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链接失效的解决方法:城通网盘 将链接中https://306t.com/file/18000254-476965642中的306t改为z701:https://z701.com/file/18000254-476965642;蓝奏云盘:https://wws.lanzous.com/imeX8jkjm9e中的lanzous为lanzoux:https://wws.lanzoux.com/imeX8jkjm9e,天浪正在逐一修改中,由于数量太多进度比较缓慢,请大家谅解!
tianlangTianlang  2021-07-22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4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头发奇特的女孩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头发奇特的女孩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小说 文学
ISBN:

内容简介:


┃ 被比尔·盖茨两度推荐的天才作家!┃

《消失的爱人》本·阿弗莱克、漫威《复仇者联盟》《美国队长》克里斯·埃文斯推荐!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迷宫般神作《头发奇特的女孩》

《自由》乔纳森·弗兰岑热爱的天才作家;欧美意识流小说的无冕之王;

《头发奇特的女孩》是美国著名天才作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最具代表性的短篇小说集,不受限于长篇小说的沉重压力,你可以随时翻开任何一篇开始阅读。

● 疯狂诡谲的拼收视率的竞猜综艺秀中,一个身负巨大秘密的沉默女孩一路过关斩将,而她失踪已久的弟弟却突然出现在挑战者席位上……

● 本书标题同名作《头发奇特的女孩》中,几个游荡在底层的男女闯入音乐会,把现场搅了个天翻地覆……

● 虚构的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遭遇突发刺杀,并最终去世。整个故事是以白宫内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男性工作人员的角度记叙,其中夹杂了他本人的复杂情事,真真假假,虚实难辨……

● 一篇很可能谁都看不懂,也不知道作者是如何写出来的神章节《约翰·比利》……

● 一对参加《大卫·莱特曼深夜秀》节目的假面夫妻,嬉笑讨论娱乐行业是多么令人“娱乐至死”……

● 占据全书一半篇幅的中篇小说《帝国向西拓展》依旧是一部可能只有少数人才能看懂的神作,不幸的是,编辑本人属于那群多数人。

作者简介: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美国著名天才作家。

凭借一本厚达上千页的小说《无尽的玩笑》,在欧美文坛留下了一段佳话。他也是美国近年来少有的被全世界承认的文学大师,与《自由》作者乔纳森·弗兰岑一同被西方媒体称为“不至于让美国文学沦为笑柄的人”。

曾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是华莱士的好朋友,两人一度被认为是“美国文坛双璧”,但跟好友相比,华莱士堪称“无冕之王”,天马行空的设定和情节,无与伦比的绝妙文笔,让他的小说有着致命的魅力。

即使在人才遍地的欧美文坛,华莱士也是个极为特殊的存在。他对哲学的痴迷,对繁复长句子的无尽追求,让他的作品从一诞生就划上了“神作”的符号,爱他的读者对他的作品如痴如醉。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20岁出头就凭借长篇小说毕业作品《系统的笤帚》一夜成名,随后他一直创作稳定,一个名为《这是水》的励志演讲在全球热传,激励了无数在迷茫期挣扎的年轻人和和中年人。但华莱士自己的生命后期,一直饱受抑郁症影响,2008年去世。去世后,他的声名不减反增,全球各地的读者用阅读这一实际行动来纪念这位早逝的文学天才。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那是1976年。天很低,罩满了云。灰色的云,似灯泡,多褶皱,且闪耀着。天空看起来很理智。天空下是一片空地。空地旁,一条苍白的公路伸向远方。许多车辆在公路上驶过。其中一辆轿车停靠在路边。两个小孩被一个松垮着脸的年轻女人从车里带出来。驾驶座上的男人只是双眼盯着前方。孩子们很安静,肤色很白。这女人手里拿着一个鼓鼓的购物袋,看起来很沉,她的脸松散地悬在袋子上方。她把购物袋和两个白皙的孩子带到空地与公路边的木质栅栏处。孩子们小小的手被放到木柱上。女人告诉孩子们,要把手一直放在柱子上,直到车开回来。她钻进车,开走了。在栅栏靠空地的一侧,立着一头牛。孩子们手触摸着木柱。风吹着,很多汽车往来穿梭经过。一整天就这样过去了。

