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9-05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244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池袋西口公园系列(套装共4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池袋西口公园系列(套装共4册)
作者:石田衣良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推理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池袋西口公园》是“池袋西口”系列全新版本的第一册。本书包括八个中篇,聚焦层出不穷的事件和形形色色的人群,最终集中于池袋街头的少年身上——他们被主流社会视为“边缘”“小混混”,但他们遵循自己的道义和规矩,亦有自己真实的爱恨情仇,当伙伴或社区陷于危机时,甚至能够成为“街头英雄”。从他们的处境中,读者可一窥日本城市化过程里家庭、社区甚至社会整体经济政治的样貌,理解个体在其间切身的痛楚。
  作者石田衣良凭借《池袋西口公园》在1997年登上日本文坛,此后发表了多部短篇、长篇作品,涉及犯罪推理、青春、爱情等多种类型,成为脍炙人口的大众小说作者,并于2003年获第129届直木奖。他的处女作《池袋西口公园》不仅发展成了系列小说,还衍生出漫画、电视剧等多种形式。
  高中毕业后,真岛诚找不到正经的工作,帮母亲看水果店外,最爱去不远处的池袋西口公园消磨时光。这个年轻人流连忘返的地方,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犯罪与危险也暗流涌动。阿诚在这里同少女理香结下友谊,然而好景不长,一日,阿诚惊闻理香的死讯。为解开好友之死的谜团,阿诚与“G少年”帮派首领安藤崇一起,追寻恐怖“绞杀魔”的蛛丝马迹,不惜化身多个角色穿梭于黑白两道,只为使公园复归和平……

  《骨音》是“池袋西口”系列全新版本的第二册,本书包括八个中篇。
  秋意渐浓的池袋西口公园,街友频频遭遇袭击,是谁对他们怀揣如此恶意,抑或这只是小鬼们的恶作剧?东京Live House,黑暗中热气翻涌,令哥特乐迷神魂颠倒的神秘之音,如深海鱼雷爆炸——模糊不清,却带有钢硬特质,无与伦比的速度感,如箭一般直插心喉。
  这新鲜、尖锐而隐隐恐怖的声音中,是否藏有解开池袋袭击事件之谜的密匙?真岛诚与G少年们,再次为一系列诡异而麻烦的委托行动起来!

  《灰色的彼得潘》是“池袋西口”系列全新版本的第三册,本书包括12个中篇,并收录许知远推荐序。
  那个神秘的男孩,穿霜降灰私立学校制服、买得起昂贵的手办、自由行走在池袋的御宅族街道。不为人知的是,看似无忧虑的“彼得潘”却做着秘密生意,把好色、愚蠢的大人们玩弄于股掌间,但当他的生财之道引来嗅到铜臭味的疯狂鲨群,他不得不向本地侦探真岛诚求助……
  毕竟,池袋可不是小飞侠的永无乡。

  《数据库的蜘蛛》是“池袋西口”系列全新版本的第四册,本书包括12个中篇,并收录许知远推荐序。
  放在口袋里的秘密小盒已是我们的救生索,偶尔外出时忘记携带,就会不安得好像自己一丝不挂般。那薄薄的机器里,装着公开以及隐私的种种信息——那是不知何时会破裂的致命危险品。
  初次来信,对素有“麻烦终结者”之名的真岛诚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作者简介:


 石田衣良,1960年出生于日本东京江户川区。1984年成蹊大学经济系毕业。曾任职于广告公司,后以自由文案工作者身份活跃于业界。
  1997年出版中篇小说集《池袋西口公园》,获得小说杂志《ALL读物》第36届推理小说新人奖,并登上畅销书籍排行榜第一名的宝座,此后一路攻占连续剧、漫画领域,甚至影响日本新一代的精神层面,以“IWGP”的旗帜在青少年间引起一股热潮。2001年的小说《娼年》和2002年的小说《骨音》分别入围第126届及第128届直木奖候选作品。2003年的青春小说《十四岁》获得第129届直木奖。被日本文坛誉为“现代感觉的妙手”。代表作有“池袋西口”系列、《孤独小说家》。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你知道世界上最快的声音是什么吗?

