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11-05 18: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5.0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的俄罗斯道路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的俄罗斯道路
作者:[美]大卫·M·科兹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俄罗斯 政治
ISBN:

内容简介:


《马克思主义研究译丛·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的俄罗斯道路:苏联体制的终结和新俄罗斯》是《来自上层的革命》的修订本和增补本。内容涵盖了从1917年苏联政治体制的确立,到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并走向资本主义,再到21世纪初俄罗斯社会、经济政治发展呈现重要变化等各个关键时期。作者对苏联解体的原因和经验教训作了独到的解释,对叶利钦和和普京时代的俄罗斯经济社会出现的重要问题进行了细致的解读,展望并预测未来社会主义的走向。《马克思主义研究译丛·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的俄罗斯道路:苏联体制的终结和新俄罗斯》对研究苏联和当代俄罗斯的历史、经济和政治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作者简介:


大卫·M·科兹(David M.Kotz),美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苏联问题专家。现任美国马萨诸塞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曾发表过一系列关于苏联和俄罗斯经济的论著。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社会主义与苏联体制
1991年8月苏联未遂政变发生后的几个月里,苏联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仍然未能成功地挽救苏联,此时,他反复地提到了1917年的“社会主义选择”。这指的是20世纪最重大的革命之一,即苏联的诞生。布尔什维克于1917年在彼得格勒夺取政权之后,其领导人列宁宣告:“现在,我们必须在俄国建成一个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国家。”[1]

俄国的“社会主义选择”是早在70年前就已兴起的一场政治运动的首次胜利。1848年,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曾向全世界宣布:“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2]马克思和恩格斯谴责了资本主义,并预言一场工人起义将会用一种全新的、更为公平的社会制度来取代它。19世纪后半期,在欧洲及北美的所有主要国家里,许多工人和持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均为这种预言所吸引,相继组成了社会主义政党。那么,这种使他们谴责现存秩序并呼唤某种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的观点,这种在70年后激发起俄国革命的观点,到底是什么?

社会主义观
让那些从未读过《共产党宣言》的人感到惊奇不已的是,该书中居然包含了种种对资本主义的最高赞语,例如:

资产阶级……第一个证明了,人的活动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它创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罗马水道和哥特式教堂的奇迹……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3]

可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相信,资本主义的巨大成就有其阴暗面——它们以剥削工人为基础,而恰恰是这些工人的辛勤劳动,才创造出这些巨大成就。工人阶级作为这些成就的创造者所得到的,却是贫困潦倒、朝不保夕的生活。马克思和恩格斯坚持认为,掌握生产资料的资本家掠夺了所有的利润。中世纪的世袭贵族被金钱贵族所代替。

社会主义者的批判并不止于早期资本主义所具有的不平等特征。他们还谴责周期性的经济萧条,此时,虽然商品需要持续增长,生产却停滞了下来。他们还声讨失业对新工人阶级所造成的浪费和痛苦,这些新工人对昔日小农或城镇工匠的安定生活仍然记忆犹新。他们还表达了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厌恶,在这种生产方式中,工人只是生产财富的商品。[4]

和空想社会主义者不同,马克思和恩格斯相信未来更高级的人类社会阶段必将来临,它不是来自向富人和当权者宣传社会变革有多么好的知识分子的言论,而是来自资本主义的主要牺牲品——工人阶级——的政治经济斗争。列宁所说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国家”,正是以这种社会变革观点为基础的。无产阶级或说工人阶级注定要走的一条道路,乃是从为改善生活条件而自我组织起来转到为政权而斗争。最后,工人阶级将会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并在其废墟上建立起一个崭新的社会。

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其预见与提倡的社会主义社会,并没有提供任何详细的图景。他们一直集中分析资本主义及其发展趋势,他们坚信,建立新社会的秘方就蕴藏其中。只有少许关于未来社会主义的评论散见于他们的著作中。新社会可能有几个阶段,一开始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资本主义的残余及其社会组织和个人心理仍然相对强大的时期,可是终将发展成一个全新的、无阶级的社会。传统上,马克思主义把第一阶段称为“社会主义”,把最后阶段称为“共产主义”[5]。

俄国革命前,社会主义者对新社会是什么样子展开了争论。但他们普遍同意,社会主义制度应具备三种基本经济特征。

第一,社会生产资料——工厂、机器、能源和大规模运输系统等,都应成为公共财产,而不是属于个人所有。这将终止资本所有者对工人的剥削,此后,谁也不能仅凭财产所有权就获得收益。

