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10-23 18: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盲跃:索何夫科幻佳作选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盲跃:索何夫科幻佳作选
作者:索何夫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科幻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盲跃》是索何夫的首部科幻短篇集,除收录了《出巴别记》和《桃花源记》等获奖代表作,还有《风暴之心》《二人谋事》《盲跃》等九篇质量上乘的新作。
这收录的十一个精彩的故事皆以星际殖民时代和席卷宇宙的“大崩坏”为背景。这些发生在不同时期、不同星球、不同种族身上的故事,互相交织、缠绕,构成一个兼具独特性与可拓展性的幻想世界。
在这些故事里,有背叛也有复仇,有不甘也有抗争;有暗地里的阴谋,也有明面上的冲突;还有外星生命、超科技……多角度的视点与多元化的思想,配以轻松诙谐的创作手法,极大地丰富了“索何夫宇宙”的骨肉,也让我们得以一窥索何夫那神奇的脑洞。

作者简介:


索何夫
历史学硕士,人文科学准票友一名,科幻、科普文学资深创作与评论者。爱好藏书及囤积各类资料,常年在书写幻想故事的同时试图从其中看出科学依据,并在进行科学普及时想入非非。曾混迹网文奇幻圈三年,后转投科幻,从2013年起创作科幻小说,2016年起创作科普文学。曾获得2014年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新人奖,并四次获得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2015年最佳中篇小说银奖与最佳新秀奖、2016年年度新秀奖、2019年最佳中篇小说银奖),现暂居南京。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七十千米,不能再近了。”杰摇了摇头,修长的黑色眉毛拧成一团,“教授,我必须提醒您,‘蔚蓝之灵’只是一艘二手拼装货,虽然它的性能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还算令人满意,但我必须承认,它有时候可不像您想象的那么……结实。就算您已经租下了这艘穿梭机的使用权,我也必须为您的——以及我自己的——生命安全负责。”
说出这番话让杰感到很不自在。追风者们通常不会受人雇佣,也很少在冒险过程中带上乘客,但杰是个例外——这一切还得从四年前的一场小小的不愉快——尽管某些当事人或许不这么认为——说起。当时的杰还是个刚入行的毛头小子,与大多数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一样,更习惯于用荷尔蒙而非大脑来思考问题。而在火卫一航天中继站的酒吧里,正是这种思考方式给他惹上了麻烦——没错,把正在殴打自己女友的恶棍从孤立无援的小女生身边轰走确实是件见义勇为、利人利己的好事,但在撂倒那家伙后又朝他的裤裆补上一脚就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了。更糟糕的是,那家伙的女友居然在法庭上站到了她那位负心男友一边,一起朝着他狮子大开口,结果杰不得不东挪西借,向那家伙支付了三十五万信用点的赔偿才勉强摆脱了蹲班房的厄运。
尽管在随后的几年里,杰尝试了一切办法来减轻自己的债务,但这笔钱仍然连本带利地滚到了五十万,他的债主开始失去耐心,银行更是威胁要拿“蔚蓝之灵号”来抵债。在债务的层层重压下,濒临绝境的杰甚至一度动起了自杀的念头——直到若望•罗孚特找上他为止。这位教授用五十万信用点的高价租下了“蔚蓝之灵号”六个月的使用权,并雇佣杰作为他的私人飞行员,随后,他们就乘着飞船来到了这颗代号为MG77581A3,甚至连个正式名称都还没有的类木行星的轨道上,开始了教授那所谓的“调查活动”。
“六十千米!”若望•罗孚特的嗓门并不算高,但他的语气已经清楚地表明,他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任何让步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头发灰白、身体硬朗、即将年满六十三岁的若望•罗孚特像军人的地方要远远超过像教授的地方。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在十二年前的一次舰艇碰撞事故中意外负伤瘫痪,这位教授的肩膀上应该已经缀上至少一枚将星了。不过,因伤致残并没有磨损他作为军人的内在气质。在大多数时候,这位前邦联太空军中校似乎都将“蔚蓝之灵号”当作了他过去指挥的那艘石弩级护航舰,而把杰当成了他手下的操舵士官。“注意控制速度,相对距离接近到九十千米后收帆,到七十五千米时启动前部发动机。照我说的做,不准废话!听明白没有?”