它不是夏天轰隆而来的雷声,也不是改装机动车风驰电掣的发动声,更不是风雨过后象征天晴的、清脆的小鸟叽喳。它的速度,比这些声音还要快,快得多。是的,也许你不会想到这是什么。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自己,在与它面对面之前,都无法意识到它的存在。

很低沉、很朦胧,但同时又异常尖锐。没有任何征兆,就瞬间出现。它只执着于自己的速度,奔腾咆哮着,感觉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但刹那间就把你整个包围。它不像是出现在你的耳畔,而是直接剧烈地震撼你的神经。

我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声音,是在池袋的Live House(1)。这声音集中了各种速度的全部特性,形成饱含激情的光圈,环绕着充斥在楼层里的所有小鬼。而他们,只能以顶礼膜拜的姿态,沉醉着,呼喊:

“太帅了!继续吧!”

关于这些小鬼,还是有必要和大家交代一下。他们虽然看起来空洞无聊甚至颓靡,可以算是这个社会遗留下的畸形“产物”,但感官却极为敏锐。所有东西,他们都能够非常轻易地将之划分为“酷”与“不酷”。而这声音,就被他们断定为“酷”,但这种声音的由来,估计这些小鬼就没有心思去考虑了。

对他们来说,能欣赏到如此之快的声音也就足够了。对其他任何事物的考虑已经不存在,大脑只是完全处于一种被征服的状态。

伴随着他们的呐喊,喇叭牛仔裤仿佛也被注入了情感般摇摆着。这声音,这世界上最快的声音,让小鬼们享受其中、根本意识不到那背后的付出。

在这个颠覆的世界中,鲜血不是我们的目的,肉体只是一种客观存在。而杀人,也只不过成了一种附属品,一种伴随而来的结果罢了。

我们真正想要的,不过是一种让我们热切渴望的、近乎完美的事物。

今年夏天池袋最流行的,是可以露出股沟的低腰裤,还有就是对街友的恶意攻击事件。这里的街友,指的是那些露宿在公园里面的、上了年纪却有着奇特爱好或经历的老人家。

而我,只是将自己定位为旁观者。这两件事情,都没有令我产生太大的兴趣。

炎热的七月和渐凉的八月,我依然在西一番街的水果店看店,同时断断续续地进行一些专栏写作。不谈恋爱,不接案子,至于有没有爱情就全部交给读者您来想象了。我仍旧如流浪般徘徊在池袋的大街小巷,读了很多的书,写了一些专栏。而其他的时间,几乎都是无所事事。

我在一本书中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拥有镜子的孩子。”

我觉得这句话和我的状态很像。我也像是拿着一面小小的镜子,站在街头。从镜子里面,我可以看到东京的街景,当然,还有那些小鬼的身影。在我的眼中,这个世界有着淡淡的蓝色以及不够充实的厚度。有时候,我也会转换一下镜子的角度,希望能从中反射出世界未被发现的另一面。当然,会为这样的行为欣喜的,只有那些生理年龄二十岁以上、却还保持着单细胞小鬼特征的人。

谁能真正理解小孩子的烦恼呢?

我可以。小孩子几乎都不喜欢写作文。

每当Street Beat要交稿之前,无论灵感是否已经衍生出来,我都无法静静地坐在一个地方,而总是要来到街头无目的地徘徊,像是成了一种习惯。街上那些看似平常而又简单的手机铃声、汽车鸣笛声,甚至是行人边走边吐露的细密谈话,都会像相互碰撞的音符备份在我的脑海中。这样在池袋的街头体会两个小时之后,我就可以在脑海中编织出一段有节奏的文字。

只要第一句话构思出来,我就会立刻冲进一家位于罗曼史大道的汉堡店,这家名叫Vivid Burger的狭小快餐店,成了我近几个月来的书房。

九月,马上又要到交稿的日子。我穿过自动门,以习惯性的姿态和语气来到老柜台前点餐。

“老样子。”

留着金色长发、戴着三角纸帽的隼人,不耐烦地回答:

“又只要咖啡吗?反正你在这儿一待就那么久,要不然尝一下我们的套餐或是汉堡吧?”

他一边说一边露出牵强的笑容。至于他推荐的汉堡,其实我之前就已经见识过了,不过就是把油腻的肉片和鸭梨片一起夹在面包里,感觉不到一点儿美国汉堡的味道。

“只靠这种食品来招揽客人,我估计这家店也撑不了多久了。”

“嗯,可能吧。”隼人边说边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咖啡机。因为目前店里唯一的正式员工没来上班,所以他还要代理店长的职位。

“来,咖啡,让您久等了。”

和咖啡一起摆在我面前的,还有一块在任何快餐店都可以买到的派。

“这不是我点的啊?”