第二,应该由经济计划而不是市场力量来指导生产。马克思和恩格斯比较了计划与存在于所有资本主义企业中的秩序,他们把后者看作混乱的市场交换关系。[6]正如单个资本家对其企业内部活动加以计划一样,作为总体的工人阶级一旦掌握权力,也会采纳计划体制对全社会的经济过程进行指导。他们相信,经济计划将会消除资本主义的顽症——失业和周期性的经济萧条。

第三,社会主义将取消为利润而进行的生产。资本家决定生产什么、怎么生产,是以他们预期什么能带来最大利润为基础的。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家极力追求利润的竞争是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源泉,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没有把它看作推动社会进步的理想方式。社会主义将用“为使用而生产”取代为利润而生产。社会主义生产的目的是满足人民的需要,采用最先进的技术是为了造福社会而不是为了获取利润。由于没必要保守商业秘密,知识将会在企业中广泛传播,技术进步和产品质量将超过资本主义业已证明的惊人成就。

早期社会主义者更多地谈到未来社会主义的经济结构而不是政治结构。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政府总是一个阶级统治和控制另一个阶级的工具。即使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民主共和制,在社会主义者看来,真正多数人的统治也是无法实现的。资本家阶级的巨大财富和经济力量阻止了劳动阶级行使真正的政治权力。[7]

社会主义者认为,工人阶级在掌握政权之后,将会变成新的统治阶级,利用国家权力去保证被打倒的资本家阶级不致复辟或干预社会主义建设。马克思和恩格斯使用了“无产阶级专政”这一术语来表达工人成为新的统治集团这一观点,与他们把资本主义国家看作“资产阶级专政”的观点相对应。可是大多数社会主义者期望,在工人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民主将会盛行。毕竟,除了通过能够让工人阶级的成员们自由表达他们的观点并达到集体决策的民主制度外,还有什么办法能使他们中的大多数成为统治阶级?由于能够推翻民主原则的富裕阶级不存在了,因而这种“工人的民主”有望成为一种比以往任何民主更为名副其实的民主。

公有制、计划经济、为使用而生产、民主的劳动者国家,被认为体现并发扬了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各种社会价值——平等、经济安全、合作和民主。人们相信,由于更为平等的收入分配与更快速的发展、更充分地使用社会生产力相伴随,因此,社会主义将很快消除贫困。由失业和周期性经济萧条所导致的浪费与危机现象,将通过经济计划而得以消除。合作将取代资本主义狗咬狗的竞争。

经过未来一段时间的经济发展以及旧制度残骸逐步消除之后,人类社会将最终达到共产主义。在这一阶段,自原始集体狩猎时代以来的阶级将从人类历史上彻底消失。在阶级斗争的废墟上,马克思和恩格斯预见到“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8]。城市和乡村的差别、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差别将会逐渐消失,作为压迫工具的国家也将会消失。一旦新社会在世界上所有的主要国家里建成,一旦资本家为控制资源和市场而展开的世界范围内的对立趋于终结,战争将成为历史。

社会主义者认为,资本主义并不只是对工人阶级造成压迫。即使是资本家,也并不是真正自由的。他们也为资本主义制度的运动规律所支配,虽然这一制度由他们所主导,但在不自由这一点上,他们和工人并没有什么区别,资本家必须不顾一切地追求利润,他们必须积累资本。那些未能有效地这样做的人,总会在激烈的竞争中落伍,并结束其资本家的身份。社会主义被认为是根本不同的制度。它将是人类发展史上的新阶段,在这一阶段,人民首次达到了对社会运行原则的自觉控制,而不是受制于它。[9]

俄国革命
人类的动机总是复杂多样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动机都能像社会主义对现存社会的批判及其对替代性社会的想象的信仰那样,能够推动布尔什维克在1917年掌握俄罗斯政权——不是为了追求名誉、财富,也不是以权力本身为追求目标。[10]列宁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忠实追随者。他对他们的著作做过长篇笔记,认为其中包含了能够指导革命的社会主义政党掌握政权的观点。在学者当中存在着一种陈旧的争论:列宁是马克思主义观点的真正追随者,还是受权力的驱使而制造了一种对其进行歪曲的观点?不管哪一方是事实,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即列宁增加了一种关于如何开展工人革命的新理论,而这在马克思的著作中是找不到的。

在沙皇专制统治下的俄国,列宁提倡建立一个纪律严明的、秘密的职业革命政党。布尔什维克按军事原则建立起的党组织,他们称这种原则为“民主集中制”。中央领导层就政策进行讨论,并根据多数票原则作出决定。但是,一旦作出决定,不管是领导人,还是普通成员,都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

