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11-07 18: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拉法:纳达尔自传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拉法:纳达尔自传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换
ISBN:

内容简介:


是什么造就一位冠军Champion?需要怎么做才能在你所从事的运动中一览众山小?

拉菲尔·纳达尔,网坛最伟大的球员之一,与获奖记者约翰·卡林携手撰写了这本回忆录,为上述的问题给出了答案。他揭示了他的比赛的秘密,分享在他的成功背后鼓舞人心的个人故事。故事开始于地中海的小岛马洛卡,紧密团结的纳达尔家族世世代代在那里生活。从4岁开始就由叔叔担任教练,父母教会他谦卑和尊敬他人,被格外亲密友爱的家人所重视呵护,纳达尔缔造出非同寻常的丰功伟绩,成为蜚声世界的名人,却一直是亲和勤勉的角色模范,为各行各业的人树立了榜样。

自2001年开始网球职业生涯起,三十四岁的纳达尔迅速崛起,成为有史以来赢得四大满贯的最年轻的球员。十九岁的时候他赢得第一个大满贯冠军法网,并以此为起点,先后赢得温网和澳网,并于2010年赢得最艰难的美网冠军。他的回忆录带着我们来到幕后,分享职业生涯的高峰和低谷,从赢得被约翰·麦肯罗称为他所看过的“最伟大的网球比赛”的2008年温网决赛,到2009年因为家庭问题陷入低谷和威胁职业生涯的种种伤病。

怀着真诚、信念和智慧,拉斐尔·纳达尔带着读者体验他的生命中跌宕起伏和胜利辉煌的旅程,全程一直没有忽略他最为重视的价值:家庭的团结与爱。

作者简介:


拉菲尔·纳达尔,1986年出生于西班牙的马洛卡,总共赢得二十个大满贯冠军(截至2020年)和职业“金满贯”——四大满贯冠军及2008年奥运会金牌。他继续生活在马洛卡,并相信自己永远不会离开那里。
约翰·卡林,原籍英国,目前是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西班牙报纸《国家报》(El Pais)的资深国际撰稿人。他的作品《勇者无惧》(Invictus)曾被改编为同名电影。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第一章 中央球场静悄悄
当你在温布尔登中央球场进行比赛时,你感觉到的只有寂静。你站在松软的草皮上,悄无声息地颠着球;你将球高高抛起,准备发球;你击中它,耳膜充斥着击球的回响:咣、咣、咣、咣。齐整的草坪、悠久的历史、古老的球场、身穿白衣的球员、彬彬有礼的观众、令人心生敬畏的传统——视野之内连一块广告板也没有——所有这一切包围着你,将你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离。我喜欢这种感觉,中央球场就像一座肃穆的大教堂,让我能顺利地进行比赛,因为在一场比赛中,最艰苦的斗争就是摈除头脑中的杂音,将一切抛诸脑后,一心专注于比赛,全身心投入当前的每一分。如果上一分我犯了错误,我会忘了它;如果胜利的念头在脑海中掠过,我会碾碎它。

每一分结束时,中央球场的寂静就会被喧闹声打破,如果这一分是好球——温布尔登的观众是懂球之人——他们会鼓掌欢呼,叫嚷着你的名字。这一切响声听起来是那么清晰,却又那么遥远。我忘记了场内一万五千名观众正襟危坐,热切地关注着我与对手的每一个动作。我全情投入比赛中,对外界全然没有了知觉。现在我回顾2008年对阵罗杰·费德勒的温布尔登决赛,我生平中意义最重大的一场比赛,当时我全情投入,根本没有察觉全世界有数百万观众在关注着我。

在温布尔登进行比赛一直是我的梦想。早在孩提时代,我的叔叔托尼,同时也是我一生的教练,就告诉过我温布尔登是所有网球比赛中最具分量的赛事。在我十四岁的时候,我向朋友们敞开心扉,告诉他们我的理想就是在这里进行比赛,并成为冠军。迄今为止,我的征战皆以失败告终,两次输给了费德勒——一次是去年(2007年)的决赛,另一次是前年(2006年)的决赛。2006年的失利并非那么难以接受,那一次踏入中央球场时,我的心中充满了喜悦和感激,能在弱冠之年就闯入决赛。费德勒轻松地击败了我,如果那时我能多一分自信,或许比赛的进程将不会那么轻松(1)。但2007年的五盘大战失利(2)彻底摧毁了我。我知道自己原本可以做得更好,我知道导致失利的原因并不是技不如人或发挥失常,而是因为精神崩溃。赛后我默默流下眼泪,在更衣室中泣不成声地哭了半个小时,眼泪里尽是失望与自责。输球总是让我难过,但当我曾拥有机会却与其失之交臂时,更加令我痛心疾首。与其说是费德勒击败了我,毋宁说是我击败了自己。我的表现令我彻底失望,我痛恨自己。我在心理上举旗投降了,我在比赛中心生杂念,我背离了比赛的计划。如此愚蠢,如此无谓的错误,我很清楚在重大比赛中绝不能犯,但我偏偏就犯了。

