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8-21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42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后浪创意写作教室:从入门到写出畅销小说(套装共6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后浪创意写作教室:从入门到写出畅销小说(套装共6册)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小说 写作
ISBN:

内容简介:


小说的八百万种写法》

本书由劳伦斯•布洛克在《作家文摘》开设十四年的写作专栏结集整理而成,涉及小说创作过程中的方方面面,本书出版四十余年畅销不衰,此版由布洛克亲自更新修订,新、旧观点的碰撞让这本创作秘籍更加富有生机。

《畅销作家写作全技巧》

这是一本独具特色的小说创作技巧指南,由日本推理小说家大泽在昌所开办的一系列“小说课堂”讲座内容汇集精选而成。

《写小说最重要的十件事》

本书是厄休拉•勒古恩主持“写作工作坊”时的课堂讲义,也是她多年创作及阅读经验的浓缩,聚焦于叙事文与虚构写作最重要的十件事:语言的音乐性、文字间的有机作用、结构与调性、叙述者的视角与口吻……

《小说的骨架:好提纲成就好故事》

本书破除你对提纲可能存在的错误认知,逐点指出写提纲的趣味、好处和技巧,让你的小说框架、层次和节奏都能得到方向性的保障。

《发现你的创造力类型》

本书提出了“创作型人格”这一概念及其5种类型,对每种类型都有详细的特征、类型细分、优势、短板及其改进方法描述,范围涵盖音乐、舞蹈、文学、绘画、影视等文艺领域。

《作家的灵感宝库》

本书是弗雷德•怀特结合三十多年教学经验编纂的一部“灵感辞典”。冒险、征服、悬疑、爱情、成长、逃离、寻找……无论读者想写什么题材,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灵感。

作者简介:


《小说的八百万种写法》

劳伦斯·布洛克,出生于美国布法罗,后定居纽约市。当代欧美“硬汉派”侦探小说标杆,全球知名推理小说家。其曾多次获得爱伦•坡奖、夏姆斯奖、马耳他之鹰奖,并且得到了“美国推理作家协会”颁发的终身大师奖、“英国推理作家协会”颁发的钻石匕首奖等推理小说界重要大奖。

《畅销作家写作全技巧》

大泽在昌,1956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日本著名推理小说作家、畅销书作家。其代表作为《新宿鲛》系列,曾获得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直木赏、日本冒险小说赏等奖项。

《写小说最重要的十件事》

厄休拉•勒古恩(1929-2018),生于美国加州伯克利,世界著名奇幻、科幻小说家,被称为“科幻小说女王”。曾获7次雨果奖、6次星云奖、21次轨迹奖,她还曾获美国国家图书奖、卡夫卡奖及美国科幻奇幻作家协会“大师”称号、《洛杉矶时报》“罗伯特•基尔希终身成就奖”等荣誉。

《小说的骨架:好提纲成就好故事》

凯蒂•维兰德,美国畅销书作家。曾获独立出版社图书奖(IPPY)和国家独立优秀奖(NIEA),美国亚马逊畅销书《小说的轮廓》和《小说的结构》作者。

《发现你的创造力类型》

梅塔•瓦格纳,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撰稿人,Pop Matters专栏作家,为《赫芬顿邮报》《芝加哥论坛报》《沙龙》和《华尔街日报》撰写流行文化和创意专栏,TEDxBU 2017演讲者,曾在营销和公关领域担任执行职务,并获得了专业组织的多个奖项。

《作家的灵感宝库》

弗雷德•怀特,爱荷华大学博士毕业,现为美国圣塔克拉拉大学名誉教授。1997年,他荣获路易斯和多琳娜•布鲁托曹卓越教学奖。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为何创作长篇小说?
想写小说的时候,你最好吃上两片阿司匹林,躺在黑暗的房间里,静静等待这种冲动过去。

如果那份热情没有就此熄灭,那你写小说的时机可能已经成熟了。有趣的是,心怀小说梦的作者们都相信自己迟早会走上创作小说的道路。其实,明眼人不难看出,短篇小说的前景并不十分乐观。在商业上和艺术上,短篇小说作家的发挥空间都十分有限。

短篇小说的境遇并非一直如此凄凉。半个世纪前,这种体裁的重要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如果与顶级杂志合作,著名作家的短篇小说作品可以卖到好几千美元。这些作品常在派对以及社交聚会上被谈起,作家通过这种方式建立的声誉可以为他未来可能发表的长篇小说积累人气。

今天的情形已大不相同。如今在世界各地,短篇小说市场的规模和重要性都在不断下降。刊载小说的杂志越来越少,每本杂志刊载的小说数量也在逐年降低。今天,在为数不多的发达市场内,即便不计算通货膨胀导致的货币贬值,作家的收入也不如他们五六十年前的同行。通俗杂志(pulp magazine)已经式微;曾经百家争鸣的市场现在也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自述杂志(confession magazine)和数量更少的悬疑及科幻杂志。西部小说、运动小说、轻松的浪漫爱情小说等流行小说类别正在消失。以前它们的出版量相当可观——每本杂志都能找到十二到十五篇——如今却已经像渡渡鸟和信鸽一样从我们的视线中远去。