那是1970年。一个发型似火的女人坐在影院里一个距银幕只有几排的位子上。一个穿着礼服的孩子坐在她邻座。孩子的眼睛里浮现出银幕中的卡通形象。女人身后是黑暗。一个男人坐在这女人身后。他把身子往前倾,手伸进女人的头发里。卡通片的反光使得影院里观众的脸都随着光线而闪烁起来:这女人的眼睛很亮,透着恐惧。她定定地坐着,一动不动。那男人用手玩弄着她的红色头发。孩子都没工夫瞥一眼这女人。影院的卡通片、新片预告和正片前后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

艾勒克斯·翠贝克在《危险!》节目录影室里来来回回走着,身上戴着一枚写有“帕特·萨迦克看起来就像一只獾”的徽章。他和萨迦克每周四都要一起打壁球。

那是1986年。加利福利亚的夜空静谧高悬,犹如一座空旷的宫殿。在菲温暖的公寓楼远处,白色的小型金属饰片把街道装点出一条缓慢延伸的线。

菲·歌达德和朱莉·史密斯躺在床上。她们轮番趴在对方身上。她们做爱。菲的呻吟声冲击着公寓的玻璃墙,就像金钱的声音。

菲和朱莉用湿毛巾让对方冷静下来。她们一丝不挂地站在玻璃墙前,眺望着洛杉矶。灯光交错辉映,洛杉矶的不同部分在夜幕中忽明忽暗。

朱莉和菲如爱人般躺在床上。她们赞美着对方的身体。她们抱怨夜晚的短暂。她们带着某种不愉快的热情,重复检视着那些生活中细微的疏忽,如朱莉所言,那些妨碍了人与人之间真正联系渠道的疏忽。菲说,她在知道朱莉喜欢自己之前就已经喜欢朱莉了。

她们一起翻看《牛津英语词典》,查看“喜欢”这个词的释义。

她们相拥着。朱莉肤色很白,她的头发短而蓬松。透过玻璃,房间里的黑暗被洛杉矶的光亮点缀得星星点点。暗夜蔓延围绕着她们,像一只园丁手套般贴身。空气里弥漫着极浪漫的氛围。

1988年3月12日,那天有雨。菲·歌达德在她母亲办公室里望向窗外的高速公路,公路先是暗了下去,然后又被雨点亮了。迪·歌达德坐在她的办公桌边,穿着丝袜,望向窗外。《危险!》节目组的编导和公关专员站在一起。负责布景和提词的女士正把一堆笔记拢到一块儿。艾勒克斯·翠贝克独自坐在门边一把布景主任的椅子上,喝着一罐苏打水。整个房间都映照在黯淡的窗玻璃里。

“我们需要知道你告诉了她什么,这样我们才能知道她是否会来。”迪说。

“菲,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一个最多20分钟的活动,”编导边说边看了看她的手表,“然后我们会额外有至少一个钟头的布置和录播活动。否则,我们就会缺一期节目,这意味着卫星租用和邮寄服务预算要超标。”

“更别说这儿现在还有一个被恐惧僵住的患有普通神经症的男孩,”公关专员马菲·德莫特平淡地说道,“刚才我看见他像胚胎似的躺在化妆间门外的地上。”

菲闭上了眼睛。

“我老公在照看他呢。”编导说。

“非常感谢你,简妮特,”迪·歌达德对编导说。她低头看了看她的文件夹,“参加这四期的其他人都到了么?”

“所有登记的人都到了。这是我们有史以来参与者最多的一次。还加上一个让人害怕的退役女军人,她是四月底才最后登记上的。她说自己等不及要挑战朱莉。”

“但是朱莉不来。”马菲·德莫特说。

迪眯着眼睛看着她的文件夹。“那么一共有多少人呢?”

“九个人。”菲轻轻说道,用手摸了摸头发。

“我们有九位参与者,”编导说,“足够制作至少四期节目,每期可以有两人更替。”雨落在梅芙格里芬公司大厦的铝屋顶上,在房间里发出一种声音,像是在煎烤遥远的肉。

“我确定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菲说道,她看了看放在自己大腿上的手背,“简妮特为什么会认定这个可怜的男孩会打败她,你的新的神秘数据大师。”

“不要把我和我被命令去做的事情混为一谈。”编导说。

“他不会打败她。”布景师摇着头说。她嘴里嚼着口香糖,太阳穴的肌肉一鼓一鼓动着。

艾勒克斯·翠贝克一边看着他的电子手表,一边开始在节目前清嗓子,这是他的一种例行仪式。房间里每个人都看着他。

迪说:“艾勒克斯,也许你可以现在把新参赛者都请到自己的位置上,并告诉他们我们有可能会推迟节目录制时间。感谢他们如此有耐心。”

