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langTianlang  2021-09-15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38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会读才会写(套装5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会读才会写(套装5册)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论文 写作
ISBN:

内容简介:


《会读才会写:导向论文写作的文献阅读技巧》(豆瓣评分8.6)
本书使用作者独创的阅读密码表,教学生在阅读社会与行为科学期刊论文时,如何将其作为在结构、技巧和语法方面可解码的文本处理。书里的技巧让读者能够进行系统化的阅读、笔记,并以易辨识、易提取的格式实现海量信息的组织。
在这本小书里,作者老老实实地,甚至有点琐碎地告诉读者——他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书;他总结的文献阅读密码表是如何发展出来的。性急的读者可能会觉得有些文字是多余的。但交代这些实用小技巧的前因后果,也许能帮助读者更加融会贯通地理解文献阅读的原则,以便在社科之外的专业领域应用这些技巧,获得帮助。

作者简介:菲利普·钟和顺,安大略理工大学犯罪学副教授,拥有哲学学士、语言学硕士和刑事司法学博士学位。

《社会学家的窍门:当你做研究时你应该想些什么?》(豆瓣评分8.7)
本书是一本学术工具书。作者援引超过数十年研究与教学的经验,倾囊相授他一生所知做研究的窍门。本书侧重于帮助研究者从研究问题的提出开始就通盘进行思考,完善研究计划。作者的建言,帮助研究者进一步深入了解自己的研究,同时诱导出新的研究想法。

作者简介:霍华德·S. 贝克尔(1928— ),社会学芝加哥学派当代代表,艺术社会学等前沿领域标杆人物。

《期刊论文投稿解惑与写作建议》
你可能并不知道,当你感叹论文发表难的时候,学术期刊的编辑们感叹的却是“好稿件少”。你的论文如何能让审稿编辑“眼前一亮”,本书可供参考。
这本小册子介绍了论文发表的基本知识,但同时也在探索性地讨论如何更好地做好研究。本书并没有致力于提出一套完整的知识框架,而是采取齐美尓在探讨理论时所采取的一种做法,即从一些具体的问题入手,围绕这个问题进行相关理论或知识点的阐述,从而传达本书作者的理解和看法。

作者介绍:赵联飞,社会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社会学研究所社会调查与方法研究室副主任。

《学会选择:批判性思维实践手册》(豆瓣评分7.9)
生活中,为何有的人总能选对专业、找对工作、遇到灵魂伴侣,总能在人生的关键点上作出最佳抉择?
时间不能倒流,我们一旦选择,就必须承担其带来的后果。本书将引导你使用批判性思维规则作出明智且令人满意的选择,使你在得到心灵宁静的同时意志坚定起来。
书中系统讲解了成为一名批判性思维者应具备哪些思维方式及相应的训练方法,力图引导读者面对生活中的大小选择,用批判性思维权衡各种因素,作出最优的选择。同时从多角度帮助读者分析影响个人观点的因素,为读者提供了对个人写作、演讲的观点进行有力论证的方法。

作者简介:Sherry Diestler长期从事批判思维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其才华得到了培生教育出版集团的认可。

《爱上统计学(中译本)(第2版)》(豆瓣评分8.1 )
本书非常清晰地阐明了整个抽样调查、统计检验的思想和逻辑,比如在什么时候需要用到什么样的统计技术,对刚入门的人特别有用。比如什么时候用独立样本T检验,什么时候用非独立样本T检验等。

作者简介:尼尔·J·萨尔金德(Neil J.Salkind) 在堪萨斯大学心理学和教育学研究系从教35年。他开设的课程有发展理论、生命全程发展理论、统计学和研究方法。他获得马里兰大学人类发展的博士学位,发表了80多篇专业文章,也是一些大学教材的作者,如《人类发展理论导论》(Sage,2004)、《爱上检验和测量》(Sage,2006)。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连环杀手是警务部门的噩梦。要想将系列杀人犯捉拿归案,得动用大量的资源:要组建跨警区的专案组;要将专案组收集到的情报进行记录、研究、归档和提取(Kirppel和Birnes,2003);如果有联邦调查局这样的联邦机构参与,专案组内部常常还会产生部门间的矛盾;牵头调查的警官要对正在展开的调查进行掌控,要将可能的线索、嫌犯和调查进展向自己的上级(警察局长或市长)汇报,要通过每日简报和媒体人员进行沟通,但又要注意不能泄露过多信息给嫌犯,因为嫌犯可能正在关注每日新闻来确定警方到底掌握了多少情报(Kirppel和Birnes,1995);警探要接受调动,从自己经手的日常案件抽身,去投入连环杀手案件的调查;因为自己的日常生活被打乱,他们的家庭生活受到了影响,士气也遭到了打击;如果专案组未能在适当期限内将凶手捉拿归案,所有投入的资源都会撤回(Reichhart,2004)

