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8-08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7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抑郁这件事上,你并不孤独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在抑郁这件事上,你并不孤独
格式:EPUB/MOBI/AZW3
ISBN:

内容简介:


◆ 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康复后创办了互助社群“抑郁研究所”,是中国9500万抑郁症患者的线上交流社区,用有温度的方式提供抑郁解决方案,消除患者的病耻感

◆ 16个触动人心的真实抑郁故事,从患病到康复,充满勇气与爱的治愈

◆收录所长近3万字的抑郁日记,真实还原她患病期间的崩溃与挣扎,撕开抑郁的真相,向阳而生

◆壹心理创始人黄伟强、心理情感专家潘幸知、广州白云心理健康研究院执行院长阚成成等名人诚挚推荐

◆3个小时读完,感动、讶异、吃惊、反思……你会重新认识抑郁及抑郁的人孤独又柔软的内心

◆如果你情绪低落、浑身疲乏、失眠,觉得自己毫无价值,不想说话、拒绝社交……你不知道自己是否抑郁,你可以先看看这本书

◆如果你已经确诊抑郁症,陷入情绪漩涡,除了谨遵医嘱用药,你还可以选择翻开这本书,从故事中获得勇气和力量

◆超级有用,帮助大众真正了解抑郁人群,消除偏见

◆超级治愈,真实的抑郁故事用爱交换爱,用孤独陪伴孤独

◆别放弃,一起活到好事发生的那一天!

◆随书赠“抑郁体检卡”,关注自己情绪健康,积极快乐生活

◆护封模切工艺,在黑夜里露出太阳笑脸,愿做黑暗中温暖你的一束光

你情绪低落,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吗?你觉得自己很糟糕,毫无价值吗?你感觉疲乏,想睡却彻夜失眠吗?你内心自卑,害怕麻烦别人吗?你整日不想说话,拒绝社交?……

如果你有这些感受,你可能正在经历抑郁。

这是一本陪伴泛抑郁人群的心理故事读物。2018年1月,作者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康复过程中目睹和倾听了许多抑郁患者的故事,深受触动,康复后她创办了抑郁研究所。书中记录了16个打动人心的抑郁故事,他们有年轻创业者、产后妈妈、当红网络主播、富二代、留守儿童、家暴和性侵受害者等。他们讲述自己真实抑郁经历,从患病到康复,希望这些故事,能带给你勇气和力量!

书里还收录所长近3万字的抑郁日记,真实还原了她患病期间的崩溃与挣扎,让更多人了解抑郁的真相。有数据表明我国泛抑郁人群多达1.8亿人,抑郁症患者达9500万,抑郁也许每天都在你身边发生。所长说:“别放弃,我们一起活到好事发生的那一天!”

这个世界总有一万种方式让我们再次爱上它

愿做黑暗中温暖你的一束光

作者简介:


所长任有病:本名任可,抑郁研究所CEO,25岁入选“福布斯亚洲30位30岁以下精英”,成为2020“医疗科技”榜单最年轻的上榜者。

她重度抑郁症康复后,创办了抑郁患者互助社群:抑郁研究所。致力于用有温度的方式陪伴泛抑郁人群,消除患者的病耻感。已出版《你的第一本抑郁自救指南》。

她说:“在抑郁这件事上,你并不孤独。我们一起活到好事发生的那一天吧!”。

抑郁研究所:2018年任可创办抑郁研究所平台,全网约百万受众,成为国内9500万抑郁症患者的线上交流社区。通过患者社群、公共教育,提供内容科普、抑郁测试、康复课程、线下活动等解决方案,持续推动抑郁康复领域的进步。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放弃从17层跳楼后,他在精神病院等开门
26岁的老狗,确诊双相情感障碍。两次尝试自杀,至今服药6年。17楼楼顶那一晚,是他离死亡最近的时刻,也是人生的新起点。

2014年的一个清晨,一夜未眠的老狗赶到医院,等精神科开门。

“我想死,我想死,我真的想死……”诊室里,他来回重复这一句。

这个大一男生,头天夜里爬上了宿舍楼17层,脑子里的声音将他往下推。6年前他与死亡狭路相逢,6年后的今天,他与我们分享这个“勇者胜”的故事。

奇怪的我:秋冬凄凄惨惨,春夏积极乐观

2011年夏天,我开始为1年后的高考做准备。

作为艺术生的我,认准了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由于目标学校难度较高,我不得不在高三上学期就从老家赴京学美术,怪事在这时开始发生:我发现,秋天和冬天,自己情绪非常低落,一个人惨兮兮地住在地下室,蓬头垢面、邋邋遢遢。可第2年开春回到老家准备文化课时,我又积极起来,学习思路开阔,对生活也充满希望。成绩出来,文化课考得很好,但艺考失利,我落榜了。复读一年,情况一模一样。我只好放弃北电,选择了东北的一所美术学院。

当时我没在意自己的异常,觉得肯定是环境原因:在老家时朋友多,老师看重我,女友对我也好。夏天一来,人情绪也会变好;而秋冬在北京时,因为太缺乏社会支持,才会郁郁寡欢。

现在看,那其实是非常典型的双相情感障碍症状,加上外部环境因素,才让我的情绪周期性地大起大落。

陌生的病:凡·高和我是病友,有点酷?