艾勒克斯站起身,整理了一下领带。他的苏打水罐落到垃圾篮的金属底上,撞击出声响。他清了清嗓子。

“一个好的节目主持人和他的种种。”迪和善地微笑着。

“好咧。”

艾勒克斯离开了,门依旧开着。阳光从外面的云层投射下来。棕榈树上滴落着雨水,水泥地闪闪反光。汽车闪着光开过,雨刷都调在间歇刮动档上。总编导简妮特·歌达德低下头,假装在研究手里拿的东西。菲知道,那突然出现的阳光使她觉得自己魅力尽失。

在窗户的倒影里,菲看见迪的倒影轻微一动,看了看表。“问题都排好了?”迪的倒影问道。

“起码足够四期节目的量,”布景师说,“题目范围已经确定,直播室各个监视器都已经检查好。琼正在确定问题的排序。”

“那是我的任务。”菲说。

“你的任务,”总编导不屑地说,“是告诉妈妈你神出鬼没的小女朋友会在哪里。”

“艾勒克斯需要赶紧在舞台就位并准备好题卡。”迪告诉布景师。

“这就是你今天的工作任务。”简妮特盯着菲的后背。

菲·歌达德在窗户倒影里对她前任继父的妻子——简妮特·歌达德——竖起了中指。“那些题目中有一个全是与动物有关的问题。”她说。

总编导站起身,咒骂菲是一个像在祷告的螳螂般的婊子,然后从未关的门内走了出去,把门也关上了。

“婊子。”菲说。

迪用一个微弱的笑容来抗议自己身处婊子丛中的现实。马菲·德莫特笑了,在艾勒克斯的椅子里坐了下来。迪从桌子上抽身而出,放松了些。一块碎木片把她的连裤袜撕破了。她用半蹲的姿势靠近女儿,女儿坐在窗边的办公椅上,光脚搭在窗台上。

“如果她不来了,”迪轻柔地说,“告诉我就是。这样我也好想办法,对梅芙有个交代,宝贝儿。”

确实,菲在窗玻璃上能看见她母亲闪亮又虚弱的样子。那是她母亲中年的脸庞,整洁上色和打理的红头发,看起来有痛感的皱纹围绕在她的嘴角和鼻侧,随着她一天里面部的移动而捕捉、累积着脂粉和化妆品。迪的眼睛是烟熏红色的,支撑着它的是深深的黑眼圈,还有黑血般的眼袋。除去黑眼圈以外,迪是很美丽的。这一年里,菲能够观察到眼袋开始在自己的眼睛下方显现出来,这特征是来自她爸爸的,深棕色、微微有甲状腺的特征。菲能够闻到迪的呼吸。她不能够判断母亲是否喝了什么东西。

菲·歌达德已经26岁;她母亲50岁。

朱莉·史密斯20岁。

迪用因为办公室的凉意而变得寒冷的纤细的手捏了下菲的胳膊。

菲用手揉搓着自己的鼻子。“她不会来了,她告诉过我。你只有接受这个事实。”

布景师跳起来去接响起的电话。

“我骗你的。”菲说道。

“我的女孩儿。”迪用手拍拍刚刚捏过的胳膊。

“我确定我什么都没有听到。”马菲·德莫特这么说。

“好的,”布景师在电话中说着,“把她带到化妆间。”她转头看向迪:“你希望她待在化妆间?”

“你干得不错。”迪对菲说,并用手指着关上的门。

“我觉得格里芬先生的情况不太好。”负责提示卡的女士说。

“他和那男孩同病相怜。我们把退伍女军人换上。我们可以称她为神经症将军。”

迪用她纤细的手把菲的脸拉近自己。她温柔地吻了吻她。她们的嘴唇完美配对,菲突然有这样的想法。在空调房里的她突然身上一激灵。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Tips:链接失效的解决方法:城通网盘 将链接中https://306t.com/file/18000254-476965642中的306t改为z701:https://z701.com/file/18000254-476965642;蓝奏云盘:https://wws.lanzous.com/imeX8jkjm9e中的lanzous为lanzoux:https://wws.lanzoux.com/imeX8jkjm9e,天浪正在逐一修改中,由于数量太多进度比较缓慢,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