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10-26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诗经通释(全四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诗经通释(全四册)
作者:李辰冬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诗经 文学
ISBN:

内容简介:


本书以全新角度解读《诗经》,打破两千年来《诗经》是诗歌总集的定论,力主《诗经》是尹吉甫一人之作。并跳出风、雅、颂的既定框架,以尹吉甫一生经历重新安排诗篇次第。
结论惊世骇俗,却是一字一句读通之后,自然而然得出的结果。作者将《诗经》看作一个有机整体,立足《诗经》本身寻求内部规律,归纳出数条研究法则。然后运用这些法则,对每一篇诗进行逐字逐句的解读,广泛利用文献追究诗中出现的地名、时间、人名、事件、名物、制度、风俗,并观察彼此之间的联系,获得许多有价值的发现。后,种种发现连缀成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不仅包含着一部周宣王复兴史与周幽王亡国史,同时也是尹吉甫的自传。

作者简介:


李辰冬(1907-1983),河南济源人,燕京大学毕业,法国巴黎大学文学博士,曾执教于天津女子师范学校、西北师范学院、台湾师范大学等校。1947年开始研究《诗经》,倾力二十年完成鸿作《诗经通释》,另著有《诗经研究》和《诗经研究方法论》。其研究结论石破天惊,却因离经叛道招致许多冷眼。支持他的人则有梁实秋、田培林、巴壶天、李曰刚、徐高阮、虞君质、穆中南、赵友培、王德昭等。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清人(郑风)
清人在彭,驷介旁旁。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

清人在消,驷介麃麃。二矛重乔,河上乎逍遥。

清人在轴,驷介陶陶。左旋右抽,中军作好。

【诗义关键】

这首诗的关键就在“清人”是谁,以及彭、消、轴在什么地方。《读史方舆纪要》(卷十六)于开州(今之河北省[1]濮阳县)清丘说:“州东南七十里,丘高五丈。”又说:“旄丘,在州东北。《志》云:即《卫风》所咏‘旄丘之葛’者。”又说:“寒泉冈,在州西南。”尹吉甫的家住在复关(详细证据,请看《氓》篇),再看复关与这些地方的远近。《读史方舆纪要》(同上卷)于白沙渡引《寰宇记》说:“州西南黄河北岸有古复关堤。《卫风》‘乘彼垝垣,以望复关’,盖谓此云。”请参阅《干旄》篇所绘的地图就可明白复关一带的形势。复关一带有旄丘,诗人自可引此以起兴,清丘也在复关一带,诗人自可引以自名。古人以家乡地名称谓自己的很平常。清人,就是尹吉甫的自称。《郑笺》说:“清者,高克所帅众之邑也”,是从字面上猜想,毫无凭据。知道了清人就是尹吉甫的自称,那么,再看彭、消、轴在什么地方。

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卷九)引杜注说:“彭城,宋邑。”又说:“春秋时,吴晋往来之通道……南守则略河南、山东,北守则瞰淮江,于兵家为守攻之地。”《读史方舆纪要》(卷二十九)于徐州也说:“彭城之得失,辄关南北之盛衰。”由此可知孙子仲于平定宋国时为什么要攻守彭城的缘故。但是诗言“河上乎翱翔”,彭城有黄河吗?《读史方舆纪要》(同上卷)又于彭城废县黄河说:“在州城东北。”地理环境正相吻合。“消”为“萧”之假借,萧也在宋国。《春秋大事表》六中说:“萧县为宋附庸萧国,宋以封萧叔大心。”可是诗说“河上乎逍遥”,萧县也在黄河的流域吗?《读史方舆纪要》(同上卷)于萧县黄河说:“县北。”地理环境也正相合。轴,《经典释文》注“音逐”,疑为陈国株野之“株”的假借。《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于柘城县说:“春秋为陈株野地。”柘城属睢州,又于睢州说:“春秋时宋、陈二国地。……兖、豫有事,此亦驰驱之所矣。”因为株野为陈宋两国交通要道,故尹吉甫于平定宋国后,在陈国的边境株野训练军事,所以诗言“左旋右抽,中军作好”。三百零五篇每篇都有写作的对象,这首诗是尹吉甫平定宋国后,在株野给他爱人仲氏报告他作战经过与当时的情况。诗中所用的翱翔、逍遥都作奔逐解,不是现在所了解的徘徊自在之意。如此讲来,整首诗的意义就豁然贯通了。

