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7-24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36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天地人丛书(全8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天地人丛书(全8册)
作者:周敦颐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理学 古籍
ISBN:

内容简介:


“天地人丛书”选取了宋明至清初诸位大儒简明而有代表性的著作凡8部,一一择取精善底本排印、标点,并冠以名家导读,旨在为广大读者提供一套简明扼要而又徵实可靠的理学入门经典读本。
本丛书收录《周子通书》《张子正蒙》《二程遗书》《朱子近思录》《象山语录》《阳明传习录》《船山思问录 》《习斋四存编》。

作者简介:


周敦颐,字茂叔,谥号元公,道州营道楼田保人,世称濂溪先生。是北宋五子之一,宋朝理学思想的开山鼻祖,文学家、哲学家。
★ 张载,字子厚,世称横渠先生。北宋思想家、教育家、理学创始人之一,其“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名言,被称作“横渠四句”,因其言简意赅,历代传颂不衰。
★程颢,字伯淳,号明道,世称“明道先生”。河南人。北宋理学家、教育家,理学的奠基者,“洛学”代表人物。程颢和弟弟程颐,世称“二程”,同为北宋理学的奠基者,其学说在理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后来为朱熹所继承和发展,世称“程朱学派”。其所亲撰有《定性书》《识仁篇》等,后人集其言论所编的著述书籍《遗书》《文集》等,皆收入《二程全书》。
★ 朱熹,字元晦,又字仲晦,号晦庵,晚称晦翁,谥文,世称朱文公。宋朝著名的理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诗人,闽学派的代表人物,儒学集大成者,世尊称为朱子。朱熹著述甚多,有《四书章句集注》《太极图说解》《通书解说》《周易读本》《楚辞集注》,后人辑有《朱子大全》《朱子集语象》等。其中《四书章句集注》成为钦定的教科书和科举考试的标准。
★陆九渊,字子静,号存斋。南宋大臣、哲学家,“陆王心学”的代表人物。讲学于象山书院,人称“象山先生、“陆象山”。陆九渊为宋明两代“心学” 的开山之祖,与朱熹齐名。陆九渊主张“心即理”说、“发明本心”、“尊德性”、“大做一个人”、“践履工夫”等,言“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学苟知本,六经皆我注脚”。上承孔孟,下启王守仁,形成“陆王学派”,不仅对中国,也对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的思想和社会变革产生过重大影响。著有《象山先生全集》。
★王守仁,本名王云,字伯安,号阳明,浙江余姚人。明朝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军事家、教育家,南京吏部尚书王华的儿子。王守仁是心学的集大成者,阳明心学后传入了日本、朝鲜等国。其弟子极众,世称“姚江学派”。文章博大昌达,行墨间有俊爽之气。有《王文成公全书》传世。
★王夫之,字而农,号姜斋,人称“船山先生,湖广衡阳县人。明末清初思想家,与顾炎武、黄宗羲并称“明清之际三大思想家”。著有《周易外传》《黄书》《尚书引义》《永历实录》《春秋世论》《噩梦》《读通鉴论》《宋论》等书。
★颜元,明末清初思想家、教育家,颜李学派创始人。原字易直,更字浑然,号习斋,直隶博野县北杨村(今保定市博野县)人。颜元一生以行医、教学为业,继承和发扬了孔子的教育思想,主张“习动”“实学”“习行”“致用”几方面并重,亦即德育、智育、体育三者并重,主张培养文武兼备、经世致用的人才,猛烈抨击宋明理学家“穷理居敬”“静坐冥想”的主张。其主要著述为《四存编》《习斋记余》。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百家谨案:《通书》,周子传道之书也。朱子释之详矣;月川曹端氏继之为《述解》,则朱子之义疏也。先遗献嫌其于微辞奥旨尚有未尽,曾取蕺山子刘子说笺注一过,谨条载本文下,间窃附以鄙见。《性理》首《太极图说》,兹首《通书》者,以《太极图说》后儒有尊之者,亦有议之者,不若《通书》之纯粹无疵也。说详后。

诚者,圣人之本。“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诚斯立焉。纯粹至善者也。故曰:“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元亨,诚之通;利贞,诚之复。大哉《易》也,性命之源乎!《诚上第一》。

