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8-01 18: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531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侯大利刑侦笔记6:天眼追凶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侯大利刑侦笔记6:天眼追凶
作者:小桥老树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推理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侯大利刑侦笔记》,一部教科书式破案小说,百万畅销书《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全力打造的2020年刑侦悬疑巨作!
39桩大案要案、68个犯罪现场、107种侦查手段、614位涉案人员,侯大利这本刑侦笔记,将为您重现真实的案发现场,还原每一桩命案从调查、取证、抓捕到侦破的全过程。
16年为爱追凶,几次直面生死,侯大利把大脑磨炼成电脑,把眼睛淬炼成显微镜,逐一锁定案发现场和尸检中的关键信息。凭借变态级的观察力,他往往透过庞杂的社会关系,率先圈定凶手的行为特征和成长环境,将其缉拿归案。怀着命案必破的信念,侯大利从一个菜鸟迅速成长为行走的刑侦教科书。
翻开本书,带您见识教科书式的破案手法和刑侦智慧!

作者简介:


小桥老树
原名张兵,畅销书作家、重庆市作协副主席。警察世家出身,曾在政法系统工作近十年。从2016年开始泡在重庆市档案馆,精读刑侦文献上万册,解析中外案例370多个,走访一线警察83人,又翻烂了父兄的十几本工作笔记,终于写成这部超还原、超写实的破案小说
代表作:《侯卫东官场笔记》系列、《侯海洋基层风云》系列、《巴州往事》系列、《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系列、《巴国侯氏》。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2010年5月24日,山南省,江州市。

西城派出所副所长陈浩荡正在办公室同西城刑警大队队长大梁刚、法医朱勇谈案子,市刑警支队重案大队长大队滕鹏飞、重案大队一组组长侯大利等人走了进来。

“梁大队,什么情况?”滕鹏飞坐下来,用力搓了搓脸颊,脸上每颗麻子都扭动一番。

梁刚头发花白,脸上很多皱纹,是典型的老侦查员相貌。他翻开笔记本,道:“死者刘琼,三十一岁。今天早上7点31分,刘琼妈妈给刘琼打电话,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她来到女儿家,打开房门时,室内有很大的天然气味道。刘琼倒在地上,已经死亡。经过现场勘查,门窗完好,除了刘琼妈妈,屋内没有其他人进入。刘琼脸上和四肢都有青肿伤痕,脖子上有扼痕。尸斑呈樱红色,这和满屋天然气味道符合。尸检报告显示,殴打形成的伤痕不致命,刘琼的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据刘琼妈妈讲,刘琼和她丈夫高兵感情不好,经常打架,昨天下午两人还吵了一架。”

滕鹏飞道:“高兵在哪里?”

梁刚道:“我们和西城所到达现场后第一时间就寻找高兵,找来找去,没有找到。正准备全城搜索,西城高所长提醒说西城所关了几个嫖客,里面闹得最凶的那个人就姓高。”

提起这事,副所长陈浩荡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在所里管办案,另一个副所长管治安。昨天晚上我们所里端掉了一个藏在大楼里的卖淫窝点,有一个人喝了酒,在现场和所里民警发生冲突,被拘留了。那个人就是高兵。”

得知高兵嫖娼被抓,侯大利若有所思地道:“高兵以前有过嫖娼史吗?近期来过这个卖淫窝点没有?”

滕鹏飞、老梁等人望向陈浩荡。

陈浩荡从山南政法刑侦系毕业后,一直在市局政治处工作,没有直接办案,不熟悉一线工作,对案子的反应比滕鹏飞和梁大队等人要慢一拍,没有明白侯大利问话的真正意思,道:“他是第一次被拘留。近期是否去过卖淫窝点,我不是太清楚。”

梁刚久闻一组组长侯大利的神探之名,但是在具体工作上还没有打过交道,今天算是第一次正面接触,道:“刘琼妈妈认为是高兵杀了她女儿,理由是夫妻感情破裂,她女儿要离婚,高兵不同意,还多次殴打她。高兵承认昨天殴打了妻子刘琼,但否认杀人。他自称打架后心情糟糕,这才去嫖娼。妻子有外遇,他觉得嫖娼理所当然。经过调查,昨天晚上刘琼的情人不在江州。案情本身简单,难点在于线索少。今天请滕大队和侯组长把关,首先要确定案件的性质,是他杀,还是自杀。”

办案侦查员把卷宗情况在投影幕布上进行了展示。

看罢投影,滕鹏飞又用力搓脸上的麻子,道:“神探,你怎么看?”

侯大利道:“刘琼脖子上的痕迹是典型的虎口扼痕,这是他人造成的,而且是在死前形成的。虽然有虎口扼痕,但仍然存在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刘琼没有窒息,这种情况下,自杀的可能性大。另一种是刘琼窒息,他杀的可能性大。我们还得从尸检上再细查原因,看有没有遗漏。”

滕鹏飞道:“十次谋杀九次起于奸情,这是历代办案人的经验总结,这起案子也多半如此。这是我的直觉,但还有待尸检结论验证。”

梁刚道:“我们也认为高兵有重大嫌疑,可是尸检结论又是一氧化碳中毒。所以才请几位高手过来。”

正在谈话时,刑警支队法医室李建伟和一个年轻女子来到办公室。

滕鹏飞道:“老李,你来得正是时候,先看卷宗。”

李建伟接过卷宗,直接翻开尸检报告。

滕鹏飞对年轻女子道:“张小舒,初任培训结束了?”