我的叔叔托尼堪称最严苛的教练,从来不会安慰我,甚至在我赢球时也会批评我。我想这次失利对我的打击一定很大,因为他居然一反常态地劝我不要哭了,并且告诉我,以后我还有机会参加温布尔登公开赛并进入决赛争夺冠军。我对他说,他根本无法明白我的感受,这一次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进入决赛,是我赢得温布尔登桂冠的最后机会。我十分清楚职业运动员的生涯是那么短暂,机会稍纵即逝,而我竟然将其白白浪费,想到这里我不禁悲从中来。我知道当我的运动生涯结束时,我将会十分伤心,因此,我希望能够做到最好。每时每刻都是那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努力训练的原因——但有的时刻意义尤为重大,而在2007年,我错失了一个无比重要的时刻,错过了一个或许不会重现的机会。如果当时我能更加专注,能多赢得两三分,或许比赛结果就会完全不同,因为左右网球比赛胜利的因素,往往只有毫厘之差。五盘大战的末盘我以6∶2负于费德勒,但如果我在4∶2或5∶2落后时头脑能更清醒一些,如果在那一盘的开始阶段我能把握住四次破发的机会(但我在球场上卡壳了),如果我能当它只是首盘而不是末盘,或许我将可以赢得比赛。

托尼无法抚慰我的悲伤,但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另一次机会降临我的身上。一年之后,我再次来到这里。我下定决心,我将从十二个月前的失利中汲取教训,这一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绝不会让自己的意志陷入崩溃。我清楚地知道我的精神状态非常良好,因为尽管内心非常紧张,但我对胜利充满了信念。

比赛前的那天晚上,我与家人、朋友和团队成员在全英俱乐部(3)对面租赁的房子里共进晚餐。没有人提起第二天的比赛这个话题。虽然我没有明确要求他们回避这个话题,但他们都知道尽管我在兴致勃勃地聊天,但在我的脑海中,比赛已经开始了,从此刻直到比赛正式开始,他们不应该打扰我。我做了饭,在温布尔登公开赛的两周里,几乎每个晚上我都会做饭。我喜欢做饭,我的家人都认为这对我很有帮助,能让我的头脑冷静下来。那天晚上我做了烤鱼、通心粉和虾。吃完晚饭后我和托尼叔叔、拉菲尔叔叔玩飞镖游戏,就像是在故乡西班牙马洛卡岛马纳卡小镇的家里度过一个平静的夜晚。我赢了。拉菲尔叔叔说是他故意让我赢的,这样我能以更轻松的心情参加决赛,但我不相信他。每次比赛我都希望获得胜利,我对输赢非常执着,开不得任何玩笑。

十二点四十五分我上床就寝,但无法入睡,脑海里想的只有今晚一直刻意回避的那个话题。我打开电视机看电影,直到凌晨四点才昏昏睡去。九点钟的时候我就醒了。我本来应该再睡几个钟头,但我已经感觉精神爽利。我的理疗师拉菲尔·梅莫总是陪在我身边,他告诉我睡不睡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分别——亢奋与肾上腺素会一直伴随着我,无论这场比赛将持续多久。

早餐照旧是麦片、橙汁、一杯牛奶巧克力——我从不喝咖啡——和我从家乡带来的美食:加了盐和橄榄油的面包。这一天醒来我感觉很棒。网球比赛的关键在于你当天的感觉。当你一觉醒来,可能是任何平常的一天,有时候你会觉得精神亢奋,似乎全身充满了精力;而在别的日子里,你觉得精神低迷,全身都像散了架一样。而那一天,我感觉非常警觉敏锐,生平从未如此这般神采飞扬。