刘蕺山曰:“乾元亨利贞”,乾,天道也。诚者,天之道也,四德之本也。诚之者,人之道也。主静,所以立命也。知几其神,所以事天也。圣同天,信乎!〇濂溪为后世儒者鼻祖,《通书》一编,将《中庸》道理又翻新谱,直是勺水不漏。第一篇言诚,言圣人分上事。句句言天之道也,却句句指圣人身上家当。继善成性,即是元亨利贞,本非天人之别。

百家谨案:继善即元亨,成性即利贞,故《易》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

人分上有元亨利贞,后人只将仁义礼智配合,犹属牵强。惟《中庸》胪出“喜怒哀乐”四字,方有分晓。〇或问:元亨诚之通,利贞诚之复,天道亦不能不乘时位为动静,何独人心不然?曰:在天地为元亨利贞,在人为喜怒哀乐,其为一通一复同也。《记》曰:“哀乐相生,循环无穷,正明目而视之不可得而见,倾耳而听之不可得而闻。”人能知哀乐相生之故者,可以语道矣。

百家谨案:提出喜怒哀乐以接元亨利贞,此子刘子宗旨。

圣,诚而已矣。诚,五常之本,百行之原也。静无而动有,至正而明达也。五常、百行,非诚,非也,邪暗塞也。故诚则无事矣。至易而行难。果而确,无难焉。故曰:“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诚下第二》。

圣,诚而已矣。诚则无事,更不须说第二义。统说第二义,只是明此诚而已,故下章又说个“几”字。

百家谨案:薛文清曰:“《通书》一‘诚’字括尽。”

诚无为,几善恶。德,爱曰仁,宜曰义,理曰礼,通曰智,守曰信。性焉安焉之谓圣,复焉执焉之谓贤,发微不可见、充周不可穷之谓神。《诚几德第三》。

“几善恶”即继之。曰“德,爱曰仁,宜曰义,理曰礼,通曰智,守曰信”,此所谓德几也,“道心惟微”也。几本善而善中有恶,言仁义非出于中正,即是几之恶,不谓忍与仁对,乖与义分也。先儒解“几善恶”多误。〇诚无为,如恶恶臭,如好好色,直是出乎天而不系乎人。此中原不动些子,何为之有!〇几者动之微,不是前此有个静地,后此又有动之者在,而几则界乎动静之间者。审如此三截看,则一心之中,随处是绝流断港,安得打合一贯?故诚、神、几非三事,总是指点语。

百家谨案:几字,即《易》“知几其神”、颜氏“庶几”、孟子“几希”之几。“有不善未尝不知”,所谓知善知恶之良知也。故念庵罗氏曰:“‘几善恶’者,言惟几故能辨善恶,犹云非几即恶焉。身必常戒惧,常能寂然,而后不逐于动,是乃所谓研几也。”

寂然不动者,诚也。感而遂通者,神也。动而未形,有无之间者,几也。诚精故明,神应故妙,几微故幽。诚、神、几,曰圣人。《圣第四》。

“有无之间”,谓不可以有言,不可以无言,故直谓之“微”。《中庸》以一“微”字结一部宗旨,究竟说到“无声无臭”处,然说不得全是无也。

百家谨案:后儒之言无者,多引《中庸》“无声无臭”为言,不知《中庸》所云,仅言声之无也,臭之无也,非竟云无也。若论此心,可以格鬼神,贯金石,岂无也哉。儒、释之辨,在于此。

诚、神、几,曰圣人。常人之心,首病不诚,不诚故不几而著,不几故不神,物焉而已。

百家谨案:《明儒学案·蒋道林传》:“周子之所谓动者,从无为中指其不泯灭者而言。此生生不已,天地之心也。诚、神、几,名异而实同。以其无为,谓之诚;以其无而实有,谓之几;以其不落于有无,谓之神。”道林以念起处为几,念起则形而为有矣。

动而正曰道,用而和曰德。匪仁、匪义、匪礼、匪智、匪信,悉邪也。邪动,辱也;甚焉,害也。故君子慎动。《慎动第五》。

慎动即主静也。主静,则动而无动,斯为动而正矣。离几一步,便是邪。

圣人之道,仁义中正而已矣。守之贵,行之利,廓之配天地。岂不易简,岂为难知,不守不行不廓耳。《道第六》。

百家谨案:敬轩薛氏曰:“周子《通书》,《诚上》《诚下》《几德》《圣》《慎动》《道》六章,只是一个性字,分作许多名目。”夏峰孙氏曰:“守之、行之、廓之,正见知几慎动。”