列宁认为,在把社会主义知识传播到城市工人阶级当中的时候,要想在沙皇白色恐怖下生存下来,这样的党就是必不可少的。为了开展革命,必须有一个纪律严明的党,它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始终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和领路人。党内民主集中制、党和工人阶级之间的先锋队关系,被证明是在沙皇专制体制下建立一个强大的党组织的有效办法,也是在1917年沙皇政体崩溃之后的混乱局势中夺取政权的有效途径。但它与革命之后建立起来的社会类型显然也有重大的关联。

没有人曾料到,社会主义国家首先会在相对落后的俄国建立起来。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社会主义将首先在某个经济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出现,例如英国或德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俄国西部的主要城市里已有了大工厂和相当庞大的工人阶级队伍,其中有大约250万工人从事大规模的制造业和采矿业。然而,城市工人阶级周围是大批的农民。超过80%的人口居住在农村,近75%的人从事着传统的耕作业。[11]大多数的农民生活困苦,对拥有土地的贵族、对沙皇政权怨恨重重,因此,在反对旧政权的斗争中,他们有可能充当工人阶级的临时同盟军。不过,大多数社会主义者认为,要想吸引这些农民走向社会主义,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他们从古至今的愿望就是变成自己那块土地的主人,而不是建立一个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新社会。

1917年,世界大战造成的极度的物质匮乏,使得俄国工人和农民的不满危及沙皇政权。布尔什维克的组织者们和他们更温和一些的社会主义兄弟孟什维克一起,在城市工人中寻找到接受社会主义思想的观众。另一个党,社会革命党,却在农民中组织起来。这一年的3月[12]在严寒的首都——彼得格勒,一系列罢工终于导致了一场自发的工人起义。当彼得格勒卫戍部队缴了自己的械并跑到工人一边时,沙皇政权就宣告倒台了。

在随后的八个月里,一个新的临时政府和从整个俄国发展起来的“苏维埃”共同分享政权。苏维埃是一个代表工人、农民、士兵和水手的组织。[13]在苏维埃内部,最有影响的团体是上面提到的三个社会主义政党。临时政府决定不让俄国退出战争,从而激起群众的不满和工人、农民的极端情绪。农民从地主那里夺过土地,工人要求返回工厂的权利。

三个社会主义政党中最激进的一个——布尔什维克,坚持不懈地呼吁俄国退出战争,要求工人控制工厂、农民掌握土地,总之要掌握一切有助于满足这些要求的权力。11月,布尔什维克在彼得格勒和莫斯科苏维埃中赢得了多数,整个俄国,几百个苏维埃都通过了要求把全部权力转交给苏维埃的决议。[14]机不可失,布尔什维克在11月以彼得格勒苏维埃的名义发动了一次夺权运动。随后不久,莫斯科的政权也被苏维埃夺取。在彼得格勒,来自全俄的苏维埃召开了一次全体大会,并被命名为“布尔什维克统治下的新政府”[15]。

打江山和坐江山是两件不同的事。由于一开始只掌握主要城市,布尔什维克面临着追随旧政权的武装势力的反扑,后者从西方主要国家得到了武力支持和装备。虽然布尔什维克在农村的支持率有限,但他们能够建立一支“红军”,限制敌人的活动范围,并终于在1920年末控制了原沙皇俄国的大部分地区。1922年,新政权建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16]

布尔什维克统治的形成
从一开始,布尔什维克的统治就采取了一种严厉而专制的形式。理论上,政治权力是由苏维埃掌握的,它拥有群众选举制度的形式。可是事实上,所有的权力都操纵在共产党之手。[17]苏维埃成了共产党领导层制定政策的“橡皮图章”。共产党以工人阶级的名义进行统治,也把自己看成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但不久就开始排斥政治异己。开始时其他左翼党派还被允许存在,但几年之后也被取缔了。1921年,一度在共产党领导层内展开的生动而公开的讨论被禁止,党内政治派别被取缔。[18]

为什么新的苏维埃国家采取了这样一种与大多数社会主义者的愿望相反的专制形式?持同情态度的人们开始时认为,要赢得残酷的内战,革命的专制路线在短期内是必需的。可是,在红军获得胜利、扫除了旧政权复辟的直接威胁之后,共产主义者并没有走向民主。[19]

有人认为,俄国上千年的独裁政治,加上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民主传统,解释了共产主义者为什么会在俄国采取专制的统治形式。虽然这也许是一个因素,但并不能说明全部问题。传统不会永远延续。在过去几个世纪都是专制的许多社会里,也产生了持久的民主制度,这就证明了长期的专制传统有可能从根本上被打破。当代法国、德国和西班牙的民主都是打破历史先例的典型。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