但是在启动最初调查之前,必须有人站出来,断定这一系列受害者都指向同一个凶手。如果警务部门的低层警员坚持主张,所有受害者背后有唯一的凶手,他常常会受到同事和上级的孤立、嘲笑和惩罚。20世纪70年代,Ted Bundy在美国西北部猖獗一时,悄悄杀害了一个又一个受害者,而当时“连环杀手”无论是作为一个概念还是作为一个词语都还不存在,因此Bundy案件调查组中的首席侦探Robert Keppel首先得说服自己的同事,让他们相信所有受害者都是被同一个凶手所杀。

与此类似,温哥华警察局(Vancouver Police Department,VPD)的Kim Rossmo警官甚至使用了地理剖面技术,竭力向同事证明温哥华地区大量失踪的妇女都受害于同一个连环杀手。当Rossmo警探向当时的重案组督察汇报自己的发现时,他的顶头上司并没有表扬他或是称赞他的创造性工作,反而呵斥了他,拒绝认可或支持他的工作。如果当时温哥华警察局的上级警官认可了Rossmo的发现,他们肯定就会全力调查在养猪场工作的农夫Robert Pickton,正是这个农夫后来被证实杀害了许多妓女,还用她们的尸体喂猪(参见Michleburgh,2010)。

有时,道出显而易见的事实的人并非来自于警界。常常是受害者的家人或密友去提请记者注意,被报告失踪者和被证实受害者之间有着明显的联系;有时是好奇的记者无意中察觉,不同尸体的发现地点、不同受害者被人最后见到的地点或者是其被害方式暗合某种模式;有时是一个皮条客遇见了他的女孩失踪前的最后一次“约会”对象,从而替警察发现了凶手(Reichart,2004)。这些例子都是通则的例外。无论对于受害者,抑或对于其家人和负责这些案件的警探来说,连环杀手都是他们的噩梦。

但是英语专业的女本科生喜欢连环杀手——她们会乐此不疲地阅读“恋尸狂Ted Bundy”“绿河杀手Gary Ridgeway”,“食人王Jeffery Dahmer”、“开膛手Jack”等人的故事。在一系列普通写作课上,英语专业的学生常被要求挑选一个主题,然后在老师指导下就此写一篇“研究论文”。因为普通写作课只要能提高学生的写作水平就行,没有(像19世纪美国文学、乔叟、莎士比亚这样的)指定内容,因此允许学生选择任何感兴趣的话题。我就曾经教授一门名为“美国谋杀案”的课程长达七年,其间没有任何社会学、哲学或语言学的学生出于对连环杀手的痴迷,去选修这门关于谋杀的课程,但奇怪的是,英语专业的女本科生热爱这个主题,就像恋尸狂热爱尸体一样。

如果有人要这些学生描述她们关于系列杀手的文章,她们常常会说出自己最喜欢的连环杀手的名字,就像加拿大男人对自己喜欢的冰球运动员津津乐道,又像真正的芝加哥人能够对1985年芝加哥熊队的成员如数家珍。接着她们还会讲述自己读过的关于这个杀手的罪案实录(所有三本都读过哟),谈论控制欲过强的母亲怎样把他们的童年变得悲惨可怜,最后“导致”他们的暴力倾向的产生。然后我就会问,“知道了,那么你的论文是怎样丰富了关于系列杀人案的文献呢?”“你这是在说什么啊?”学生通常会问。“我在说,你对系列杀人案进行了研究,那么它对于连环杀手的现有文献,起到的是支持作用还是否定作用?如果你关于连环杀手的研究发现,或者说对他的认识,有别于这个领域的学者,那么差别又在哪里?”我得到的回答往往是“我的论文属于案例研究”这类的话。这样,当学生走了以后,我常常会懊恼得以头抢地。

这样的谈话一个学期又一个学期地重复了五年之后,我逐渐意识到本科生,尤其是英语专业的本科生,根本不懂什么才算是社会科学研究论文,他们完全把研究论文和读书报告混为一谈。看起来他们一旦写出了10~12页长的隔行打印的文章,就觉得自己已经拿出了一篇“研究论文”。也就是说,学生们是根据篇幅而非结构、形式或者逻辑来界定论文的。10~12页长的对别人研究的简单概述可以有很多叫法,但它绝不能称作一篇研究论文。

Landrum(2008)将这类论文称为“学期论文”,亦即概述其他人研究发现的论文。Landrum(2008)指出,仅仅是在心理学领域内,从激进到保守,就有12种不同的写作任务。仅仅对他人研究进行总结的论文充其量可以称之为综述论文。但正如Silvia(2007)所指出的那样,“综述性文章最常见的缺点就是缺少创新点。有的作者重述别人的研究却不给出结论,还有的作者介绍对立的理论却不解决争议” (1) 。总的来说,关于上述常见的写作误区有两种解释:(1)即使通读了他人的现有文献,仍然没有涌现出新观点;(2)没能进行简明扼要的概述:“复杂的课题需要言简意赅的概述——没有这样的概述,你的创新点就会淹没在浩如烟海的现有研究中。”(Silvia,2007,p. 106)。

