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11-11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2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2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学习 教育
ISBN:

内容简介:


在《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2》中,哈佛大学知名教授戴维·珀金斯提出了一套理想的学习路径——全局学习法。利用全局学习法的7条原则,你可以应对新知,快速上手;应用已知,灵活迁移;面对未知,迅速入门,有效突破,更适合解决复杂问题。他以学打棒球为比喻,通过一个个生动的教学实例,提出了学习中两种常见问题:要素病(即低效学习)和理解病(即无效学习)。教师如果能引导学生学习“全局游戏”,而非某学科的若干孤立要素,则任何年级、任何科目的教学都可以做得更有成效。
全局学习法是综合了学习、教育领域前沿研究的一套学习理论,运用7大原则,从整体到局部,先见森林,再见树木。对学习者来说,本书提供了一套学习思路、框架,比其他学习方法更容易上手,让你在走出学校之后,还能运用已经学到的知识应对复杂问题,以及生活和工作中各种未知的伏击。对教育者来说,本书给你一套教学方法,确保让学生的大部分学习时间都用在应对核心目标上,避免大量无效的复习、练习。

作者简介:


戴维·珀金斯
世界知名教育心理学家,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知名教授,“零点项目”创始人之一。
麻省理工学院数学和人工智能博士,国际思维协会组织委员会常委,全球教育界知名演讲家及顾问。
哈佛大学“零点项目”的创始人之一,与霍华德·加德纳一起,作为“零点项目”的负责人共同工作超过25年。
曾在美国、澳大利亚、荷兰、瑞典、南非、以色列、中国等国家研发和讲授过关于思维的教育计划和方法。
著有畅销书《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读书资源地”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如何为未来而学——全局学习
对我来说,棒球可谓是最拿得出手的一项运动了。我打得不是特别好,但也不算糟糕。这很难得,因为我在运动方面没有什么天赋。我击球不错,一记安打能让我这个矮胖的小子在垒间来回跑动,有时被牵制,有时则会得分。我总是被分配到外场,因为我不善于接球,常会漏掉高飞球。

这种平庸的表现听起来可能令人难过,但我自己挺满意的。我喜欢打棒球,这是我在夏天的下午可以花几个小时来做的事情之一。而且,学棒球之后的几年里,我在早期的学习经历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结果虽然一般般,但过程相当好。

那么过程是怎样的呢?我至今还记得我爸爸在家里的后院教我击球的情景。他给我演示如何摆放双脚,如何握球棒,如何挥棒。“眼睛盯着球。”他重复着熟悉的话语。随后他会给我投一个低手球,好让我掌握击球的方法。

一年夏天,我参加了少年棒球联盟。我不喜欢这种拘泥于形式的组织和它繁复的赛制安排,但大多数人都像对待军事行动一样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不过我依然是老样子:练习接球、击球、跑垒、站位,接不到高飞球。相较而言,我更喜欢在别人家的后院随性地玩球。七八个孩子,只有两垒或者一垒,不用在意打够九局,有时甚至不用担心得分,只是玩玩儿。

为什么我说过程相当好?从直觉上来说,它很好,因为我喜欢玩和学习新事物。从理性分析来说,它也很好,因为从一开始我就建立起了全局感。我知道什么是击中了球或者丢了球;我了解跑垒得分和如何计分;我知道怎样算打得好,尽管我只是偶尔能做到;我知道如何把它们整合在一起。

这一切听起来没什么新鲜的,但我吃惊地发现,学校里的常规学习很少能让我们有机会从一开始就了解全局。当我和同学学习四则运算时,我们根本不了解数学的全局。当然,你也许会想:“嗯?这怎么可能?你们还只是孩子,数学可是一门精深的技术学科。”可是基本的数学运算真的需要用到微积分、代数或是分数吗?同样,我们在学习美国内战史时,并不了解人们是如何发现了这些史实,又要用它们做什么的,比如说把它们和其他时期、其他国家的内战进行比较。这时,你也许会想:“这样的话,对那些还不太了解历史的孩子来说,怎么学得过来呢?”但我不认为一定要以如此零碎的方式开始学习。

这么说吧,打棒球时,我大部分时间打的不是常规棒球,即四垒九局,而是打的一种非常适合我的初级版本。它跟我的体格、耐力情况和邻居小伙伴的数量相匹配。但是在学习零碎的数学和历史知识时,我学的可不是初级版本。这就像不懂全局游戏情况下的棒球练习,有谁会想这样学习呢?

