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08-25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怪谈百物语.事始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怪谈百物语.事始
作者:宫部美雪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推理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凝视深渊的人,也被深渊凝视,聆听怪谈的人,也是怪谈的一部分。这世上是否真的有鬼?那些令人恐惧的、引人哀叹的魑魅魍魉,是不可知的鬼怪,还是我们的内心?

“百物语”是日本江户时代兴起的一种游戏。夏日夜晚,点燃一百支蜡烛,在暗室里围坐讲述怪谈故事。每讲一则便吹灭一支蜡烛。传说,蜡烛全部熄灭时,便会有妖怪出现。

江户时代有名的提袋店“三岛屋”,有个被曼珠沙华环绕的棋室“黑白之间”。某日,少女阿近代替因故外出的店主招待棋友。沒想到对方竟说从庭院盛开的曼珠沙华上,瞥见一张人脸。进而讲述了一桩深藏心底多年的往事。
从此开始,那些心底藏着故事的人,慕名而来。阿近以独特的方式嵬集百物语。

作者简介:


·
宫部美雪
日本著名作家,作品以温暖的关怀为底蕴,富含对社会的批判与思考。
1987年以《邻人的犯罪》出道,当年即获第26届《ALL读物》推理小说新人奖。此后,作品每一出版均登上日本各大畅销书榜,并几乎囊括日本文学界所有大奖。
《魔术的耳语》荣获第2届日本推理悬疑小说大奖;
《龙眠》荣获第45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火车》荣获第6届山本周五郎奖;
《理由》荣获第120届直木奖;
《模仿犯》获第52届艺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奖等6项大奖;
《无名之毒》获第41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读书资源地”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提袋店三岛屋,位于筋违桥前方的神田三岛町一隅。店主伊兵卫最初是将提袋挂在细竹上四处叫卖,后来才自力开店营业,所以取町名为屋号再合适不过。

更何况三岛町一带原本便是伊兵卫经商的地盘。

在江户说到提袋,就属两家店名气最响,分别是池之端仲町的“越川”和本町二丁目的“丸角”。两者都不是沿街叫卖的小贩可轻易取得进货门路的店家,因而与伊兵卫无缘。不过对于两家店所卖的小配件和提袋的设计差异,伊兵卫总是观察入微。

越川与丸角两店中间是条南北狭长的道路,伊兵卫常在此沿途叫卖。挑选那种在名气响亮、价格昂贵的店家购买提袋和小配件(如钱包、羽织绳带、小布包、胴乱(1))的客人,他们大多穿着讲究,正因有钱有闲,才会去名店购物。他们在店里大肆挥霍,采买精致的商品,就像公子哥儿整装准备上战场一样。既然如此,要是在越川没有看得上眼的商品,就会想顺道去丸角瞧瞧;倘使丸角没有,就会想到越川逛逛。若非特别执着于某一店家,想必有不少客人是常常都要光顾两家店的。

换言之,不只两家店里头有客人上门,连接两地的路上也会有客人。这些风雅之士瞥见擦肩而过的小贩挂在细竹上的商品,觉得“咦,这好像不错”时会怎么做?也许会停下来说“等等,让我看看那件商品”。

此外,喜欢附庸风雅或爱好此道者习惯随季节变换身边的配件。因此,当春夏秋冬有新品上市时,伊兵卫便精心挑选商品挂在细竹上,沿此路叫卖。尽管他也在别的市街兜售,做生意的范围并不局限于此地,但唯独走在这条路上时,绝不摆出便宜货,与在其他地方贩卖的品相等级有段落差。

伊兵卫对商品质量颇为用心。越川以设计新颖闻名,相反,丸角则专走内敛高雅的风格。伊兵卫凡事都抢先它们一步,让大家感觉越川好像有这样的货,其实并没有;又感觉在丸角看过,其实也没有。他与妻子阿民总是不眠不休地构思设计各种样式。

他这项计划相当成功。有段时期,伊兵卫(当时叫伊助)沿街叫卖提袋的景象,成为了当地名胜之一。“细竹满是金银粉,筋违桥上沿街卖”,如同路上孩童吟唱的打油诗,伊兵卫扛在肩上的细竹呈现出奢华景象。这首打油诗揶揄伊兵卫在筋违桥上叫卖,所贩之物却价格昂贵,很不相称,不过伊兵卫毫不在意。

沿街兜售提袋的方式有两种,一是以扁担架起两个货箱,二是将商品挂在细竹上。伊兵卫采用后者,但他总多背一个货箱。路过的客人被细竹上的样品吸引,想购买时,他便从货箱里取出同款商品,坚持不将经风吹日晒的货物交给顾客。他心知收取这样的价格,自然该这么做。尽管不少人替他担心,认为这是浪费,一样商品得花两倍价钱,不过伊兵卫可不会白忙。只要将那些样本略微加工,改作其他商品即可,伊兵卫夫妇就是有这等针线巧手。所幸他们有充足的精神和体力,得以不辞辛劳地四处奔波,走遍全江户的旧衣店和布庄,廉价收购裁剩的碎布。