【字句解释】

一章。驷介,四匹被甲的马。旁旁,即彭彭,与《载驱》篇“行人彭彭”、《出车》篇“出车彭彭”、《北山》篇“四牡彭彭”、《烝民》篇“四牡彭彭”、《大明》篇“驷彭彭”、《韩奕》篇“百两彭彭”、《》篇“以车彭彭”之“彭彭”同,都是车马奔走的声音。二矛,一车建二矛,以备折坏。英,矛之缨饰,以赤羽为之。重英,双重的缨穗。整章的意思就是:清人在彭这个地方,驾着四匹被甲的马,彭彭地在奔驰。两支矛上都饰着双重的缨穗,在黄河边上高低不平地奔跑。

二章。麃麃,与《硕人》篇“朱幩镳镳”、《角弓》篇“雨雪瀌瀌”、《载驱》篇“行人儦儦”的“镳镳”“瀌瀌”“儦儦”同义,都是行动的声音。乔,《韩诗》作鷮,雉之一种,矛柄近上及矛头受刃处皆着羽毛,此以鷮羽为之(马瑞辰说)。《诗经》中用“逍遥”的还有两篇,就是《桧风·羔裘》与《白驹》。《羔裘》篇“羔裘逍遥,狐裘在朝”,意思就是穿羔裘的人遥远在外,穿狐裘的人舒舒服服地在朝。《白驹》篇是讲仲氏与尹吉甫仳离后再嫁时来看尹吉甫,尹吉甫一方面惋惜,一方面希望她常通音信,所以说:“所谓伊人,于焉逍遥。”逍遥,就是远离的意思。此诗“河上乎逍遥”,就是在黄河边上远驰。整章的意思就是:清人在萧这个地方,驾着四匹被甲的马麃麃地在奔跑。两支矛上都饰着双重的鷮毛,在黄河边上遥远地飞跑。

三章。陶陶,与《君子阳阳》篇“君子陶陶”的“陶陶”同义,和乐的意思。好,读去声,乐的意思。左旋右抽,身左旋,以右手抽矛以击刺(闻一多说)。中军,军中。整章的意思就是:清人在株这个地方,驾着四匹被甲的马,扬扬得意地在奔跑。向左边旋转的时候,右手就抽出矛来刺,这样地在军中作乐。

【诗篇联系】

这首诗是尹吉甫平陈与宋时的作品,毫无问题,所以排在这里。

【诗义辨正】

《毛序》:“《清人》,刺文公也。高克好利,而不顾其君。文公恶而欲远之,不能;使高克将兵而御狄于竟,陈其师旅,翱翔河上,久而不召。众散而归,高克奔陈。公子素恶高克进之不以礼,文公退之不以道,危国亡师之本,故作是诗也。”这段序是据《左传》而来。闵公二年《左传》说:“郑人恶高克,使帅师次于河上,久而弗召,师溃而归,高克奔陈,郑人为之赋《清人》。”《左传》中凡言赋诗都是唱诗,唱诗之一章或两章以合己意。如僖公二十三年《左传》“公子赋《河水》(按《沔水》之误),公赋《六月》”;襄公二十七年《左传》“为赋《相鼠》”,“子展赋《草虫》”,“伯有赋《鹑之贲贲》”,“子西赋《黍苗》之四章”,“子产赋《隰桑》”,“子大叔赋《野有蔓草》”,“印段赋《蟋蟀》”,“公孙段赋《桑扈》”,又“赋《既醉》”;昭公元年《左传》“令尹享赵孟,赋《大明》之首章”,“赵孟赋《小宛》之二章”,“赵孟赋《瓠叶》”,“穆叔赋《鹊巢》”,赵孟“又赋《采蘩》”,“子皮赋《野有死麕》之卒章”,“赵孟赋《常棣》”,昭公二年《左传》“季武子赋《绵》之卒章”,“韩子赋《角弓》”,“武子赋《节》之卒章”,武子“赋《甘棠》”,“北宫文子赋《淇澳》”,“宣子赋《木瓜》”。诸如此例,不胜枚举。凡言赋诗,都作“唱”解,为什么闵公二年《左传》的“许穆夫人赋《载驰》”,文公六年《左传》的“赋《黄鸟》”,以及闵公二年《左传》的“郑人为之赋《清人》”的“赋”要作“作”解呢?赋《清人》是唱这首诗以刺高克,并不是作这首诗。高克奔陈在闵公二年,即周惠王十七年(公元前六六〇),此诗作于宣王三年(公元前八二五)相距已一百六十五年,当可引而赋之。