当然,我学习棒球的方法也存在很多错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不是为了成为职业棒球选手而打棒球,我只是为了娱乐。要真正认真学习任何事情却相反,都必须带有某种目的性。虽然我没有按照最正确的方式学习棒球,但那些阳光明媚的下午,那些青草的气味,还有汗水和廉价皮手套的气味至今仍然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所以我想,或许学习大多数事物时都应该像学习棒球这样。

如何应对复杂问题
有些事物学习起来很容易。你走进一家新的购物中心,很快地、几乎下意识地就能弄清楚主要的店铺位置:书店、百货商店、电子商品店、美食广场等。同样,我们也是很自然地就学会了人生第一种语言。其实,这些学习任务需要花费的时间是很长的,但由于过程很符合人性需要,周围人也会给予大量帮助,它们与日常生活融合在一起,我们几乎在不经意间就完成了。

不过,很多需要我们学习的事物都带有复杂的挑战性。棒球是一种复杂的球类运动,完全不像走进购物中心,自然而然就能找出头绪。学习基础算术或代数、阅读、文学欣赏、科学探索、树立科学的世界观、理解历史及其与当代的关系也是如此。不那么具有学术性的领域也同样充满复杂的挑战,比如从事管理工作、培养领导力、保持良好的人际关系、践行社会责任等。

在以上提到的各种情形中,正规或非正规的教育都面临着一项最基本、最普遍的任务:如何应对复杂问题。

全局学习点津

教育的目的是帮助人们学习他们无法自然而然学会的事物,所以教育还必须问这样一个问题:怎么做才能让富有挑战性的知识和实践被人们所掌握。

这个问题在中小学和大学这样的常规学习环境中变得尤为尖锐,因为学习的人数和学习的内容众多。以下是应对复杂问题的两种最普遍的方法。

● 从学习要素入手。先学习要素,然后把它们整合到一起,逐步应对复杂问题。

● 了解相关知识。先了解相关知识,而不是直接学着去用它。

下面让我们依次来探讨这两种方法。

通过掌握要素来应对复杂问题的方法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这种方法很适合在装配线上用动力传动系统、引擎和轮胎制造汽车。这种方法在用墙板、窗户和房顶材料建造拼装房时,效果也很好。这种整合逻辑很普遍,从幼儿园到公司培训,几乎所有的学习领域中,人们都是这样做的。学习者会先学习算术的要素,比如加减乘除,并且相信最终会有机会用它们解决有意义的问题;他们学习语法的要素,同样相信这些知识以后会被整合成全面的、引人入胜的、当然也是正确的书面和口头交流用语。

问题在于,没有全局,要素就没有意义,而全局即使能显现出来,也要等到很久之后。例如,学校很少要求孩子们做算术。这恰恰说明了算术在日常生活中的运用并不频繁,在早期的学习中几乎也没有什么称得上“数学思维”的东西。再以写作为例,我曾吃惊地发现,我最小的儿子在学习了所有写作要素之后,他的老师却很少要求他或班上的同学进行写作练习。通过要素来学习事物,看不到全局或只看到全局的一小部分,这种倾向会引起很多问题,我喜欢把它称作“要素病”(elementitis)。

我曾与一群人分享过其中的一些观点,当时一位女士举手,提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我有两个非常不一样的女儿。一个喜欢全面、深入地探究问题,另一个喜欢一次学一部分,等觉得准备好了再尝试‘整个游戏’。那样不对吗?”