果然,来东北读书不到一年,临近2014年清明节时,我的心情又变得跌宕起伏。于是我去了学校心理咨询室。那位心理老师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精神医学专业。

有一次咨询,我们一口气谈了四五个小时,把我大大小小的心结都聊了一遍。然而长谈刚过,第2天上午我又去了。这么快又见到我,她也愣了。聊了一会儿,她劝我去医院看看:“你的状态不太对,接近中度抑郁症。”在学校对面那家大医院的精神科,我遇到一位非常靠谱的医生。十几分钟的交谈后,他说:“你这是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得到诊断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什么东西?抑郁症至少听起来挺酷,学艺术的得抑郁症,好像还有点厉害,整个什么双相情感障碍?

后来我就去百度,一看,哇,双相情感障碍看起来严重,可也那么酷,凡·高和一些名人都是这个病。一瞬间我还有点沾沾自喜。确诊后医生给我开了药,药不贵,一个月两三百块钱,我至今坚持服药五六年,几乎没有过副作用。服药后我的状态真的变平稳了,内心安静,人也会积极融入生活。这个诊断结果,也令我释怀:原来,没考上理想的大学和以前遭受的一些痛苦,是因为双相情感障碍,是有理由的,我失败,并不是因为我自己不好。

死亡边缘:为什么这样对我?

没想到,刚服药一个多月,就发生了一件让人痛心的事,这件事几乎将我推到死亡边缘。

在大学里,我和一个女同学彼此喜欢,到2014年4月,关系已经很好了,我们会手拉着手出去吃东西、约会、互送小礼物……俨然一副青年男女谈恋爱的样子。结果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说: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了,不能和你这样纠缠。这引爆了我有史以来最强烈的情绪波动。我想不通她为什么这样对我,想让她出来说清楚,可她坚持不见我。

我爬到宿舍楼17层,当时就想往下跳。那完全是一种病理性的冲动。一种强烈渴望结束生命的意念,像拉响的警报,嗡嗡作响。但我在脑子里马上又对自己说:你绝对不能一个人,必须打电话。

我就打电话给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他会拖住我。我不停地说我想死、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好之类的发泄情绪的话,种种经历全都翻了出来。那是极度折磨的一晚,我在17楼站了一夜,给朋友的电话打了一夜。天亮了,他说:“我用最快速度赶到你身边也得两天,你去看医生吧,这太吓人了。”清早6点,我从楼顶下来,去医院排队。7点多,精神科那位医生拎着包来上班,看见我就愣了——我头一天刚去复诊过,状况良好。他说:“你怎么又来了?”

我说:“我想死。”

他想了一下,说早上的预约号如果没来,就让我先进去。8点10分,他打开门冲我招手。进去之后,我不停地重复一句话:我想死,我想死,我真的想死。

回想起来,那是非常强的求生欲念,我急于帮助自己。

精神病院:为了自杀,我说想喝可乐

经精神科医生诊断,我的状况需要住院,将被转介到沈阳精神卫生中心。大学辅导员和党委书记闻讯赶来,带我过去办了住院手续。让我意外的是,书记和其他男老师接力陪我住在医院,贴身照顾。这给了我莫大的支持。然而,在精神病院,我受到了一个非常不人道的待遇——他们用了一种陈旧的疗法,电休克疗法(ECT)。

ECT,其实就是杨永信电击治疗的正规版本。把患者绑在床上,往静脉里注射麻醉药使其失去意识,然后给大脑通电。等患者醒来,治疗已经完成了。

这种疗法让我的情绪变得异常暴躁,更想自杀了。那时我的父母已经来了,我想到一个办法。我跟我爸说:“我想喝罐装可乐。”

我的真正目的是用易拉环割腕自杀。当然,精神病院防护措施很好,没有成功。后来我深入了解过ECT,也跟行业内的朋友聊过,他们说这东西早就过时了,副作用太大,而且个体差异大,跟前额叶切除手术一样备受争议。我住院是6年前,那会儿ECT大概还不像今天一样,被严格限制使用。在住院的两周内,我接受了四五次电击治疗,因无法忍受而喊停了。

人生逆转:贫困山区的孩子治愈了我

出院后,艰难的康复之路开始。

回到老家,不好的回忆仍在脑子里盘旋。我想,休学一年总不能在家待一年,便偷偷给三个支教组织写了求职信。其中一个回复了我,面试通过,通知我中秋节去上海培训,然后赴贵州支教。

这成为扭转我一生的重大事件,奇迹就发生在支教经历中。

坐了三十几个小时火车,我来到了贵州山区。

他们问我:“你会教什么?”

我说:“画画。”

“还会什么?”

“数学。”

他们说:“那你教英语吧,我们缺英语老师。”

在我成为一名小学三年级和四年级的英语老师后,整个世界都变了!我几乎忘记自己是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孩子们非常爱我,我也很爱他们,那一点一滴的感受,只有经历过才会懂。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6岁的小女孩,她3岁多上小学一年级,6岁就读三年级了。她脏兮兮的,坐在最后一排,成绩也很差。这不怪她,6岁上三年级怎么学得会呢?

