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9-15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17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黑色印记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黑色印记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小说 文学
ISBN:

内容简介:


“我们被敌人送进集中营,也被朋友送进集中营。”
法国的巴黎有一座大屠杀纪念馆,纪念馆入口处的墙壁上刻满了名字,七万六千个名字,那是“二战”时法国被德国纳粹占领期间,所有被法国移送出境的犹太人的名字。

1999年的秋天,20岁埃莱娜来巴黎上大学,她知道这是人生的转折点,她不知道这更是另一个人重新开始生活的起点。
埃莱娜学的是考古专业,她擅长在纷繁的历史中发现线索:
一个拥有四个名字的神秘人物——
一个名字是H.R.桑德斯,他是埃莱娜男朋友从小崇拜到五体投地的畅销书作家;
一个名字是丹尼尔,埃莱娜的舅爷爷,家族中的另类,每次旅行回来都会给她带纪念品;
一个名字是皮特,穿梭在世界各地,拯救陷于危险中的孩子,无往而不胜的英雄;
一个名字是摩西,他们都是从水里被救起来的,他们的家人都为了救他而抛弃了他。
他们是四个人,也是一个人。
逝去的悲痛历史,不灭的战争阴影,锥心的人性抉择……在多重身份背后,丹尼尔究竟背负着怎样的过去?埃莱娜又能否找到真正的丹尼尔在哪里?

作者简介:


黛博拉·海薇-贝尔特拉(Deborah Levy-Bertherat) 在巴黎高等师范大学教授比较文学,这本书是她的第一部小说,通过细致描写探寻记忆伤痕的深处,编织细密的故事线揭露人性,抵达内心。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公园历险
每当埃莱娜回想起那个秋天,她在巴黎的第一个秋天,眼前立刻浮现出的是同邻居小男孩约拿在卢森堡公园漫步的场景。约拿有一套习惯,近乎仪式。只要他们一穿过铁栅栏,他便跑到空空的门卫岗亭里躲起来,关上矮矮的门,刚好露出头顶。他在里面待上片刻,假装有头狮子在附近转悠。埃莱娜装作担心的样子寻他,他随即冒出来,发出胜利的欢笑。她坐在沙坑边的长椅上看他挖沙子,他时不时跑来,把捡到的硬币交给她,要她拿在手里。他沿着小径捡拾光滑油亮的马栗子,把自己的口袋塞得满满的,然后是埃莱娜的口袋。待到马栗子全捡完,约拿便用枯叶给他妈妈做几个花束,把公园里泥土和雨水的气息捎回家。

纪尧姆常伴他们左右。埃莱娜和他刚认识不久。在奥尔良历史学院度过漫长的三年之后,埃莱娜终于进了考古学院,和纪尧姆成了同班同学。打一开始,她就注意到他高高的个头,听课时,她坐在他身后两三排,有时目光落在他的后颈,看到他低低的发际线。他们本不该交上朋友。埃莱娜20岁,希望自己显得成熟些,她把头发盘成髻,穿高跟鞋,嘴唇涂得猩红。纪尧姆比她大两岁,却热衷于一切能唤起童年记忆的东西。在卢森堡公园散步时,他常出钱让约拿玩旋转木马,因为喜欢看着他骑。孩子挥舞着棍子,朝他们做手势,纪尧姆冲他喊:“圆环!抓住圆环!”他恨不得自己也变成4岁,可以骑在大象背上旅行。他从小卖部买来明胶做的鳄鱼软糖,自己能吃掉大半。他给约拿讲在缅甸丛林或亚马孙雨林里迷路的冒险家的故事,教他模仿双引擎飞机故障后发出的声音,他讲得入神,约拿听得入迷。

10月中旬,有一回散步,纪尧姆第一次提起《黑色印记》。当时他们正在果园的小径上,坐着圈椅,脚搁在椅子上,约拿在另一把椅子上把收藏的矿石一溜儿摆开,小心翼翼地清点。那天,纪尧姆想起了自己童年时代的各种藏品,邮票、鸟羽毛、穿孔的石子、樱桃核儿、连环画(《丁丁历险记》《唐吉与拉韦杜尔》《布莱克与莫蒂默》)及系列小说(《米歇尔》《六个伙伴》),还有他最爱的《黑色印记》。他尤其钟爱第一本,由一场坠机开始,主人公是唯一的幸存者,身负重伤。约拿丢下清点工作跑来听故事,埃莱娜站起身,在金属圈椅上坐得太久,后背和屁股疼。

她走了几步,稍远处,隔着金属网,一名园丁正在采摘苹果。巴黎市中心的苹果树上竟然结了苹果,真不可思议。她冲两个男孩喊道:“你们瞧啊,有苹果。”可他们并没有在听。园丁装满篮子走了。白日将尽,埃莱娜说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马上要关门吹哨了。纪尧姆边走边答应约拿下次接着讲故事。埃莱娜帮约拿把矿石放进口袋,拉起他的手回家。

阁楼上的房间
她刚搬进瓦万街一处阁楼上的小房间,紧挨着米什莱街的考古学院。父亲的舅舅让她借住在这里,他自己则住在底楼。她来了以后就没见过他,他出门旅行了。不过两人没有一点共同语言,他不在正合她意。房间低矮又逼仄,床占了靠里面的一整堵墙,幸而有一扇真正的窗户,跪在床上可以打开窗,看到院子里有一棵纤细的小树,一只蜥蜴在墙上勾勒出老人的侧影,掠过锌皮屋顶可以看见埃菲尔铁塔的尖顶。

