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8-23 18: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小说 文学
ISBN:

内容简介:


如果那个夜晚,杨昭没有接到那个电话,
大概她这辈子都遇不到陈铭生。
如果没有陈铭生,她或许就这样平淡地过一生,
只是,她遇到了陈铭生,那“或许”也就不会出现了。
她与他都庆幸,那个夜晚的相遇,
让他们成了彼此*无法割舍的安息之地。

只是这样的时光太短暂,
就像是一个故事刚有了开篇就戛然而止。
她开始尝试开启新的故事,
但没有成功。
如果生命变成只能用“很多年过去了”来形容,
还不如成全这个故事的结局。
让无畏世俗的种子,藏在某个角落,开出明艳的花,
如同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完整怒放!

作者简介:


Twentine(无量渡口),热爱文学,文笔犀利独特,擅长用平实的语言刻画出现实中平淡的生活,于平凡的生活中写出与众不同极富魅力而又引人入胜的不平凡。
代表作:《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忍冬》《有生之年》《阿南》等。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那天杨昭正在工作室绞尽脑汁地折腾一件陶器,电话就来了。

来电话的是杨昭的弟弟杨锦天,他口气平稳地带来了一个消息——他又进警察局了。

是的,又。

杨锦天进警察局的次数频繁得让杨昭在听见这个消息时,几乎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她跟电话那头的弟弟说:“哪家?”

杨锦天说:“凌空派出所。”杨昭听完放下手中的陶碗,眯着眼睛对电话说:“凌空?你怎么跑城南去了?”

杨锦天语气不好地说:“来参加朋友的聚会。”

杨昭说:“然后呢,是在饭店闹起来了?”

“不是!”一提出了什么事杨锦天明显烦躁起来,他语气甚差地说道,“有个朋友喝多了,打车的时候跟出租车司机吵起来,然后就动手了。”

杨昭说:“给人家打了?严不严重?”

杨锦天怒叫道:“是我们被人打了!你快过来!”他喊完就直接摔了电话。

杨昭放下手机,去洗手池冲干净手,把外套穿好,翻开包看了看还有多少钱,然后整理出门。

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外面天已经全黑。杨昭走出工作室的时候迎面吹来冷风,让她紧了紧衣服。

九月的北方,已经开始寒凉了。

杨昭去车库取了车,坐进车里时先点了一根烟。打火机的火苗因为关车门的风蹿动了一下,杨昭抬手护住它。

一口烟吸进,杨昭缓缓地将它吐出来,车内弥漫着香烟的味道。

杨昭喜欢抽烟,不是什么好习惯。大成玉溪是她的最爱。杨昭的家里、车里、工作室里到处放着烟。

她一直将烟抽到半根没了的时候,才发动了车。

杨昭开着车,迅速又平稳地行使在二环路上。她将车窗打开一条缝,让烟顺着缝隙飘出去。

街头灯火通明。

杨昭很快抽完一根烟,她将烟头掐灭,然后才开始想她弟弟杨锦天的事情。

其实这是个可怜的孩子。

三年前的一场事故,让他失去了双亲,杨昭的父母将杨锦天领回自己家抚养。杨昭也是那年回到了这座城市。

她在外很久,久得让她对叔叔一家的惨剧甚至不能感到痛苦。她难过,但是还不到痛苦的程度。至于这个弟弟,杨昭大他九岁,她与他的关系谈不上亲密。

杨家人的相处模式恭敬且疏远,杨昭对小时候的杨锦天印象并不深刻,真正让这个男孩烙印在她心里的恰恰是叔叔一家的葬礼。

在葬礼上,那个十五岁的男孩哭得像是整个世界都塌了。杨家人的感情内敛,杨昭从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也能绝望成这样。

也就是从那天起,杨昭决定留下来。她并没有同父母一起住,而是在外租了一间公寓,她连租了上下两层,下面的用来生活,上面的用来工作。

杨昭尽可能地照顾自己的弟弟,但现在看起来效果甚微。

杨锦天因为事故的原因,休学一年,他今年读高三,正是关键的时候,但是他对学习一点也不上心。杨锦天读的是全市最好的高中,那是他自己考上的。然而中考之后没多久便出了事,之后他再没认真学习过。