张小舒站得笔直,道:“报告滕大队,结束了。”

“现在不是正式会场,用不着这么正规。重案大队和法医室联系密切,每次出现场都在一起,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你虽然有临床医学背景,终究不是法医学专业,要多跟着李主任学习,尽快进入角色。”

滕鹏飞最初得知新考来的法医是一名年轻女子时,很是不满,多次发牢骚:“江州法医室在全省都是奇葩,接连出了三个女法医。我们需要能够稳定工作的法医,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影响我们办案。”不过正式见面之后,他还是从正面鼓励了几句。

张小舒刚刚完成初任培训,回到单位第一天就遇到案子。此刻她还没有真正进入法医角色,按照大学里的套路回应道:“我会认真学习。”

滕鹏飞道:“我们招来法医就要能用,你的结论要影响办案结果,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写论文,而是用于工作,这一点和大学不同。”

法医李建伟仔细看着尸检报告,很快发现了疑点。他把卷宗递给张小舒,道:“你再看一看尸检报告。觉得有什么异常?”

张小舒是第一次看到正式的尸检报告,接过来翻看了一会儿,神情专注,眉头紧锁。

李建伟对朱勇道:“你没有看出问题?”

“尸斑呈现樱红色,这是一氧化碳中毒的典型特征。”西城刑警大队的法医朱勇明显有些紧张,道,“李主任,你发现了什么问题?”

李建伟没有答话,转头看着张小舒。

张小舒明白这是李建伟在考校自己的水平,初任培训第一天报到就遇到此案,在几分钟之内找到西城老法医没有发现的问题,难度不是一般高。她精神高度集中,细读法医报告,又把侯大利和滕鹏飞刚才说过的话在脑中过了一遍,寻找法医报告中可能出错的地方。读完一遍后,她的眼光停在了血红蛋白含量上,道:“血红蛋白含量高得异常。在我的记忆中,一氧化碳的中毒程度以血中的碳氧血红蛋白含量为判断依据,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即可致死。死者的心血COHb含量是百分之九十一, 似乎过高。”

李建伟露出笑容,道:“张小舒没有办案经验,就能看出问题,不错。”

表扬张小舒的时候,李建伟的目光扫过朱勇。朱勇被扫得不好意思,回避了李主任的眼光,略微低下头。

李建伟继续问:“张小舒,你想如何解决问题?”

“我建议做一个模拟实验。”

“具体一些。”

“用兔子做实验。”

“家兔和人体差异大,实验可靠性怎么样?”

“虽然家兔和人体有较大差异,但是实验能够反映基本事实,我们在医学院就经常用家兔做实验。”

李建伟同意了张小舒的建议。经过讨论,决定用三组家兔做实验:第一组,用钝器击打家兔头部,并且扼颈,然后将其置于开启天然气的环境中;第二组,用钝器击打家兔头部,并且扼颈,在正常环境中,用天然气管直接对准其呼吸道,使其天然气中毒;第三组,直接将家兔置于开启天然气的环境中。

实验在三个半小时后结束。

第一组家兔在四十七分钟时死亡,心血COHb含量为百分之三十二;第二组家兔在四十九秒时死亡,心血COHb含量为百分之九十三;第三组家兔活了三小时三十一分钟,心血COHb含量为百分之十七。

实验结果出乎意料地明确,心血COHb含量要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得把天然气对准口鼻。刘琼尸体位置在客厅,如果是自杀,那就得先打开天然气,自己凑到天然气孔旁边,吸上几十秒后,再回到客厅死亡。这种自杀方式明显不符合自杀者的行为特征。所以,刘琼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拿到侦查实验结果后,西城刑警大队再次讯问高兵。

高兵的心理防线在警方步步紧逼下终于崩溃,交代了犯罪经过:“我在单位做销售,拼死拼活拉业务,陪客户喝到胃出血,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刘琼是个烂婊子,我在外面赚钱,她在家里养野男人,被我发现过一次。她当时赌咒发誓,说是再也不和野男人来往了。昨天晚上,她想要外出旅行。我原本不想让她出去,后来心软了,还是同意了。我无意间看到了她的手机,里面有一条短信,是那个野男人发过来的。我这才知道刘琼要和那个野男人一起出去。刘琼撕破脸,吵着和我离婚,要明目张胆和那个野男人过日子。随后我们就打了起来,刘琼冲过来抓我的脸。以前在家里,我都让着她,她就真以为能打得过我。如今她不想和我过日子,我为什么还要让着她。我在车间工作过,搬过铁块,力气大。我扼住她的脖子,几拳就把她打晕了。我当时被猪油蒙了心,鬼使神差地把她拖到厨房,打开天然气,直接让刘琼吸。等到刘琼断气后,我也被吓清醒了。破罐子破摔,直接跑去找以前认识的楼凤。我一次要了两个女孩,正在做爱之时,公安就冲了进来。我杀了刘琼,心情很异常,一点都不怕警察,还和警察较劲,以为这样就能够麻痹警察。”

西城侦查员道:“你找以前认识的楼凤,很熟悉嘛,是不是经常嫖娼?”

高兵哭丧着脸道:“全怪那个烂婊子,刘琼做得了初一,我就能做十五。”

梁刚、陈浩荡、滕鹏飞、侯大利、李建伟和张小舒都在监控室看审讯。张小舒是第一次近似于面对面听凶手叙述杀人过程。前一段时间,她敬爱的汪爷爷杀了许海,不过汪爷爷杀人的情况与高兵完全不同,高兵是杀害自己的妻子,汪爷爷却是除掉了一个少年恶魔。在看审讯时,她暗自握紧拳头,充满了对眼前懦弱男人的鄙视和愤怒。

其他侦查员在看审讯时都异常轻松,不时闲聊几句。

审讯结束后,陈浩荡道:“案子破了,今天我们西城所办招待。”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