“明白,‘长官’。”杰用尽可能讽刺的语气说出后一个词,但若望•罗孚特只是毫不在意地扬了扬花白的眉毛,同时以长官检查下属工作的挑剔态度看着杰逐一察看左下方的一连串仪表,为接下来的收帆工作进行准备——与那些被设计为在类地行星稀薄的大气层中飞行的穿梭机不同,追风者的穿梭机并不完全依赖化学能冲压式发动机提供飞行的能源。这些穿梭机的外形比一般穿梭机要扁平,翼展更宽,更适合滑翔,追风者在它们的机翼内安装了一系列由充气材料组成,可以自由收放的减速伞状“风帆”,从而有效地利用类木行星大气层中永无休止的狂风作为飞行动力。一名技术娴熟的追风者可以利用这些帆顺着风向连续飞行十几个小时,而其间只需要让发动机短暂地开机几分钟。
不过,使用这些风帆所带来的潜在危险也与它所提供的便利不相上下:在收放充气风帆时,追风者的操作必须慎之又慎,任何微不足道的疏忽或者故障,都有可能让穿梭机因为丧失平衡而落入湍流,被席卷行星大气层的狂风撕得粉碎——或者更糟,直接栽进下方几百千米的液态氢海洋中。
值得庆幸的是,杰的这次收帆作业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两块面积比“蔚蓝之灵号”的机翼还要大的充气风帆里填充的氦气很快就被排空,从当中裂成两半。几十根高强度合金缆绳在低沉的窸窣声中疾速收缩,在短短几秒钟里就将已经瘪下去的风帆收回了机翼下的舱室里。接着,杰以最快的速度调试了“蔚蓝之灵号”的六台冲压发动机,并启动了位于机首两侧的两台。伴着发动机运转的低沉嘶吼,两道高温气流尖啸着朝机首前方喷出,对抗着时速达到一千两百千米的可怕狂风。随着冲压发动机提供的推力变得越来越强,位于仪表板顶端液晶显示屏上的空速计示数也开始由最初的每小时一千两百千米直线下降,逐渐降到八百千米、六百千米、四百千米、两百千米……最后终于停在了每小时一百一十五千米——这正是那股风暴移动的速度。
“距离五十七千米,与目标的相对速度已经下降为零。”在念出这两个数字后,杰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在两年前的一次冒险中,他曾经在天王星表面接近到离一股气旋不足四十千米的地方,并在那儿连续拍摄了十分钟,但那股气旋的直径还不到眼前这股的一半,它周围的风力也要小得多。现在,这股巨大的气旋已经占据了“蔚蓝之灵号”透明座舱超过一半的视野,气旋暗褐色的表面在黯淡的阳光下散发着恍如世界末日般的强烈压迫感,即便是杰这种经验老到的追风者也会为之感到片刻的震撼——这是一种被埋葬般的恐惧,因为自身渺小而受到的震撼,是潜藏在人类基因深处但早已为大多数人所遗忘的,对于不可抗的强大自然力的恐惧。“教授,我们……呃……我是说……”他吞了口唾沫,“那个……电磁浮标已经……呃……已经准备就绪。”
“很好,启动电子浮标的仪器舱,五秒钟后发射第一枚。”从若望•罗孚特的声音中听不出丝毫的恐惧或者惊愕——即使他真的产生了这种情绪,也已经被他仔细地掩盖了起来。不过话说回来,杰并不认为罗孚特教授有可能对眼前的气旋感到恐惧。毕竟,对一个参与过海恩γ星残酷的反暴乱作战,指挥护航舰分队镇压过新埃利斯暴动——不过,当地那些揭竿而起的亚裔移民后代坚持认为这是一场“起义”——且见惯了血与火的老人来说,一道无生命的气旋多半并没有什么可怕之处。毕竟,当年被邦联维和部队炸毁的新埃利斯太空港的体积和这道气旋也差不多大,而那里面可是有两万个活生生的人……
“小子,你怎么了?没听到我的话吗?”若望•罗孚特用强健有力的手臂重重地拍了拍杰的肩膀,这才让他猛然回到现实,“我要你发射一枚电磁浮标,马上!”