当然可以。要素病不是指学习几个要素,然后马上把它们整合到全局中。事实上,从要素学起是一个很好的短期策略。我所说的要素病指的是一周一周,甚至一年一年地聚焦于要素,却几乎不玩全局游戏。

如果要素病是一种罕见的疾病,我们倒还可以放心。但想想却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也有很多研究资料可以佐证。斯坦福大学的教育家琳达·达林-哈蒙德(Linda Darling-Hammond)在《学习的权利》(The Right to Learn)一书中论述了狭窄的课程标准、臃肿的教科书、对教学内容的覆盖面的要求越来越高,这些共同导致了课程的零散化。1 (1)每一个可以想到的主题都被涵盖进来,却只能讲15分钟。在2007年的《教育研究者》(Educational Researcher)期刊中,欧韦恩(Wayne Au)提出美国《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使课程变得窄而碎片化。2与考试无关的内容被舍弃不讲,与考试相关的则会被分割成适合考试的各个知识点。这根本不应该发生,有些学校没有这样做也很好地执行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政策,美国有些州还实行了更好的考试方式。真的不应该这样……可现在,它已经成了一种趋势。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埃伦·兰格(Ellen Langer)把这种教育称为非专念的教育。几十年来,兰格对专念和非专念持续进行了大量研究,证明在很多日常的情境中,人们会陷入盲目、狭隘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在本可以多想一想的情境中应付了事。3事实上,人们可以培养更专念而灵活的态度,对新信息保持开放,意识到多种视角的存在。在《专念学习力:打破7个扼杀创造力的学习神话》(The Power of Mindful Learning)一书4中,兰格对教育领域中有口无心的学习趋势提出了警告,说明了为什么不应该这样。(2)一种类似要素病的危险观点认为,基础知识必须被掌握得很好,好到成为第二天性。另一种危险观点是延迟满足,认为真正的奖励总要晚些时候才能得到。

现在让我们谈论一下另一种处理复杂事物的普遍策略:先了解再学着去做。阅读和数学通常不属于这类,因为学生一开始就一定要学着做。但“了解”在历史、科学这类学科的早期学习中占有主导地位。典型的历史教学可以被描述为学习“其他人的事迹”。5学生在获取某个版本的历史信息时,很少会进行思考性的阐释或提出批判性的观点。同样,我们可以把典型的科学学习描述为学习“其他人的理论”。学生熟练掌握牛顿定律,熟悉有丝分裂的步骤后,可以在考试中表现出色或很好地完成章后习题。但是,对树立科学世界观的教学效果进行的大量研究显示,学生的理解非常有限,他们常被一系列误解所迷惑,并不清楚所学观点的真正含义。6

先学习一定量的要素,就是对某事物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这没问题,问题在于停留在过度的了解。没完没了地了解某事,而不去做,不去尽力做得更好,这就有问题了。和要素病类似,我想把无穷尽的了解称为“了解病”(aboutitis)。它让学习者学习了有关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有丝分裂、减数分裂、行星位置、大陆漂移的知识,以及《奥赛罗》(Othello)中种族和阶层间的冲突,但这只能提供一种信息背景,无法赋予和增强人的理解能力。

了解病并不局限于教育早期阶段,职业教育更深受其害,包括教师教育。老师们听过无数有关学习理论和课堂动态的讲座,但在教学上所花的时间少得惊人。

把要素病和了解病划为正规教育的一大弊端似乎太苛刻了,应该承认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在几乎一无所有的落后国家,直截了当的传统教学会产生相当大的有利影响。教师教育、教科书、基本读写、计算能力以及一般性学科知识的标准,所有这些对教学来说都很重要。我在此批评要素病和了解病,并不是说它们一无是处,而是说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

那么有人自然要问:如何做?这个问题迫在眉睫。除了一个要素一个要素地学习,然后进行汇总,或者只是长时间了解它之外,还有什么选择?我们还能怎么做?

我的手边已经有了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答案:树立“初级版”的观念。你应该还记得前面讲过的我和伙伴们在后院玩的简单版棒球:我们不是一个要素一个要素地在学,也不是只了解不去做,而是打“初级版”的棒球。在应对复杂问题时,初级版本是一种具有颠覆性的构思,而且很有用。它让学习者了解全局,从而使过程中的挑战变得有意义。它也给了学习者一个机会,使他们能通过积极参与获得大部分隐性知识。当我们说到对游戏有感觉或掌握游戏窍门时,指的就是这种知识。

它暗示了思考教与学的不同方式。稍后我会详细探讨关于“初级版”观念的问题,现在先让我们简要了解一下全局的概念。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
Tips:这是小编做的一个公文写作的公众号欢迎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