剩余的通俗杂志也并非理想的合作伙伴。侦探小说家所面临的困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二十年前,这一领域的两本顶尖杂志开出的稿费是每单词五美分,被它们淘汰的稿件也会很快被其他略逊一筹的杂志买下。如今,原本只要五美分的糖果已经涨到了二十美分,而这两家杂志社的稿费却一成不变——被淘汰的稿件更是只能流向每单词仅支付一美分的杂志。

对于追求文学价值的小说家来说,前景也不容乐观。很少有杂志愿意刊登纯文学作品,作家即便创作出了这样的小说,也难以获得理想的收入。如果稿件未能被《纽约客》(The New Yorker)、《大西洋月刊》(Atlantic)、《哈泼斯》(Harper’s)以及为数不多的其他几家杂志选中,小说家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向小众文学杂志投稿。这样的杂志最多支付一笔象征性的微薄稿费,有时甚至只提供样刊作为报酬。这样的收入不仅无法维持生计,时间长了,连寄送稿件的邮费都支付不起。

而另一方面,通过写小说挣钱养家完全没有问题。

近来一些小说家收获的巨额稿费令人垂涎,然而我无意对此大肆渲染。因为对于普通写作者来说,无论是新人还是老手,都很少能与畅销书的版税、电影改编以及简装本出版的巨额授权费扯上关系。詹姆斯·米切纳①(James Michener)曾评论过,在美国,作家可能一夜暴富,却时常难以养家糊口——也就是说,少数成功的作家赚得盆满钵满,剩下的大多数却连生存都是问题。他的话有一定的道理——我承认,成功与生存之间,确实横着不健康的巨大鸿沟——但这种说法也有夸张的成分。在美国,作家是可以养家糊口的;如果是一位相对多产的小说家,过上滋润的生活也不奇怪。

经济因素之外,我一直认为长篇小说创作所带来的满足感是短篇小说创作无法企及的。我是写短篇小说出身的,对我来说,创作并发表一篇短篇小说是非常值得骄傲的。然而,至少在我看来,捧着一本封面上有自己名字的书才是真正的文学成就(事实上,我是先发表了一些没有署名的作品,然后才实现这个愿望的)。

创作短篇小说并非易事。智慧和技艺都不可或缺。然而,完成一部长篇小说更意义非凡。对于短篇小说来说,一个好的想法和一点语言功力已足够。如果才思泉涌的话,一个空闲的下午就可以一气呵成。

而长篇小说创作无法一蹴而就。你必须投入几个月的时间,一行一行、一页一页、一章一章踏踏实实地去完成。情节、有深度的人物以及足以支撑六万字或十万字故事的复杂结构都不可或缺。它不是笑谈,不是练手,不是乘人力飞机飞往月球。它是一本书。

在我看来,短篇小说家是短跑健将;如果能写出精彩的作品,就值得赞赏。长篇小说家则是长跑选手,在马拉松比赛中,哪怕不跑第一名,也应该获得观众的称赞。能够完成比赛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以上列举的这些观点似乎都在引导写作者不要立即开始长篇小说的创作。然而我认为,刚刚开始虚构作品创作的新手应该立刻集中精神创作长篇小说。在我看来,长篇小说不仅是终极目标,也是起点。

乍一听,这似乎不合逻辑。刚刚我们才将短篇小说创作比作短跑,将长篇小说创作比作马拉松。马拉松选手不是应该慢慢适应这种距离吗?写作者不是也应该先通过短篇小说磨炼技艺,随后再向更具挑战性的长篇小说发起冲击吗?

确实,很多作家都是这样起步的。我也不例外。一开始,写出一千五百个词,达到短篇小说的最短长度对我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愈发熟练,完成标准的短篇小说已经驾轻就熟,后来,我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很多其他的作家也有类似的经历,但也有很多人在几乎没有认真写过短篇小说的情况下,就投入了长篇小说的创作。想要成为作家,无须遵循固定的路线。对于赶路的人来说,凡是能够到达目的地的道路都是正确的道路。

明确了“条条大路通罗马”之后,以下是我认为写作者应该从长篇小说开始的几点理由。

技巧不是最重要的。这听起来有些自相矛盾——创作短篇小说反而对技巧的要求更高?这好像不太合理。

只有技艺高超的大师才能创作长篇小说?我不这么认为。语言风格上的缺陷可能足以毁掉一篇短篇小说,对长篇小说却不足以造成致命的打击。

你要记住,长篇小说会给写作者提供空间。你可以灵活调整,耐心塑造角色直至其鲜活丰满,发展情节直至其水到渠成、一气呵成。尽管文笔出众总是好事,但只要写作者能够抓住读者的注意力并让他们关注故事后来的进展,文字的质量就没有那么重要。

畅销书的榜单上不乏文字功底差强人意的作者。作品第一章很难读的作家,我可以随口报出好多个,不过在这里就不一一点名了。可能我对语言太过敏感了——写作会大大改变一个人的阅读习惯——我认为他们写的对话很机械,过渡很笨拙,场景构建不够自然,描写也不够准确。然而如果能坚持读到二十、三十或者四十多页,我就能放下对细节的纠结,转而欣赏整体。被作者讲故事的技巧所吸引的我,不再在意他语言上的缺陷。