“呃,是!”杰连忙点头,同时伸手按下了位于左手边的一块小型控制面板上的几个开关。在接手这份倒霉的工作之前,杰一直为“蔚蓝之灵号”宽敞、简洁且充满个性化情调的舒适座舱而感到自豪,但若望•罗孚特毫不留情地将这一切通通剥夺了。在租下“蔚蓝之灵号”之后,他拆除了座舱里的智能饮料机、小型冰柜、音乐播放器、自动化按摩装置和其他个性化设置,然后又粗暴地往里面塞进了一大堆棱角分明,散发着冰冷的金属气息与恶心的机油味的仪表设备,这些该死的设备把座舱占了个满满当当,让“蔚蓝之灵号”的座舱变得比20世纪的阿波罗飞船内部还要狭小。“一号电磁浮标已经准备就绪。”杰说道。
“发射!”罗孚特点了点头,示意杰按下仪表板上的红色发射钮。片刻之后,一道暗橙色的火光从“蔚蓝之灵号”的机腹下方直蹿而出,以近乎与地面——假如类木行星的液氢表面可以被称为“地面”的话——平行的角度向前飞去。尽管若望•罗孚特教授管“蔚蓝之灵号”携带的这些东西叫作“浮标”,但它们的结构其实与20世纪的老式探空火箭相去无几,一旦被发射出去,它们就会按照预先设定的路线绕着被选定为目标的气旋来回盘旋,并持续向气旋内部发射电磁脉冲信号,直到它们的火箭发动机的固体燃料耗尽为止。
在过去的整整两个星期里,杰的全部工作就是在这颗冰冷的类木行星大气层中追踪一个又一个被他的雇主认定为“具有研究价值”的气旋,并向它们发射这些所谓的“浮标”。杰并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而他发射出去的那些“浮标”又有什么样的功能,若望•罗孚特也从未向他提起过。但杰可以确定的是,无论他的雇主打算用这些浮标达到什么目的,雇主肯定都还没有成功——他注意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若望•罗孚特教授正变得越来越暴躁易怒,也越来越缺乏耐心。而在这两天里,每当杰向气旋发射“浮标”时,这位生态学家都会在紧握双手的同时低声喃喃自语,似乎在祈祷着什么。
不过,无论若望•罗孚特在向哪个神祷告,他信奉的神灵多半都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还没等这枚电磁浮标接近目标,它就在空中撞上了一道仿佛凭空从阴影中浮出的小型气旋,在一片诡异的寂静中无声无息地炸成了一团渺小的火光。这团橘色火光只闪烁了短短一瞬,接着就被不断旋转的黑色云团吞噬了。
“该死的,是次生气旋。”杰朝着雷达屏幕上看了一眼,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在极少数情况下,大型气旋附近会出现一个或多个与其沿着相同轨迹行进的小型气旋,就像跟随在鲨鱼身边的食腐鱼类一样。由于活动区域贴近大型气旋,这些次生气旋很难在远距离上被雷达、肉眼或者其他手段探测到,这使得它们在某些时候甚至比那些威力强大的大型气旋还要危险。“直径二点五到三千米,与我们的距离不到二十千米。就在一分钟前,我的雷达还没有发现它,这东西很有可能是刚刚形成的。”
“刚刚形成?”若望•罗孚特若有所思地说道,“有意思。”
“呃?”
“这或许不完全是个巧合……”生态学家继续说道,他的声音中既有疑惑与担忧,也有隐约的兴奋,就像是一个即将在全班同学面前听到自己的考试成绩被公布的优等生,“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征兆——表明我们已经接近成功的征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放弃这次机会。继续前进!”