“我请你的。你忙完了来找我一下吧,我有事儿想请你帮忙。”

隼人一边说一边旁若无人地摆弄着自己的帽子。可以明显地看出,他的头发在多次染烫后,已经变得毛糙干燥,无精打采地趴在脸上。不得不说的是,隼人其实是在池袋很有名气的一个乐团的副吉他手,虽然对摇滚乐手来说,他的脸颊未免有些过于丰润。不过,谁都会有一两个缺点的。

顺便说一下,我的缺点就是过于心软有些爱哭。不过,想必有些女生会觉得这样很可爱吧。

等我的文字布满两张稿纸时,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了。池袋也迎来了它的又一个黄昏。身穿华美套装的酒店公关,以及套着各色运动服的特殊服务小姐,拎着千篇一律的路易威登和爱马仕,纷纷走过楼下的罗曼史大道准备上班。

估计是通过店里的摄像头看到我在收拾电脑,隼人立刻倒好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了上来。

我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隼人依旧露出牵强的待客笑容。其实,我连他的本名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乐团后天会在池袋Matrix举办现场演唱会,我这边还剩了一些票。”

“这样。那我就来一张吧。”

“谢谢啦。可是这样还是感觉太冷清了。阿诚,你和G少年的头目不是兄弟吗?能不能帮我顺便提一下?只要他开口,演唱会的票一定很快就卖完的。”

崇仔那张仿佛冻结于南北极的笑脸顿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那冰冷的笑容感觉简直无法直接去碰触。我真希望能让这嬉皮笑脸的吉他手亲自见识一下。不过说实话,我和崇仔的关系实在没有他形容的那么亲密。

“我看还是算了吧。想从他身上得到好处基本不可能。要是你还想在这儿待下去,最好还是别打他的主意。”

说完,我拿出钱包。隼人不情愿地点点头,抽出两张票放在我面前。我正想告诉他一张就够了,他却说:

“你肯定要带上女朋友吧?一共八千块。”

考虑到面子问题,我只好硬着头皮掏出八千块钱,看着瘪下去的钱包,心里当然很不是滋味。

为了使刚才疲于写作的紧张状态放松下来,我踏进了池袋西口公园。坐在环形广场的长椅上,闭上干燥发涩的眼睛。那一瞬间,竟然感到从四面八方涌来了无数的声响,像波涛一样席卷我的周围。

那是被我们忽略的或者说是习以为常的声音。它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我们却没有去注意它。伴随着徐徐的微风,我感觉到了残存的知了清脆的叫声,仿佛可以判断出它们正趴在哪棵树甚至哪根枝干上。伴随着远处汽车的行进声,《教父》的主题曲盘旋在空中,与气压的流动完美结合,如风一样倾泻下来。当然,还有世界上最自然的声音,来自微凉的风,来自树与枝的摇曳,来自空气的流动。这是一个城市最和谐的状态,没有修饰,只是这样流到我的耳畔。

我沉醉在这自然的声音中,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才仿佛把自己唤醒。感觉刚才因为思索过度而发热的头脑已经彻底清醒,整个人干净得好像大桶纯净水。深呼吸,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没有什么比自然的声音能够给予我更多的欣慰了。我好像已经融入这个城市中,成为它客观存在的一部分。完全放松自己,尽管没有钱、没有梦想,也没有女朋友,附着在池袋底部生活倒也不坏。就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去考虑日本的未来吧!反正我已经没办法更堕落了,因此也就完全不考虑改变自己。

就像路边最不起眼的小石头,它们不懂得自我反省,也没有人指望它们会蜕变成闪闪发亮的钻石。

伴随着轻松的心情,我起身离开池袋西口公园。走到广场的红绿灯旁,那辆手推车又出现在惯常摆摊的位置。被蓝色塑料布包裹着的纸箱里,摆放着刚上市不久的各类杂志,以一百日元一本的价格出售。

“嗨!小伙子,你是真岛吗?”

我本来打算悄悄走过去,却突然被一个男人叫住,他的声音深沉而又喑哑。我转过头去,看到一张严肃的面孔以及灰白相间的络腮胡。

“我一直在这儿等你,可以借几分钟聊聊吗?”

他相貌威严,本以为身材一定很高大,没想到站起身来,比我还矮了十厘米左右。他身上穿着发旧的牛仔外套和牛仔裤,脚下是一双褐色的西部仔靴。他刚说完话,一个明显是街友的男人便从暗处钻了出来,帮他看着摊子。

“跟我来吧。”

他的声音充满了不容拒绝的权威感。我还来不及思考,就又和他一起回到了刚刚离开的池袋西口公园。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