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8-01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8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大英图书馆·侦探小说黄金时代经典作品集(第二辑)(套装共6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大英图书馆·侦探小说黄金时代经典作品集(第二辑)(套装共6册)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侦探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维尔沃斯花园案》故事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的维尔沃斯,那是个非常前卫的小镇,所有自由的灵魂都能在此找到归属,无论是素食主义者还是异国的宗教信徒。当时信众多的是由古怪的麦尔曼先生倡导的“奥教”。对“奥教”的狂热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温床:憎恶、嫉妒以及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交织在一起,从而引发了这个异常怪诞的案件。不用问,这种棘手的案子肯定要交由干练的梅瑞狄斯督察处理。
《帕洛玛别墅的秘密》随着一起诈骗案在里维埃拉曝光,梅瑞狄斯督察离开阴郁的伦敦,来到温暖明媚的地中海展开协助调查。很快,梅瑞狄斯的注意力被引到了帕洛玛别墅,别墅里住着性情古怪的英国女主人和波西米亚做派的房客们,包括她的侄子、一位画家和一个花花公子等。他们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新房客的到访成了谋杀的催化剂,阴谋的大幕悄然拉开。
《湖区疑案》故事始于3月的一个晚上,在北部湖区一条偏僻道路的附近,有个农夫在德文特修车厂的一辆车里发现了一具可怕的男尸。犯罪现场证据显示死者杰克-克莱顿属于自杀身亡。但侦探小说迷们仅凭书名便可看出,事实绝非如此简单。克莱顿没有自杀理由:他精神状况良好,已与一位叫莉莉-里德的年轻漂亮姑娘订婚,正计划移居国外,而且其银行账户里有巨额存款,修车厂的利润对他来说仅为太仓一粟。但如果克莱顿是被谋杀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切尔滕纳姆广场疑案》故事设定在摄政广场周围的生活圈内,总共10栋房子里住着一群友善但个性迥异的住户。在热忱和谐的表象之下,各种影响关系的紧张情绪在暗暗涌动。本书中作者尝试了新的手法,在犯罪发生之前先介绍主要嫌疑人,奠定一系列谋杀动机——但本书潜在的受害者也不止一个...随着警方的调查,犯罪嫌疑焦点在摄政广场住户间转移,显然人人都有所隐瞒。
《康沃尔海岸疑案》对圣迈克尔崖边教区主教多德牧师和医生彭德里尔来说,每周一晚上7:20的见面是个固定仪式。两位老朋友如往日一样交流,切磋着关于近期新的侦探小说的看法,毫不掩饰自己对侦探小说作家的钦佩之情——他们像蜘蛛那样锲而不舍地编织起一张大网,引着好奇的读者顺着每一根丝苦苦寻找网心的答案。突然,一通电话打破了此刻的平静……
《银色鱼鳞谜案》故事发生在苏格兰,地方检察官在一个深夜突然拜访正在接待尤斯塔斯-黑利医生的约翰-马卡里昂上校。他带来噩耗,玛丽-格雷杰在杜克兰城堡被杀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伤口。她蜷缩在床边,但是四周却找不到凶器。房门和窗户也全都上了锁……”紧接着,第二起凶案接踵而来,嫌犯范围也缩小到几人之中。这时一个关键的问题出现了,为什么犯罪现场会有一片银色鱼鳞……?

作者简介:


约翰·布德是欧内斯特-埃尔莫尔的笔名,侦探小说黄金时代代表作家。埃尔莫尔是侦探小说家协会的联合创始人,曾是一名剧作家和导演。
安东尼-维恩,出生于格拉斯哥,是一名医生,侦探小说黄金时代代表作家,最擅长描写破解不可能的难题。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亲爱的,”哈格·史密斯夫人大模大样走进老考德内庄园的早餐室,“先别跟我说话。我想要静坐一会儿,让思绪缓一缓。我有一个构想!一个绝妙的振奋人心的构想!”她满意地吸了吸鼻子,“啊,我是不是闻到了核桃牛扒的味道?很好,亲爱的,你可以给我上一小份牛扒,加一杯咖啡。忽略我们尘世的身体是不对的,绝对不能忘记它是我们灵魂的临时居所。”