这般孜孜矻矻,终于有了成果。好不容易能拥有一家小店面时,伊兵卫和阿民对地点的挑选毫无迟疑。叫卖多年,承蒙不少好客户的照顾,店面当然得开在这条路上。必须早点让老主顾发现,细竹上满是金银粉的伊兵卫,如今仍在这条路上做买卖。

其实两人原属意越川与丸角的中间地,却始终寻不着合适的店面。历经千挑万选,终于看上三岛町一幢略靠丸角的双层建筑。以新颖前卫设计为卖点的越川,有一批非越川不买的死忠顾客,倘若要借对方的人气开店,靠近丸角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他们就此安定下来。

这幢双层建筑相当宽敞,只做提袋和配件生意的话感觉大了点。然而尽管拥有了自己的店面,夫妇俩仍手持针线,打算亲自教导雇用的伙计技艺,所以多出来的空间正好充当工房。

转眼间,三岛屋一开就是十一年。

店内的摆设如昔,名声却已非往日可比。人们甚至有言,说到提袋便认定越川、丸角是业界龙头的江户人,要是不晓得排行第三的是三岛屋,也称不上风雅,足见三岛屋名气不小。

由于住店及通勤的伙计日渐增多,三岛屋改在小巷子里租房子充当工房。旧工房面向狭小后院的外廊,有一阵子沦为猫咪休息的场所,但近年来店主伊兵卫总与棋友在此对弈。三岛屋的经营平顺,有一名可靠的掌柜,两个儿子也都长大成人,不必担心家业继承的问题,于是伊兵卫玩起了围棋。越晚养成的嗜好,总是越为沉迷,过去唯一的嗜好就是做生意的伊兵卫,如今人生最大的乐趣便是下围棋。

尽管对商品的设计匠心独具,但伊兵卫总自称大老粗,这样的他,难得也附庸风雅地替这房间取名“黑白之间”。虽然大家笑伊兵卫的命名粗俗,但已贵为老板娘的阿民及店内伙计,在不知不觉中也习惯了这个称呼,每逢老板与棋友对弈,众人便开心地谈论今天黑白之间里的战况。

韶光荏苒,春去秋来。

伊兵卫认为花开花谢,虚幻无常,因而不喜种植花木,但不知为何,突然有丛曼珠沙华(2)在后院里生根开花。

曼珠沙华,据说是绽放于彼岸的花朵,俗称“彼岸花”,也有人说其花色殷红如血,常见于墓地,乃吸死人之血而生,所以又称“死人花”。花谢后会冒出细长的叶子,在没有叶子的状态下绽放出妖艳的花朵,奇特的模样为其博得“幽灵花”的称号,令人忌讳。况且此花有毒。

曼珠沙华本是生长于路旁或田埂的植物,生命力强韧。不知是有人播种,还是随风飘来的种子,发现时后院已绽放一朵又一朵独特的红花,三岛屋众人大为惊讶,皆蹙眉认为此物不祥。阿民的得力助手,也是家中资深女侍的阿岛一见此花,登时脸色大变地四处找寻镰刀。

然而伊兵卫却一笑置之。他说,这房间是我和棋友厮杀的战场,彼岸花倒是生得其所。

“不论什么来历的花,都是有缘才会在我家庭院落地生根,冷淡铲除未免太过无情。这花就是在其他地方受人嫌弃,才显得如此卑屈,你们看那难为情似的僵硬模样真是可怜,由它去吧。”

所以这丛曼珠沙华便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

且说,正巧在曼珠沙华开花前,有位姑娘来到三岛屋帮佣。

眼下是初秋时节,所以并非要更替女侍,也不需要递补人手。这名叫阿近的姑娘,芳龄十七,是店主伊兵卫大哥的女儿,亦即他的侄女。

伊兵卫出身于川崎驿站,老家在当地是赫赫有名的大旅馆。不过伊兵卫是家中的三男,而继承家业的是长男,他很早便前往江户工作。老待在家里的话,最后只会跟旅馆里的伙计一样供人使唤,没什么出息。

伊兵卫的大哥对这个靠自己才干开店谋生的弟弟青睐有加,不过这也是后来才有的事。当初伊兵卫沿街叫卖时,他几乎是不闻不问。直到伊兵卫拥有三岛屋后,兄弟间才熟络起来。

伊兵卫生性和善,对大哥态度的转变丝毫不以为意。三岛屋刚开张那段时间,长期协助大哥经营旅馆的二哥因病过世,伊兵卫心痛如绞,想到大哥一定很不安,便主动与他亲近,于是双方开始往来。