她对巴黎有一些模模糊糊的了解,但不包括蒙帕纳斯和卢森堡公园之间的这片街区。9月底刚搬来的那段日子,趁着天气晴朗,她转悠了很长时间。整个秋天都温和得出奇,谁能料到狂风暴雨即将来袭?埃莱娜探索了一下周边,在瓦万街和布雷亚街,看看橱窗、旧书摊、中式快餐店,药品杂货商把五颜六色的桶挂在帘子下面,糖果商冲她招手。田园圣母街灰蒙蒙的灌木丛里,有一尊德雷福斯上尉的雕塑,脸藏在一把断裂的军刀后面。渐渐地,她越走越远。

邻居以为她是罗什先生的外甥女。“是外孙女。”她纠正道。“哦,不好意思,他看上去太年轻了,”他对家人什么都没有交代,邻居却知道他去了火地岛,10月24日回来,“勇气可嘉,真是个奇人。”她觉得他们谈论的似乎是另一个人。这个女邻居接着拜托她去幼儿园接儿子,于是埃莱娜渐渐习惯了每周两次同约拿去卢森堡公园,一直待到傍晚。

10月将近中旬的一个下午,在门廊下的信箱前,她遇到一对很老的夫妇,男人抬了抬羊毛格子鸭舌帽,露出头顶的一片褐色老年斑,他跟她握了手:“您就是那位考古学家吧?欢迎来我们家里做客,丹尼尔肯定跟您说起过我们,科莱特和吉姆·佩尔勒瓦德。”但她对这个姓毫无印象。他妻子亲吻了她,重复了一遍“埃莱娜,大名鼎鼎的埃莱娜”,她的声音听起来像年轻女人,但说话不利索,发髻松了,一绺长长的白发像没有系紧的吊索一般垂落。夫妇二人满心喜悦,他们刚刚在信箱里发现一张从乌斯怀亚[1]寄来的明信片,巴塔哥尼亚的绝美山景照,丹尼尔从没有忘记他们,每次旅行都会给他们寄一张。埃莱娜打开信箱,里面是空的,她从未收到过舅爷爷的明信片,据她所知,家里其他人也没有收到过。

丹尼尔一年中总有一段时间在世界各地旅行,因此在罗什家族聚会上很少见到他,难得几次到场,也总是迟到,他头发乱糟糟的,永远穿着那件磨损的、皱巴巴的米色派克大衣,衬衣领子的一角从里面露出来。在埃莱娜小时候,这件派克大衣曾令她着迷,衣服上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口袋,外面有,里面也有,一直延伸到袖子上。

在家族聚餐的宴席上,丹尼尔总是坐在孩子那桌,远离大人。孩子们要他讲故事,他便开始讲那些奇幻的历险故事,一边滴溜溜转着眼珠,一边模仿各种嗓音、口音、动物叫声,绘声绘色地描述离奇的情景,用一连串的双关语,突然哈哈大笑,让人莫名其妙。棍子面包的面包头掰成两半,就成了在奥里诺科河[2]混浊的河水里追捕他的凯门鳄的嘴,为了逃命,他站起来自由泳;或是在冬天的泰加森林[3],灯笼熄灭了,他被嗥叫的狼群团团围住。丹尼尔把刀叉竖起来,在餐巾下抖动,像暴风雨中的帐篷桩。孩子们的父母想让他闭嘴,“看你把他们吓成什么样了”,可他充耳不闻,“继续,继续”,直到孩子们不再要求。埃莱娜的弟弟放声大笑,但她知道,当天晚上她会听到他说梦话,每次皆是如此。

进餐结束,祖父会用餐刀敲敲玻璃杯,让大家安静,然后用洪亮的嗓音说一段话,接着大家唱起歌。孩子们离开餐桌,丹尼尔独自待着,沉默不语,一动不动,目光迷离,时不时摸摸左胸的衬衣口袋。他任何时候都穿着口袋上有纽扣的衬衣,并且左边的口袋总是扣起来,里面放着一个香烟盒大小的东西,隔着布料猜不出是什么。

在门廊下告别了拿着巴塔哥尼亚明信片的佩尔勒瓦德夫妇,埃莱娜爬上六楼的房间,松开发髻,脱下让她扭伤脚踝的高跟鞋,赤脚站在六边形地砖上,快乐地感受那份凉意。她很快适应了这个房间,虽然狭窄,但能掠过巴黎的屋顶看风景,她尤其看重的是,在这儿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夜晚,她躺在床上,脚搁在窗台上,身边放一袋无花果,读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书。

在最初的日子,房间里唯一让她不舒服的是墙上一幅带框的油画的复制品,一名穿白裙、身后有支烛台的少女的肖像。在这张可能比原作小一些的黑白照片上,画面看上去阴森可怖,少女身体扭曲,双目圆睁,手指紧紧按住膝盖。更糟的是,每到傍晚,映照在窗玻璃上的夕阳点燃了那袭白裙,少女在火焰中扭动身躯。画框钉在墙上,无法取下。几天以后,她忍无可忍,用透明胶在画上贴了一张从杂志上撕下来的从空中俯瞰大地的照片,之后便再也没想起这幅画。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