十点半的时候,怀着这种心情,我横穿马路来到温布尔登中央球场附近的十七号球场进行最后的训练。在开始击球训练之前,和往常一样,我躺倒在长椅上,拉菲尔·梅莫——我昵称他为“提汀”——跪在我身边帮我拉伸膝盖,按摩我的小腿和肩膀,然后重点看护我的双脚(我的左脚是最脆弱的部位,伤患最多,而且最为疼痛难忍)。这样做可以刺激我的肌肉,减少伤病的发生。通常,在重大比赛之前的热身训练中我会进行一小时的击球练习,但这一天下起了毛毛细雨,因此二十五分钟后我就离开了训练场。和往常一样,刚开始进行击球训练时我的动作很轻柔,然后逐渐加快节奏,直到我满场飞奔,达到正式比赛的击球强度为止。那天早上训练时我比平时更加紧张,但也更加专注。托尼和提汀一直陪伴着我,我的经纪人、前职业网球运动员卡洛斯·科斯塔担任我的陪练。比起平时我更加安静,每个人都格外安静。没有人开玩笑,甚至连笑容也没有。当我们打点行装时,我一眼就看出托尼不大满意,因为他觉得我刚才的击球并不像平时那么干脆利落。他的脸上带着责备的表情——这副表情我看了一辈子——而且忧心忡忡。他是对的,我刚才的击球训练的确没有达到最佳水平,但是,虽然他是我网球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伙伴,但有些事情还是只有我知道。我感觉自己处于最佳状态,在训练时我没有使出全力是因为左脚掌有点疼痛,我得在比赛前作一番处理。我打内心里坚信我将会是比赛的胜利者。在网球比赛中,与旗鼓相当或有机会战胜的对手进行较量时,必须在关键的时刻提升自己的状态。冠军运动员从不会在一项比赛的前几轮就拿出自己的最佳状态,而是直到半决赛和决赛与强敌交手时才放手一搏,而在大满贯比赛中,伟大的球手会在决赛时达到自己的巅峰状态。我也会感到恐惧——我总在与自己的紧张情绪作斗争——但我将其压制下去,只有一个念头充斥我的脑海,那就是:今天我将牢牢把握这次机会。

我的身体状况非常棒,一个月前的法国公开赛我的表现非常出色,在决赛中击败了费德勒,而在这项草地赛事上我也打出了好几场精彩的比赛。在此之前的两次温布尔登决赛,费德勒得到了命运的垂青,而今年我仍觉得自己不是命运眷顾的一方,但情况有所不同,我认为费德勒也不占任何上风。这将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

我也知道,整场比赛中失误球出现在我们身上的概率其实是一样的。网球比赛就是这样,而费德勒和我是彼此知根知底的老对手,情况更是如此。你或许会以为,在经过数百万次击球后,我已经掌握了网球的击球技巧,每次都打出流畅、扎实、清脆的击球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不仅仅是因为每一天醒来你的感觉都会不一样,更是因为每一次击球都不会一样。当网球处于运动状态时,它会以无穷变化的角度和速度、上旋或下旋、低弹跳或高弹跳向你逼近。这些区别或许只是微乎其微。而你的身体各个部位——肩膀、肘部、手腕、臀部、脚踝、膝盖——每一次击球都需要做出不同的动作。此外,还有许多其他因素需要考虑——天气、球场表面以及对手。没有两个球会拥有相同的运动轨迹,因此也就没有两次相同的击球。所以,每一次准备击球时,你必须在电光石火的刹那间对球的轨迹和速度作出判断与决策,考虑好以什么方式、何种力道及哪个位置把球给打回去。在比赛中你必须周而复始地进行这种尝试,一局比赛可能要进行五十次,二十秒内可能就会发生十五次,在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里持续不断地爆发能量,而在此期间,你一直不停地奔跑,神经高度紧张。当你的身体处于协调状态而且击球节奏十分顺畅时,你会感觉非常美妙,在高速对抗和无比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你可以调动起生理及心理机能,准确地用球拍的中心扎实地击球,将球回到预定的位置。我坚信良好的击球感觉来自艰苦的训练。比起其他运动,网球着重的是心理层面的较量。网球运动员必须在大部分时间里寻找到美妙的击球感觉,让自己杜绝恐惧的心理,尽量克服比赛进程的起伏对士气不可避免的影响,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世界头号选手。我身居费德勒之后在世界第二的位置上耐心地等待了三年(4),登上世界第一的位置一直是我奋斗的目标,我知道,如果我能赢下此次温布尔登决赛,成为世界第一将指日可待。

我不知道比赛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我仰起头,只看到支离破碎的蓝天,远处的地平线上堆积着厚厚的乌云。比赛预计三个小时后开始,但很可能会被阴雨天气推迟或中断。我不会因这件事而烦恼。这一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必须保持头脑的清醒和专注,不受干扰。我不能让2007年那场比赛专注力分散的悲剧再次重演。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