她这是在对秘书说话,她的秘书是一位非常年轻漂亮的褐发女郎,身材时髦瘦削,恭敬有礼的举止对其职位来说再合适不过了。但那恭敬的举止却是她身上唯一不和谐的地方,尽管哈格·史密斯夫人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丹妮斯·布莱克迷人的仪态背后隐藏的是其对雇主难以动摇的厌恶,而厌恶的理由都是些哈格·史密斯夫人绝对不会承认的“胡言乱语”。因为习惯了一张张恭敬微笑的脸、习惯了周围人顺从而周到的服务——哈格·史密斯夫人“理所当然”地认为这都是出于她难以抵挡的人格魅力,而与其富裕的银行账户余额毫无关系。哈格·史密斯夫人喜欢丹妮斯的陪伴,因为她总是那么机敏能干又安静,再加上她有一种浅蓝色的光晕,这让艾丽西亚觉得尤为舒心。

丹妮斯走到餐具柜对面,伺候好哈格·史密斯夫人后,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回到她在餐桌上的老位置。她开始小口小口吃着吐司,悄悄地从她长长的睫毛下看着艾丽西亚。看她一脸满足的微笑,毫无疑问她现在正思绪如泉涌。丹妮斯不禁好奇,她这次的热情又会以何种形式出现在哪里。从她涨红的脸上满是疲惫和慎重的神色看来,这次的构想无疑非常宏大。

10分钟后,哈格·史密斯夫人像拔红酒瓶塞一样“砰”地一下从她的“无我”状态中跳了出来。她伸手去够吐司和橘子酱,又要了一杯咖啡,然后突然说道:

“我们应该10:10去维尔沃斯。你和我一起去。让米莉在9:30准时收拾好我的行李,叫司机在9:45准备好。”

“好的,哈格·史密斯夫人。”

“给恩代夫酒店打电话预定一个星期的房间。”

“好的,哈格·史密斯夫人。”

尽管窗外11月的天气依然阴沉沉的,丹妮斯的心情却一下子亮了起来。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能从老考德内庄园一成不变的沉闷日常中逃离就好。在与世隔绝、湿漉漉的苏塞克斯郡一角待久了之后,连维尔沃斯花园城市这样的地方都像是巴黎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结合体。尽管她已经为哈格·史密斯夫人工作了半年时间,但还从来没有陪她去过这个奥教的坎特伯雷。她常常想象麦尔曼先生、彭佩蒂先生和其他奥教名人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哈格·史密斯夫人曾经口述让她代笔给他们写过信。现在有机会亲眼看到他们了,她觉得这次旅行一定会相当有趣。

她走到门厅给恩代夫酒店打电话,但遗憾地被告知酒店的所有房间都被预定了至少两周。因为这阵正好有一个手工编织大会召开。丹妮斯来到哈格·史密斯夫人的更衣室,告诉她这个消息。

“亲爱的,真讨厌。但我们不能失去控制。你现在立刻给麦尔曼先生打电话,问他能不能招待我们。告诉他事情很紧急。跟他说我有一个关于我们伟大事业的构想,必须立刻跟他讨论。”

“好的,哈格·史密斯夫人。”

10分钟之后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麦尔曼先生其实别无选择,他只能说非常高兴能在寒舍招待哈格·史密斯夫人和她的秘书,并邀请她们共进午餐。挂掉电话的丹妮斯完全不知道这个手工编织大会将彻底改变她的未来。在拿出自己的旧人造革行李箱打包行李时,她完全没有意识到与即将到来的旅行相比,此前的人生都显得无关紧要了。


午餐——意大利面、豌豆派配梅子加奶油冻——结束了。哈格·史密斯夫人立刻迫不及待地把尤斯塔斯拽进书房。尤斯塔斯戴着夹鼻眼镜,相当紧张不安地从眼镜后面看着他的赞助人。他引着她坐下,然后往壁炉里加了一两根木头。

“怎么了,艾丽西亚?”

“尤斯塔斯,亲爱的,”哈格·史密斯夫人夸张地喊道,“我们必须这么做!把所有精力都投入进去,必须立刻开始筹划这件事。我昨天晚上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构想。”

“投入什么?”

尤斯塔斯一脸迷惑。哈格·史密斯夫人打开双臂,好像在拥抱她的这个看不见的宏大想法。

“我们的夏季课程!”她大叫道,“我们自己的户外集会!让所有奥西里斯之子聚在一起,所有人……聚在老考德内。”

“老考德内?”尤斯塔斯阴郁地回应道。

“所有奥西里斯之子!”哈格·史密斯夫人感动地重复道,“所有人。”

“所有人?”尤斯塔斯更加阴郁地重复道,“但我亲爱的艾丽西亚……”

“尤斯塔斯!”哈格·史密斯夫人喊道,“别跟我说你对我的想法完全不激动。我会伤心的,一想到没有你的支持。当然,我们应该跟内殿的成员商量一下。但你知道的,即使他们反对,我们推翻重来也毫无难度。你觉得怎么样?”