日本人竹添光鸿在他的《左传会笺》说:“作诗在师未溃之前。清,郑邑名。克所帅皆清邑之人也。即以诗断罪,隽甚。不特此也,卫人所为赋《硕人》也,许穆夫人赋《载驰》,左氏叙事,往往纬之以《诗》,别具风格。《诗序》之不可废,亦赖《左传》为之明辅。”《左传》是《左传》,《诗经》是《诗经》,凡引《左传》的事迹以实《诗》,没有不错,他反而说“左氏叙事,往往纬之以《诗》”,真是错误之极!我很希望诗学家、史学家,甚而《左传》学者好好把《左传》中的“赋”字意义弄清楚,不要这样糊涂下去!这样,不仅影响《诗经》的理解,而且影响史事!


东门之枌(陈风)
东门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绩其麻,市也婆娑。

穀旦于逝,越以鬷迈。视尔如荍,贻我握椒。

释音:枌,音焚。栩,音许。差,音钗。市,音沛。鬷,音宗。荍,音求。

【诗义关键】

这首诗的关键就在“椒”字的象征意义,知道了它的象征意义,这首诗的情节就整个豁然明朗了。闻一多《风诗类钞》于《椒聊》篇说:“椒,即花椒……椒类多子,所以古人常用来比女人,椒类中有一种结实聚生成房的,一房椒叫作椒房。汉朝人借‘椒房’这个名词来称呼他们皇后所住的房屋,正取其多子的吉祥意义。”又于《东门之枌》篇说:“荍,读莍。莍,椒结实成莍。”视尔如荍,贻我握椒,他解为:“男对女说:‘我看你像一个花椒嘟噜一样,你定能给我一把花椒子儿。’意思是说你将来定能替我生许多子息。”中国语文里确有一种叫廋语,以此物隐喻彼物而开玩笑,《新五代史·李业传》:“而帝方与业及聂文进、后赞、郭允明等狎昵,多为廋语相诮戏。”这里的“椒”字就属廋语。了解了这种用法,就可知道这是一首爱情诗,而其意义也就明白了。

【字句解释】

一章。《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七)于陈州(今河南淮阳县)宛丘说:“在州城南三里,高二丈。《尔雅》:‘陈有宛丘,《诗》所称“宛丘之上”“宛丘之下”者也。’”宛丘既在陈城,那么,东门与宛丘并提,东门是指陈城的东门。枌,白榆。栩,栎树。婆娑,舞貌。子仲,就是《击鼓》篇的孙子仲。子仲之子,就是孙子仲的女儿。孙子仲在陈国,恰恰在陈国又出现了一个子仲,这不会是巧合吧?整章的意思就是:东门的枌树下,宛丘的栩树下,孙子仲的女儿,在那里婆娑起舞。

二章。穀旦,吉日。差,《毛传》在《吉日》篇注为“择也”,此处是同一意义。原,高平之地。宛丘在陈城之南,“南方之原”当指宛丘。绩,读为缉,接的意思。凡麻既沤之后,绩之为缕曰缉。市,通沛;沛,急。整章的意思就是:选好了一个日子,我们在宛丘那里会面。她也不接她的麻了,急速地在婆娑起舞。

三章。逝,《郑笺》于《何人斯》篇注为“之也”。之,至的意思。《诗经》中许多诗篇的“逝”字都作“至”讲。《蟋蟀》篇“蟋蟀在堂,岁聿其逝”,就是岁聿其至,言岁暮已至。《杕杜》篇“期逝不至”,就是日期已经到了还不回来。《何人斯》篇“胡逝我梁”,就是为什么到我的鱼梁上来。《公刘》篇“逝彼百泉”,就是到彼百泉。此诗“穀旦于逝”,就是好的日子来到了。越以,于以。鬷,《郑笺》:“总也。”鬷迈,《正义》:“谓男女总集而合行也。”荍,《尔雅·释木》“椒榝丑,莍”,李注:“莍,实也。”莍,现在叫作嘟噜。贻,给。握椒,一把花椒。整章的意思就是:好的日子来到了,我们一同去到宛丘。男的向女的开玩笑说:“我看你像一个嘟噜,你给我一把花椒吧!”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