我经常陪她画画,她也会叠小星星、小船、小宝剑之类的东西送给我,用的还是“××不孕不育医院”的广告纸。有一天放学,孩子们跟我闹着玩,一群人围着我打,我假装说不要打啦,我要改作业!这个小女孩竟然当真了,一只手抱着我,用另一个小拳头打其他同学,还咬人。我好心疼,赶紧抱着她说老师跟他们闹着玩呢。照顾孩子们的时候,虽然很累,但我一点也不抑郁,一点也不躁狂,一点也不难受。病理性状态完全消失,甚至身体上的一些小毛病,像咽喉炎、脱发、颈椎病,也都好了。支教期间,我坚持服药,但感觉自己的病已经好了。我还遇到了爱情,人生又一次充满美好和光明。

抑郁复发:我用疯狂学习拯救自己

遗憾的是,2015年支教结束,脱离了孩子们、女朋友和支教同事们的关爱,回到萧条的东北,我再一次陷入抑郁。

这次是稳定的、持续性的、恶劣的抑郁,伴随焦虑、恐惧。我不知道怎么和同学、舍友、老师相处。后来我了解到,我所在院校的抑郁症和双相情感障碍发病率很高,每100个人就有四五个在服药的。我用了一种新办法缓解抑郁:拼命学习。

我开始疯狂学英语,过四六级、考研究生……说实话,我对英语也不是很感兴趣,但我发现,学习的时候能进入心流状态不抑郁!

当然,学习方式是关键。抑郁状态下,的确很难深入思考,不妨简单粗暴一点,比如借助单词软件机械性背单词。

在借助软件背单词的时候,你必须思考、必须点击,否则会超时。这样,你就没办法想过去、想未来。只要你脱离了记忆、脱离了未来,跟当下在一起,你就不会出现问题。从格式塔心理疗法的角度讲,这就是保持与现实的接触。点一下,就与当下接触一次。可能你会说,玩游戏不也是一种接触吗?

我试过玩游戏,玩的时候不抑郁,玩完却更抑郁,我猜可能是因为中国社会不鼓励人玩游戏。虽然在玩游戏时能获得即时性的快乐,但玩游戏本身并不能得到自我的心理奖赏。

遵循快乐原则的“本我”得到了满足,而遵循道德原则的“超我”却使人产生了严重的内疚感,这二者无法调和,人们就会更加焦虑、抑郁。

而学习不一样,沉浸于学习既可以使人感到快乐,又遵循了道德准则,所以我能从学习里得到救赎。

获得平静:世界上有太多爱了

然而,学到2016年,抑郁依旧笼罩着我。直到毕业后,我的情况才开始稳定地好转,我好转主要有两个层面的原因。

一是从大学生变成社会人后,发现自己能经济独立。

大学时,明明是成年人,可吃喝拉撒谈恋爱都要靠父母,价值感很低。毕业后,我想完成学心理学的梦想,于是辞职考研,不再挣钱。这种自卑感一直存在于我的心里,就像阿德勒所说的,人天生就是自卑的,因为人幼时所有生活都依附于养育者。

第一年考研,我差了10分没有考过,便去北京找工作。嘿,发现挣得也不少,自己还是有点能力的。其实不需要挣很多钱,只要证明自己能挣到钱,自卑感就会消退很多。

2019年上半年,我潇洒地辞掉了工作,安安静静地看书、备考、运动、休息。稳定的状态持续到10月份,我开始变得有些紧张,并有了一些关于死亡的奇怪想法。我反思是长期独处造成的,于是找了一份图书馆的实习,状态又慢慢好了。考研是大事,情绪有波动是肯定的。考研前,我一度紧张到极致,睡眠质量忽高忽低,有一次吃夜宵,甚至不小心把煤气灶开了一夜。直到成绩公布,我才完全放下心来。

二是感情趋于稳定,这对我精神状态的稳定有极大的帮助。两年前,我和女友发展成正式、稳定的关系,并开始融入她的家庭。

女友有一个充满爱、充满支持的家庭。表面看起来,她家的结构很不稳定:父母离婚,她生活在姥姥家,姥姥和舅姥爷生活在一起。这些人生活在一起,似乎会有些奇怪。但她的家人,每天都会直接表露感情:我很爱你啊,你也很爱我吧。家里房子不大,却有柔软的沙发、温暖的灯光,吃饭时座次没有任何讲究,没人强迫你做任何事。

而我的原生家庭,没人离婚、失业、生重病,但总是你控制我我控制你,充满了肢体暴力、关系暴力、语言暴力、冷暴力……柔软的东西实在太少。

我反思,她家人是有选择地和自己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而不是囿于某种血缘关系。这个家,给了我莫大的抚慰,也是我好转的重要原因。

记忆里,我最早出现病理性的情绪,是6岁读小学一年级时。

反思这些年的经历,我觉得有个问题很重要:之前为什么不觉得自己有病?我的答案是,因为社会文化,因为别人的眼光。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