或问曰:“曷为天下善?”曰:“师。”曰:“何谓也?”曰:“性者,刚柔善恶中而已矣。”不达。曰:“刚善为义,为直,为断,为严毅,为干固;恶为猛,为隘,为强梁。柔善为慈,为顺,为巽;恶为懦弱,为无断,为邪佞。惟中也者,和也,中节也,天下之达道也,圣人之事也。故圣人立教,俾人自易其恶,自至其中而止矣。故先觉觉后觉,暗者求于明,而师道立矣;师道立,则善人多;善人多,则朝廷正而天下治矣。”《师第七》。

濂溪以中言性,而本之刚柔善恶。刚柔二字,即喜怒哀乐之别名。刚而善,则怒中有喜;恶则只是偏于刚,一味肃杀之气矣。柔而善,则喜中有怒;恶则只是偏于柔,一味优柔之气矣。中便是善。言于刚柔之间认个中,非是于善恶之间认个中,又非是于刚柔善恶之外别认个中也。此中字分明是喜怒哀乐未发之谓中,故即承之曰:“中也者,和也,中节也,天下之达道也,圣人之事也。”《图说》言“仁义中正”,仁义即刚柔之别名,中正即中和之别解。

百家谨案:先遗献《孟子师说》曰:“《通书》云:‘性者,刚柔善恶中而已矣。’刚、柔皆善,有过不及则流而为恶。是则人心无所为恶,止有过不及而已。此过不及亦从性来,故程子言‘恶亦不可不谓之性’也。仍不碍性之为善。”

人之生,不幸不闻过;大不幸无耻。必有耻,则可教;闻过,则可贤。《幸第八》。

百家谨案:孟子云“耻之于人大矣”,兹云“大不幸无耻”。无耻之人,是非颠倒,即闻过,不以为过,并有以己过自得意为荣者矣,此又讳过、文过之变相也。今比比渐成风俗矣。噫!

《洪范》曰:“思曰睿,睿作圣。”无思,本也;思通,用也。几动于此,诚动于彼,无思而无不通,为圣人。不思,则不能通微;不睿,则不能无不通。是则无不通生于通微,通微生于思。故思者,圣功之本,而吉凶之几也。《易》曰:“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又曰:“知几,其神乎!”《思第九》。

案:《通书》此章最难解。周子反覆言诚、神、几不已,至此指出个把柄,言思,是画龙点睛也。思之功全向几处用。几者,动之微,吉凶(编者注:凶字原缺)之先见者也。知几故通微,通微故无不通,无不通故可以尽神,可以体诚,故曰:“思者,圣功之本,而吉凶之几也。”吉凶之几,言善恶由此而出,非几中本有善恶也。几动诚动,言几中之善恶方动于彼,而为善去恶之实功已先动于思,所以谓之“见几而作,不俟终日”,所以谓之“知几其神”。几非几也,言发动所由也。〇圣,诚而已。诚之动处是思,思之觉处是几,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处即是神。诚、神、几,曰圣人。故曰:“思曰睿,睿作圣。”然则学圣人者如之何?曰:思无邪。

圣希天,贤希圣,士希贤。伊尹、颜渊,大贤也。伊尹耻其君不为尧、舜;一夫不得其所,若挞于市。颜渊不迁怒,不贰过,三月不违仁。志伊尹之所志,学颜子之所学,过则圣,及则贤,不及则亦不失于令名。《志学第十》。

百家谨案:此元公自道其所志学也。伊尹之志,虽在行道,然自负为天民之先觉,志从学来。颜子之学,固欲明道,然究心四代之礼乐,学以志裕。元公生平之寤寐惟此。

天以阳生万物,以阴成万物。生,仁也;成,义也。故圣人在上,以仁育万物,以义正万民。天道行而万物顺,圣德修而万民化。大顺大化,不见其迹,莫知其然,之谓神。故天下之众,本在一人。道岂远乎哉!术岂多乎哉!《顺化第十一》。

百家谨案:此圣人奉若天道以治万民也。道不远,术不多,胡为后世纷纷立法乎!