不管是杨昭的父母还是杨昭,都没有苦口婆心地劝说过杨锦天好好读书,这是杨家约定俗成的习惯——如果你不愿意,那没人管得了你。

可这不代表他们对他漠不关心。事实上,杨锦天几乎是杨昭生活中最关心的人。

她每个月给他很多生活费,她给他买很多书,希望他有一天能从悲伤中走出来,她也在他需要的时候随时出现在他身边。

就好比现在。

凌空派出所不太好找,杨昭在导航的帮助下也绕了许多圈,最后在路口的一间简陋的小房子前停下了。

这路口昏暗得很,只有一盏路灯。派出所前停着两辆执勤的破摩托,还有一辆出租车。

杨昭下了车,往派出所里走,在路过那辆出租车的时候,她瞟了一眼车牌号——J4763。

那是一辆随处可见的出租车,杨昭只看了一眼就走了。

进了派出所,门口没有看门的。这派出所管辖范围本来就不大,平日来往人员也少,杨昭一直走到最里面的时候才碰到第一个人。

那是个有些发福的中年男人,谢顶十分严重。他看见杨昭,皱着眉头过来。

“你找谁啊?”

杨昭对他说:“我来找我弟弟,他刚才打电话说在你们这里。”

男人啊了两声:“那伙打架的是吧?跟我来吧。”

杨昭跟着他往二楼走,男人边走边说:“现在年轻人就好冲动,跟出租车司机也能打起来,你是家长就好好管管。”

杨昭一句话都没有说,走廊里出奇得安静。那男人回头看了杨昭一眼,杨昭面无表情,男人觉得自己的话没人搭茬有点儿没面子,想再开口,那一刻杨昭刚好抬眼看着他,让男人一瞬间觉得好似自己在偷瞄她一样。男人马上转过头接着领路,也没再说话。他脸色有些不好,这女人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他将杨昭领到二楼,有几间屋子亮着灯,男人带她走到把边的一间屋子,推开门朝里面说了一声:“老王,来领人的。”

杨昭进了屋,观察了一下。这屋子好像是个小办公室,有一张办公桌,上面堆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办公桌旁有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再一旁是两条长凳,凳子上坐着三男一女,其中就有杨锦天。

这四个年轻人好似只有杨锦天还有理智,剩下的都醉得东倒西歪,屋子里开着窗,却还是有着浓浓的酒气。

被称为老王的警察走过来问:“你是谁的家长?”

杨昭没有答话,她走过去,钩起杨锦天的下巴,杨锦天的脸上并没有伤痕。

杨锦天皱着眉头甩开杨昭的手,杨昭问他:“你不是说被打了,伤到了吗?”

老王过来,打了个圆场。

“什么被打啊,胳膊被拉了几下,都没事。”

杨昭听完,伸手将杨锦天的袖子撸起来,杨锦天的手腕上有一圈红痕,有些红肿。杨锦天收回手,不耐烦道:“我没事!”

杨昭转过头,看着老王。

“打人的人在哪?”

另外一个警察看着杨昭里外不顺眼。

其实杨昭没有做什么,但就是这份什么都没做让人觉得她根本没把人放在眼里。

那个警察将手里的一叠材料往桌子上一放,声音虽不算响,但足以吸引全屋人注意了。

他年纪看起来比之前的两个警察都小,三十不到。他眼睛看着杨昭,手指头指着杨锦天。

“酒后滋事!跟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闹事!你是他什么人,就这么教育孩子的?”

“哎哎,小宋你别吵吵。”老王将他指着人的手拍下去,“不是什么大事,回去好好管教一下就行了。”

杨昭站在屋子中央,她看着那个叫小宋的警察。

“打人的人在哪?”

老王的手也停下了,他转头看着杨昭。小宋低声骂了一句,老王把他按下去,又对杨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这几个小朋友晚上喝多了,打了辆车要回家。结果车停下的时候吧,有个老太太也想坐,司机觉得老太太可怜,就想拉这老太太,结果这几个小孩可能是喝多了脑子有点浑,就非不让。”老王说到这,手一拍,“不就这样嘛,这就起了点争执。”

杨昭听完后,看着老王说:“谁先打的车?”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