在短篇小说中,精彩的情节难以掩盖语言的缺陷。故事的长度不足以让人忘掉语言上的不足。

同样,出彩的主题和迷人的题材也可以降低语言的重要性。史诗小说(epic novel)用虚构的形式讲述一个国家的历史,因规模宏大而吸引读者。里昂·尤里斯(Leon Uris)的《出埃及记》(Exodu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还有一类小说会向读者灌输有关某个行业的大量信息,比如亚瑟·海利(Arthur Hailey)的作品。这并不代表这些小说以及其他类似的作品有语言问题,我只是想指出和短篇小说相比,语言风格对于长篇小说来说相对不那么重要。

创意没那么重要。我知道很多写作者因为觉得自己的创意不够有力、新颖或刺激而推迟小说的创作。我能够理解这种做法,因为同样的感觉也让我推迟了自己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按照逻辑推断,长篇小说因为篇幅更长,对创意的要求应该比短篇小说更高。

如果你没有什么好的创意,和短篇小说相比,创作长篇小说反而是更好的选择。因为每一篇短篇小说都需要一个新的创意,或者是对某个老创意的全新诠释。短篇小说的创作过程其实就是对一个创意进行充实,随后稍加修饰形成故事。长度偏短的短篇小说尤其如此,这些字数在一千五百字左右、结局通常出人意料的故事就是将创意稍做加工的产物。

另一方面,长篇小说的创作常常是在没有成熟的创意的情况下进行的。每个月都有很多哥特小说出版,其中大部分的情节都非常相似——一个年轻女孩身陷鬼屋,这鬼屋还通常在荒原上;她会被两个男人所吸引,一位是英雄,另外一位则是反派。另外一类《爱情温柔的愤怒》(Love’s Tender Fury)之流的历史爱情小说也有套路:一位天真烂漫的女主角在不同的历史时代陷入爱河,体验悲欢离合。

西部小说也有固定的五到六种标准情节。悬疑和科幻小说也有一些基本的类型。主流小说界每年都有无数以纯真的失落为主题的作品。

这并不是说撰写小说不需要独创性。只有有创意的作者,才能围绕寻常的主题,完成让读者耳目一新的作品。他笔下活灵活现的人物、层次丰富的场景以及大量独特的情节,让其作品从众多主题类似的故事中脱颖而出。

有时,写作者开始创作时,就已经构思好了这些让作品独一无二的角色和情节。有时,灵感在创作的过程中才涌现。

我本人很喜欢创作短篇小说。然而尽管能从中获得巨大的满足,短篇小说的经济回报却差强人意。我很喜欢带着构思好的想法坐在打字机前,花一天时间把想法转化成成熟的虚构作品。

这是个非常令人享受的过程,因此我愿意多写一些短篇作品——然而每一个故事都需要有好的中心创意,每几千字就要消耗一个创意。我想不出那么多吸引人的创意。

埃德·霍赫(Ed Hoch)专写短篇小说,他似乎永不枯竭的灵感源泉令常人难以企及。作为写作者,他能从构思短篇小说创意并将其扩充成完整的故事的过程中获得满足感。嫉妒之余,我也自知不可能像他一样,每个月想出六七个可行的短篇小说创意。因此,我知难而退,选择创作长篇小说。

你可以学到更多。和许多其他技能一样,练习是提高写作水平最好的办法。任何形式的写作都会让我们成为更加优秀的写作者。

不过,我认为创作长篇小说是提高写作水平的最佳方式。创作短篇小说时,我学到了不少东西。但创作第一部长篇小说时学到的更多,而且此后每次创作长篇小说,都能或多或少学到东西。

短篇小说创作让我学会了如何高效地运用语言。我也学到了构建场景和撰写对话的方法。这些都是很有价值的经验。

创作长篇小说的感觉就像是加大了健身的强度。我感到此前根本使用不到的肌肉得到了锻炼。

角色塑造立即发生了质的变化。此前,我创作的角色是为实现某些具体的功能或者说出某些特定的台词而存在的。有些描述得很好,有些则差强人意,但都没有那种独立于故事而存在的灵魂。创作长篇小说时,角色们似乎都有了生命。他们有自己的成长背景、家庭、怪癖和观点,不再是线条粗糙的简笔画。为了让他们在长达几百页的故事里保持活力,我必须让它们充实起来,因此,长篇小说中的人物更加丰满。这并不代表我最早创作的几部长篇小说中人物就刻画得非常理想。事实并非如此。但我确实从中学到很多。

我还学会了如何在虚构作品中处理时间。我的短篇小说常常只有一个场景,最多也不过三四个场景。而长篇小说的故事往往横跨几天到几周,由许许多多个场景组成。我学会了很多技巧——视角转换、闪回、内心独白,等等。

学习、挣钱两不误。不知道有多少写作者期望即刻得到认可。似乎今天刚刚把纸塞进打字机,明天自己的作品就应该出现在畅销书榜单上。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