上面这些说法当然都是正确的。写研究论文跟写小说不一样:我们不用去“塑造”人物;也不用去创造人物间或人物内心的冲突。相反,研究论文要解决“已有文献和目前发现间的早已存在的冲突”(Landrum,2008,p. 14)。也就是说,在动笔之前已经对文献进行了综述,对数据进行了分析,并且已经知道将会写出一篇什么样的论文;我们知道自己的研究结果是支持其他人的已有研究还是与之相抵触。但是,写作过程中的,或者说写作之前的一些和已有文献相关的步骤被忽略了——正因为其理所当然,所以反而被视而不见,但没有这些步骤开路,合理的研究就是无本之木和无源之水。

一个不正确的假定是如果写作者预先没有想出新的观点,他们就无法写出新的观点。实际上社会科学期刊上的研究文章中,随处可见现有论文中未得到充分研究的新观点。文献中总会有各种空白和缺陷,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作者们才会在论文中讨论自己研究的局限性,并对未来的文章提出建议。这已经成为一种大家心照不宣的方法,来为自己未来的研究设定框架,或者为他人提供路径,帮助他们完成现有文献中未完成的工作。所以说,写作者之所以不能写出创新的观点,真正的原因是他们还没有学会批判性地阅读他人的论文。

第二个缺陷来自文章细目管理这一重要步骤的遗漏。设想一个硕士研究生准备撰写一篇关于连环杀手的学位论文,这个学生已经锁定了50篇最近15年发表的经同行评议的期刊文章,并且通读了这些文章。然后该怎么办呢?“对每个研究进行严肃的描述”需要投入大量的工作和精力,即便是仅仅拿出一份粗略的概要,这个学生都必须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对文献进行加工处理;而且除非他坐下来,用一张白纸记录那些在文献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模式和研究空白,否则本应涌现的批判性观点就会在漫无目的的阅读中不知所踪。因此,首先要解决这个有关写作并且先于写作的组织管理问题——怎样阅读才能促进新观点的形成和完善,以免在写概述时腹中无物;而同样重要的是,该怎样管理“浩如烟海的已有研究”中蕴含的信息?

大多数教授都是一步步从硕士生到博士生走过来的。我敢肯定他们在写学位论文时也曾自问,“这么多信息,到底该怎样组织、分类和提取,才能更好地实现我的目的?”也许是好运相伴,我们通过一次次的试错,误打误撞、磕磕绊绊地走过来了,哪怕这一实践后面并没有像样的理论支撑。从教大约六年之后,我意识到学生们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他们不知道怎样写社会科学研究论文的原因之一是没人教过他们。美国大多数本科生所修的英语写作课都是通识课程中的一门必修课,而这些通识课程被视为修专业课之前“必须排除的障碍”——学好专业课才是硬道理。此外,教这些课的老师的专业背景常常也与心理学、社会学以及犯罪学相去甚远。

作为一名老师,不管是阅读学生的论文还是为其打分都让我头疼。发还论文给学生时,如果他们领回的论文(以及上面的评语)是一片红色的话,我就会尽量避免与他们的眼神交流。我会尽力在转瞬之间就完成论文的交接,因为我讨厌自己发放的论文上有负面评判,哪怕这满篇的红色完全是这篇拙劣论文罪有应得的、逃不掉的结局,而且我更讨厌把论文交还给学生时的眼神交流。我还发现大部分论文中学生们总是在重犯同样的错误,而且是初级错误,大多数论文中我给的评语都大同小异。这种无用功让我很气愤,因为这让我的工作变得很无聊。这种愤怒会演变成悲伤,还带有几分沮丧,最后我会陷入绝望,只有看不动脑筋的电视节目才能让我从中解脱。我发现连续几小时阅读学生的糟糕论文之后,自己就连一个像样的句子都写不出了;我还发现不动脑的电视节目连续看上几小时以后,就什么句子都写不出了——哈哈,这都是我在为自己找借口啦。

为了最大程度地减轻我批改学生论文的负担,也为了找回我做老师的起码感觉,我摸索出了一种方法,既能够满足评判学生书面作业的需要,又能够让我煞有介事地走一下做老师的过场:我发明了一种评分密码表。自从为学生常犯的错误编码以后,我再也不用逐一为每个学生的论文长篇大论地写评语了。这使我得以从重复性的评语写作中解放出来。哪个学生想要提升自己的写作水平,只要关注自己论文上的密码就够了,如果他们有够上进的话,再买上一本Strunk和White(1979)的《风格的要素》(Elements of Style ),然后按照密码的指引,来查阅相应页码上的内容就行了。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