“这想法来得太突然,规模也太庞大,我都来不及消化。你是说你打算用自己的庄园老考德内来举办一次奥教的全员集会?”哈格·史密斯夫人点点头,“但你要怎么安排这么多人?我们有,你知道的”——尤斯塔斯歉意地咳嗽了一下——“超过10000名成员。即使只有一半的人参加……”

“帐篷!”哈格·史密斯夫人迅速地插话道。

“帐篷?”尤斯塔斯重复道,“你是说我们可以让大家住帐篷?”

“我能看到其中的精神象征,我亲爱的尤斯塔斯。一排排帐篷整齐地排列着,在其中走动的是我们快乐而虔诚的奥西里斯之子们。我们可以把中式凉亭改造成神庙,搭一个大帐篷专门用来吃饭。所有东西都齐备了——每个细节都很完美,甚至包括野营厨房。这一切都那么漂亮、那么诗意、那么恰当,让我不禁热泪盈眶。我必须坦白,尤斯塔斯,当这个构想消失的时候,我竟然躺在床上开心地哭了。”

“万一下雨怎么办?”尤斯塔斯迟疑地问道。

“不会的。”哈格·史密斯夫人果断地说道,“我对这种事情的感觉都很准。我感觉它不会下雨。我对天气的预测都很准——家族遗传。”

“那佩塔呢?”尤斯塔斯问道,“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当然,还有佩塔·彭佩蒂先生。”哈格·史密斯夫人说道,突然一下子没了之前的底气,“你照我说的立刻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了吗?”

尤斯塔斯点点头。

“他应该马上就到了。我知道在这种大事上,你非常重视他的意见。”

“确实是。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人——非常迷人,肯定是双子座,和莎士比亚一样。”

“呣。”尤斯塔斯带着一丝酸味评价道,“我不是很确定我们应该相信这些占星学上的东西。莎士比亚也曾说过‘错误不在星星[1]’不是吗?而且双子座……”他深思道,“双生子。我一直觉得这是两面派的象征。当然,我不是对佩塔有意见,但有时候确实觉得你高估了他的真诚。”

“尤斯塔斯!”哈格·史密斯夫人惊呼道,“别跟我说你是在嫉妒彭佩蒂先生。你,作为我们教派的先知,居然允许这种令人厌恶的人类感情影响……”

哈格·史密斯夫人停下话头,因为正好这时女仆通知彭佩蒂先生到了。他走进房间,头上仍然戴着他的土耳其毡帽,苍白的脸上挂着热情的微笑。他完全忽略了尤斯塔斯,迈着豹子般轻巧的步伐径直走到房间对面,抓起哈格·史密斯夫人的大手,举到自己唇边。

“真是意外之喜。”他低声说道,“我这一整天都在莫名地期待着什么。而现在……”他退后一步,脸上带上柔软迷人的微笑,“现在看到您!”

他想再次握住她的手,但不幸的是这次哈格·史密斯夫人正要掏手绢擤鼻涕。因此,彭佩蒂的动作让他们两个都尴尬了起来,尤斯塔斯却乐见此景,他有些僵硬地坐到对面的椅子上。

“我打电话叫你过来,”尤斯塔斯傲慢地说道,“是因为艾丽西亚……嗯,也就是哈格·史密斯夫人,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我们商量。”

“真的?”

“彭佩蒂先生!”哈格·史密斯夫人叫道,“我只能寄希望于你的热情了,亲爱的尤斯塔斯不幸地毫无激情。”此时彭佩蒂微微鞠了一躬。“我有幸被激发了一个最妙的灵感。昨晚我躺在床上的时候……”

哈格·史密斯夫人第二次开始阐述她的构想。彭佩蒂的反应则令人吃惊,他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握住艾丽西亚的双手,来回亲吻着她的双手,然后猛地转身对着尤斯塔斯。

“这是一个多么无与伦比的点子呀!我们当然应该组织一个夏令营。以前怎么没有想到!我们必须确保每个分部都有代表来。我亲爱的哈格·史密斯夫人,你对奥教运动的恩惠,我们本来就已经偿还不尽了。而现在,天啊,我们更加亏欠于您了。您觉得什么时间开始……”

“明年6月。”哈格·史密斯夫人接道,她条厘清晰的大脑已经把整个项目的大体步骤规划好了。“这样我们有6个月的时间可以做准备。当然,我们还必须加装自来水、排污系统、淋浴房、供电设施、电话线、洗衣设施、洗碗设备……”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