他大哥将女儿阿近送来三岛屋,请他们帮忙照料。与其说是来帮佣,不如说是来学习礼貌规矩。不过这可不单纯是爱女心切,想让女儿在出嫁前到江户历练一番,当中其实另有隐情。

一早,阿近得知黑白之间有客人,便着手仔细打扫。家里开旅馆,从小接受训练的阿近做起来是驾轻就熟。

“原本我还担心会来个柔弱千金,没想到阿近小姐这么能干。”

连生性爱唠叨的阿岛也无从挑剔,很快便与阿近打成一片,甚至还如此有感而发,足见阿近是个勤奋认真的女孩。

即使是知名旅馆,只要不是官家的驿站,旅馆老板的女儿绝对当不成千金大小姐,家中的大大小小都得和伙计一起卖力工作才行——阿近如此说明后,阿岛对她似乎更加佩服。

“像阿近小姐这样,根本不必到别人家学礼仪。这次到店里帮佣,应该是您家乡的父母和我家老爷夫人谈好的,想替您在江户找个好人家,肯定没错。”阿岛压根儿不清楚阿近寄住三岛屋的原因,只有伊兵卫夫妇知情。投入工作多年,阿岛错失好些姻缘,才会语带羡慕地说出这番话。望着她那深信不疑的丰润脸庞,阿近落寞地回以一笑。

“我谁也不嫁,只想好好待在夫人身边学针线,日后成为独当一面的提袋师傅。”

拜托,谁要您这么做啊,阿岛完全没当真。不过阿近确实已打定主意不回川崎老家,不论再好的姻缘上门也绝对不嫁。

阿近拧干抹布,用力擦拭着榻榻米的接缝处,不久,她突然停下手中工作,庭院里摇曳的曼珠沙华映入眼帘。花朵盛开至今不知过了多少时日,但那红艳色泽毫无褪色的迹象。好强韧的花。

那坚强的姿态与背后流露出的孤寂,触动阿近的心。

——好在叔叔没砍除这些花。

这种花和我一样,卑屈地活在世上。阿近向红花投以微笑,接着又擦拭起榻榻米。

阿岛的推测没错,当初伊兵卫夫妇并非是要阿近到店里学习规矩,而是打算收她为养女。虽然不知道阿近心里的想法,但他们很清楚她已无法重回老家。既然如此,就让她在江户优哉地体验千金小姐的生活,一起游山玩水,学习嫁人该有的礼仪后,再替她找个好对象。特别是儿子都已长大,始终没女儿承欢膝下的阿民,非常期待与阿近能像母女一样相处。即将成人的两个儿子,听从伊兵卫的吩咐到其他店家帮佣,学习如何从商,所以阿民备感寂寞。

然而,阿近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她十分排斥外出,说得更坦白一点,她视此为畏途。她害怕人群,要她到外面上课或游山玩水,简直是痴人说梦。

话虽如此,打扮成千金小姐的模样,比筷子重的东西一概不拿,成天窝在三岛屋内像洋娃娃般过日子,当然更不行。阿近想工作,想活动筋骨全身心投入工作。唯有这样,她才能忘却盘桓于心中的悲伤、后悔,以及责备自己、埋怨别人的那段痛苦回忆。

她无人可依靠,不得已,只好投靠小时候见过一面,早遗忘长相的叔叔。起初对阿近来说,这也是种难忍的煎熬。置身于陌生人群中异常艰辛,不,无论认识与否,只要是“人”,阿近一概畏惧不已。

所以在老家遇上那事,家人聚在一起商量阿近今后的生活时,阿近一度想遁入空门。她对人又怕又厌恶,无法敞开心胸,坚信只有神明能救她脱离苦海。

阿近的父母吓得面如白蜡,执起阿近的手劝道:“你年纪轻轻,说什么傻话,千万不能有出家的念头。”阿近抽回手,终日与父母泪眼相对,就在这时候,三岛屋主动提议要代为照料阿近。

阿近悲切地向叔叔婶婶告知事情的原委,甚至坚持——你们若不肯答应我的要求,我会主动离开,找寻能不断分派工作给我的雇主。伊兵卫与阿民颇感为难,但两人并未糊涂到忽略她眼中的意志,于是决定达成她的心愿。

从那之后,阿近便不曾踏出三岛屋一步,每天都在忙碌的工作中度过。

阿近来没多久,三岛屋便辞去先前在阿岛手下的两名年轻女侍。尽管不清楚个中缘由,阿岛却很欣赏阿近,她明白主人的心思,对待阿近相当细心,且办事机灵,只留她和阿近共事,阿近也较自在,这算是伊兵卫夫妇贴心的安排。此外,那两名女侍似乎对年纪相仿的阿近十分感兴趣,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她们一再探问、说长道短,带给阿近不少困扰,套句阿岛的话,“这样正好把麻烦赶走”。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Tips:这是小编做的一个公文写作的公众号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