十室之邑,人人提耳而教,且不及,况天下之广,兆民之众哉?曰:纯其心而已矣。仁义礼智四者,动静言貌视听无违,之谓纯。心纯,则贤才辅;贤才辅,则天下治。纯心要矣!用贤急焉!《治第十二》。

百家谨案:治道之要,在乎君心。纯其心,斯成大顺大化。法天为治也。

礼,理也;乐,和也。阴阳理而后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万物各得其理然后和。故礼先而乐后。云濠案:底本此下有“是天地之撰”五字,遍阅《性理》诸书,并无之,疑误衍。〇《礼乐第十三》。

百家谨案:程子谓敬则自然和乐,可以知礼乐之先后矣。

实胜,善也;名胜,耻也。故君子进德修业,孳孳不息,务实胜也。德业有未著,则恐恐然畏人知,远耻也。小人则伪而已矣。故君子日休,小人日忧。《务实第十四》。

有善不及,曰:“不及,则学焉。”问曰:“有不善?”曰:“不善,则告之以不善,且劝曰:‘庶几有改乎!’斯为君子。有善一,不善二,则学其一而劝其二。有语曰:‘斯人有是之不善,非大恶也?’则曰:‘孰无过,焉知其不能改。改则为君子矣。不改为恶,恶者天恶之,彼岂无畏邪?乌知其不能改。’故君子悉有众善,无弗爱且敬焉。”《爱敬第十五》。

勉其善,改其不善,正是反身对证药。绵里藏针,却从软处煞紧。不然,虽懊悔一场,亦无益。吾辈须寻个真自讼手段。

动而无静,静而无动,物也。动而无动,静而无静,神也。动而无动,静而无静,非不动不静也。物则不通,神妙万物。水阴根阳,火阳根阴;五行阴阳,阴阳太极。四时运行,万物终始;混兮辟兮,其无穷兮!《动静第十六》。

时位不能无动静,故有动有静。性本不与时位为推迁,故无动无静。

古者圣王制礼法,修教化,三纲正,九畴叙,百姓大和,万物咸若,乃作乐,以宣八风之气,以平天下之情。故乐声淡而不伤,和而不淫,入其耳,感其心,莫不淡且和焉。淡则欲心平,和则躁心释。优柔平中,德之盛也;天下化中,治之至也。是谓道配天地,古之极也。后世礼法不修,政刑苛紊,纵欲败度,下民困苦。谓古乐不足听也,代变新声,妖淫愁怨,导欲增悲,不能自止,故有贼君弃父,轻生败伦,不可禁者矣。呜呼!乐者,古以平心,今以助欲;古以宣化,今以长怨。不复古礼,不变今乐,而欲至治者,远矣!《乐上第十七》。

乐者,本乎政也。政善民安,则天下之心和,故圣人作乐以宣畅其和心,达于天地,天地之气感而大和焉。天地和则万物顺,故神祇格,鸟兽驯。《乐中第十八》。

乐声淡则听心平,乐辞善则歌者慕,故风移而俗易矣。妖声艳辞之化也,亦然。《乐下第十九》。

“圣可学乎?”曰:“可。”曰:“有要乎?”曰:“有。”请问焉,曰:“一为要。一者,无欲也。无欲则静虚动直。静虚则明,明则通;动直则公,公则溥。明通公溥,庶矣乎!”《圣学第二十》。

百家谨案:《伊川至论》本“明则通”下作:“动直则行,行则传。明通行传,庶乎!”

欲,原是人本无的物。无欲是圣,无欲便是学。其有焉,奈之何?曰:学焉而已矣。其学焉何如?曰:本无而忽有,去其有而已矣。孰为有处?有水即为冰。孰为无处?无冰即为水。欲与天理,虚直处只是一个,从凝处看是欲,从化处看是理。

公于己者公于人。未有不公于己,而能公于人也。明不至则疑生,明无疑也。谓能疑为明,何啻千里!《公明第二十一》。

小害大,贱害贵,于己尽不公处。疑是私意,必也择善乎。学贵知疑,是从悟处得来。

厥彰厥微,匪灵弗莹。刚善刚恶,柔亦如之,中焉止矣。二气五行,化生万物。五殊二实,二本则一。是万为一,一实万分。万一各正,小大有定。《理性命第二十二》。

颜子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而不改其乐。夫富贵,人所爱也,颜子不爱不求而乐乎贫者,独何心哉?天地间有至贵至富、可爱可求而异乎彼者,见其大而忘其小焉尔。见其大则心泰,心泰则无不足,无不足则富贵贫贱,处之一也;处之一则能化而齐,故颜子亚圣。《颜子第二十三》。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