照样在外面照着。”山男为了掩饰自己的悲哀,自言自语地说着。这时,外面一下子黑了下来。

“哈哈,准是给包上包袱皮了。这下惨了!黑暗的旅程开始了。”山男强作镇静地说。

就在这时,简直让人难以相信,他旁边还有一个家伙也说话了:

“你是从哪里来的?”

山男先是吓了一跳,不过他马上就想:

“哈哈,六神丸大概就是像我这样被药改良了的人吧,明白了,明白了。”

“俺是从鱼店那边来的。”他底气十足地答道。

这时,就听陈王朝的人在外面恶狠狠地训斥道:

“讲话声太大了!别出声。”

山男刚才就被陈王朝的人惹火了,这会儿更是火冒三丈。

“你胡说什么?你这个狗贼!等你进了城我就会大声嚷嚷:‘这个陈王朝的人是个大坏蛋!’看你怎么办?”

外面陈王朝的人静了下来,好半天没有动静。山男想象着他双手抱在胸前痛哭的样子。可他又一想,谁会去说刚才在山上、林子里卸下行李、苦思冥想的陈王朝的人呢?山男突然可怜起他来,正想说刚才都是我瞎说的,就听见陈王朝的人在外面用嘶哑的声音悲哀地说:“你也太没有同情心了吧。你叫我还怎么做生意啊?我要饿肚子了,只有死路一条了。你也太没有同情心了吧。”

山男觉得陈王朝的人实在可怜,他想:就让陈王朝的人用我的身体赚上六毛钱,去住店,去买点沙丁鱼鱼头和菜叶汁吃吧。想到这里,他回答道:“喂,陈王朝的人,得了得了,别哭了。进了城,我不会乱说话的,你放心好了。”

听了这话,外面陈王朝的人似乎放心了,“噗”地出了口气,还嘭嘭地跺了跺脚。过了一会儿,陈王朝的人又背起了行李,药盒子互相撞击着,发出嘎嗒嘎嗒的声音。

“喂,刚才跟我搭话的是谁呀?”

山男刚问完,旁边马上就有人回答:

“是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你说你是从鱼店那边来的,那你应该知道现在鲈鱼多少钱一条,干鱼翅十两有多少片了吧?”

“呀,那家鱼店好像没有这些东西啊。不过有章鱼卖,那些章鱼的爪子太漂亮了!”

“唉,有那么好的章鱼吗?我也很喜欢章鱼。”

“噢,没有人会讨厌章鱼的。讨厌它们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说得太对了。世界上没有再比章鱼更漂亮的东西了。”

“是的,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你问我吗?从上海来的。”

“那你也是陈王朝的人吧?陈王朝的人自己会被做成药,也会把别人做成药到处叫卖,真够可怜的啊。”

“不是那么回事。在这一带溜达的人都是像陈那样的下贱家伙,真正的中国人都是好样的!我们是孔圣人的后裔。”

“你说的我不太明白,外面的那个家伙是姓陈吗?”

“是。唉,热死了!把盖子揭开吧。”

“嗯,好的。喂,老陈,闷死人了。能不能让我们稍微透透风啊!”

“再等一会儿。”陈在外面说。

“再不通风,就会把我们都给闷死的,那你可要赔本了。”

于是,就听陈在外面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

“那也不行,再忍一会儿吧。”

“你说得倒容易,我们也不愿意在这里闷死,可是就快闷死了。快点把盖子打开吧。”

“再等二十分钟吧。”

“唉,没办法。那你快点走,真拿你没辙。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不,还有很多人,都在一个劲儿地哭呢!”

“那太可怜了。陈这家伙坏透了。不知我们还能不能再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那没问题。因为你的骨头还没有变成六神丸呢,只要吃一丸药就能复原。那个装黑药丸的瓶子就在你旁边呢。”

“是吗?那太好了。我这就吃,你们吃它不管用吗?”

“不管用。不过等你吃下去恢复原状之后,请把我们都泡到水里,好好揉一揉。然后我们再吃药丸就都能恢复原状了。”

“原来是这样。好吧,我来干吧。我保证都能把你们恢复原状的。这就是药丸子吧?这就是人喝了就能变成六神丸的那种药水吧?可是刚才陈也跟我一起喝了这种药水,为什么他没有变成六神丸呢?”

“那是因为他把药丸子也一起吞了下去。”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果陈要是只吃这种药丸子不知会怎么样?正常人再变回原来的人,总觉得怪怪的。”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