“什么?继续前进?”杰只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你疯了吗,教授?继续前进?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相当危险了,再往前就是死路一条,更何况这周围还有次生气旋出现!可以的话,你就把那该死的租金收回去吧,我是绝不会……”
手枪子弹上膛的清脆咔嗒声从杰的脑后传来,杰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发现一支银色的大口径手枪正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这支仿古柯尔特的点四五手枪的套筒和握把上都镀着银,在枪身一侧镂刻着充满古典气息的跃马图案,这让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件工艺品而非武器。但杰一点儿也不怀疑这东西的威力是否足够取人性命。“我们的合同里可没有这条……”他无力地抗议道。
“让那份愚蠢的合同见鬼去吧!小子,你马上就会成为人类科学史上又一个历史性时刻的见证人!”若望•罗孚特用半是激动半是不耐烦的语气命令道,“现在,前进!”
“你尽管开枪好了。”在说出这句话后,杰却感到了一种异样的平静,“现在就开枪啊,教授!你不会这么做的——也许你知道该怎么驾驶‘蔚蓝之灵’号,但没有我,你从这里逃出去的机会绝不会比赤身裸体地翻过喜马拉雅山的成功概率更大。来啊!”他大声地喊道,“如果你想要和你的奇迹来一次亲密接触,这可是个好机会!不是吗,教授?”
一秒钟后,杰听到了扣动扳机的声音。

我死了吗?
当淤泥般浓稠的黑暗从杰的大脑中渐渐退去后,他费力地睁开了仿佛有几十吨重的眼皮,伸手摸了摸后脑勺——他剃得干干净净的头皮在手掌下散发出一股微微的暖意,却并没有像他预料中那样出现一个鲜血淋漓的大洞。
“我还活着。”杰自言自语了一句,似乎是要确认这一事实。他发现自己正坐在“蔚蓝之灵号”驾驶舱的后座上,左臂被自己的体重压得有些发麻,一阵阵刺痒的感觉从后颈处传来,就像被蚊虫叮了一口——不,不对,“蔚蓝之灵号”上不可能有蚊子。难道……
“小子,醒过来了啊?”坐在前座操纵席上的若望•罗孚特用轻松的语气问道,“感觉怎么样?”
“该死的,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让你暂时休息几分钟而已。”生态学家耸了耸肩,“你该不会以为我手上的是把真家伙吧?这年头,要找到一把货真价实的柯尔特手枪,简直比把手伸进邦联最高委员会主席的裤裆还难。”
“那你刚才……”
“贝克尔麻醉飞镖,小孩子的玩意儿。”若望•罗孚特漫不经心地把那支“手枪”隔着椅背丢给了杰。尽管外观极为逼真,但当杰的手掌碰到这件“武器”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这的确不是一把真枪——它的重量和邦联军队的制式装备P-160爆能手枪差不多,甚至更轻,完全没有几百年前的老式火药武器的笨重感,套筒和握把都透着塑料手感而非金属质感。“我从一开始就估计到,你在关键时刻很可能会缺乏必要的勇气——当然,我不能在这一点上苛求你。毕竟,只有那些真正的科学家,那些将自己的全身心都投入到对自然的探索与理解,并愿意为了真理付出一切代价的人才能拥有这样的勇气,因此我不得不做一些……预防措施。”
“噢,好极了。”杰还想再说些什么,但麻药的效力似乎还没有完全散去,他的脑子仍然像一桶被搅拌过度的水泥一样一团混沌。他费力地揉着双眼,试图从座椅上站起来。但就在他抬起头的一瞬间,他的目光落在了座舱仪表板的雷达屏幕上。
“见鬼!”在看到雷达屏幕的一瞬间,杰像触电一样从座椅上跳了起来,险些一头撞上驾驶舱的顶部,“我……我……我们在……在……”
“哦,我知道。”生态学家用指节轻敲着雷达屏幕,发出了低沉而愉悦的笑声,“追风者,这让你感到相当惊讶吗?”
“没错。”杰下意识地咬紧了嘴唇——他原本以为自己在十岁之后就已经改掉了这个习惯。在雷达屏幕上,代表“蔚蓝之灵号”的冰蓝色菱形图案周围分布着一大四小总共五个不太规则的灰绿色圆形,就像是漂浮在开水里的荷包蛋,这些圆形图像全都与“蔚蓝之灵号”保持着一段不算太长的距离——大概五千米。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