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11-13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2 次,平均分 5.0

“得到”精英日课:做高段位的学习者(全6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得到”精英日课:做高段位的学习者(全6册)
作者:换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文化 哲学
ISBN:

内容简介:


做一个清醒的现代人》:在当代中国传统文化的纵向传承与外来文化的横向互动中,在这种“纵横交错”的文化背景下,刘擎教授通过发人深省的文字启发我们以理性化的方式来探索世界和自己,思考“人应当信奉什么”“应当怎样生活”“如何理解和应对困境”等诸多问题。
《破茧》: 突破信息茧房,看清世界真相!畅销书《枢纽》作者、得到“中国史纲”等热门课程主理人施展全新力作,呈现一位思想者视野中的当下与未来。
《罗马史纲》:理解千年罗马的兴衰,理解中国的大国胸怀,读懂如何做大国国民,认清中国现实,预测中国未来。历史上能与中华帝国形成影射的超级帝国只有罗马!从理解罗马开始,理解西方政治,理解西方心理与宗教。
《正义从哪里来》:中国古代长期被尊为政治哲学的至高圣典,作者熊逸,得到APP大热课程“熊逸书院”主理人,积淀数十年中国历史、传统文化研究之功,以学贯中西的眼光反观现代中国人的文化祖国。
《春秋大义:中国传统语境下的皇权与学术》:以生动而富有文学意味的语言,列举大量历史案例和文学经典,如雅典哲人的精彩辩论、巴厘岛的殉葬风俗、《左传》故事、古希腊悲剧、文学名著、武侠侦探文学、人类学案例等等,是一部足以撼动人心的作品。
《只管去做》:时间管理、目标管理实战专家邹小强多年积淀之作,情境代入式讲述,通过职场高手“老付”和职场迷茫人“小强”的交流,把那些你想问却没人教的目标管理技巧一书囊括,6 大技巧,3 大工具,13 节实操要点,让你学会目标管理,告别低效、混乱、计划完不成……开启自我进化新通道!

作者简介:


刘擎,华东师范大学紫江特聘教授,政治学系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为西方思想史、政治哲学和国际政治。
代表著作:《刘擎西方现代思想讲义》《2000年以来的西方》《纷争的年代》《悬而未决的时刻》等。自2003年起,每年撰写《西方思想年度述评》,是许多学者每年的必读文章。
施展,北京大学史学博士,外交学院教授、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著有《枢纽:3000年的中国》《溢出:中国制造未来史》以及《迈斯特政治哲学研究:鲜血、大地与主权》。
在知识平台得到APP开设的3门课程“中国史纲50讲”“国际政治学40讲”及“中国制造报告20讲”,目前累计超过35万人次学习。
李筠,中国政法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政治学系系主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访问学者。著有《论西方中世纪王权观》《英国政治思想新论》《西方史纲》。主要研究方向为西方政治传统与政治现代化、西方政治思想史、西方国家理论。
邹小强 ,时间管理专家,畅销书作家,“邹小强创做社”创始人,罗辑思维、新精英生涯、趁早大学等机构特聘讲师。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徐元庆谋杀案——控方:陈子昂,辩方:柳宗元
唐朝。武则天时代。

这一天,在一家小小的驿站里发生了一桩谋杀案。

按说谋杀案并不稀奇,可这桩谋杀案却吸引了各位高官的注意,就连武则天本人的眼光也盯了过来。

原因之一是:死者是位中央大员。

官员被谋杀了,这会是怎么回事?

一般人马上就能想到的是:八成是政敌买凶,这种事还少么,没什么稀奇,凶手就是个收钱卖命的黑道中人,背后的主谋天知道是谁呢!

但这件案子有些不同。

死者名叫赵师韫,是位御史老爷,他在出差的路上到一家驿站歇脚,没想到被这家驿站里的一名服务生结果了性命。

乍看上去,这像是一起偶然的凶杀,是呀,一位偶然落脚某家驿站的御史老爷和驿站中的一名服务生能有什么梁子呢?

而离奇的是,这名服务生,也就是犯罪嫌疑人,在杀人之后却不逃跑,而是主动拨叫了110,投案自首了。据他后来供述,此案并没有什么幕后主使,完全是自己一人所为,作案动机是:报仇,报的是杀父之仇。

原来,死者赵师韫当年做过县公安局的局长,在任上杀过一个叫徐爽的人,徐爽有个儿子名叫徐元庆,处心积虑要报父仇,于是改名换姓,在驿站里当了个服务生。——徐元庆很聪明,因为驿站本来就是各级官员出差歇脚的地方,只要有耐心,总有一天会等到仇人的。

果然让徐元庆等到了,已经高升为御史的赵师韫就这么在驿站里送了性命。

至于徐元庆,父仇已报,了无遗憾,便从从容容地束手待缚。

案情并不复杂,徐元庆谋杀罪名成立,但是,该怎么判决呢?

——这才是本案的难点所在:对杀人凶手徐元庆到底应该怎么量刑?

如果是在条文法的社会,徐元庆恐怕必死无疑,判决依据是:他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条,于是,按照刑法第××条的规定,应该判处死刑。

如果是在普通法系的社会(简要而言),徐元庆却有可能逃得一命,我相信陪审团的成员们很容易会站到徐元庆这边的。再想一想,如果武则天时代真的有陪审团,并且判案过程公正的话,那么徐元庆无罪释放或得到特赦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为什么呢?

因为徐元庆虽然是蓄意谋杀,但他的动机是为父报仇,而在当时,为父报仇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都是天经地义的。

——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儒家思想似乎早已深入人心,成为政治行为和社会生活的主导思想,而对于为父报仇这种事应该怎么做,儒家经典里可是有明确记载的,而且还是大圣人孔子的金口玉言。我们看看《礼记·檀弓》:

子夏问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

夫子曰:“寝苫(shān),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市朝,不反兵而斗。”

曰:“请问居昆弟之仇,如之何?”

曰:“仕弗与共国,衔君命而使,虽遇之不斗。”

曰:“请问居从父昆弟之仇,如之何?”

曰:“不为魁。主人能,则执兵而陪其后。”

这一段是孔子的高足子夏和老师的对话。子夏问:“对杀害父母的仇人应该怎么办?”

孔子回答说:“睡在草垫子上,拿盾牌当枕头,不去做官,决不跟仇人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不论在集市上还是在朝堂上,只要一遇到仇人,应该马上动手杀他——腰上别着家伙就抄家伙,没带家伙的话,赤手空拳也要上!”

孔子在这里说的“弗与共天下也”就是俗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的出处。所谓“反兵而斗”,是说发现仇人的时候身上正巧没带家伙,于是掉头回家去取——连这孔子都觉得不应该,就算在澡堂子里也得抡拳头上!

子夏接着又问:“那么,对杀害亲兄弟的仇人又该怎么办?”

孔子回答说:“不和仇人同朝为官。如果自己奉国君之命出使外国,在外国遇见了仇人,不能跟他动手,要以公事第一。”

子夏又问:“那么,对杀害叔伯兄弟的仇人又该怎么办?”

孔子回答说:“自己不带头报仇,如果死者的亲儿子或者亲兄弟找仇人动手,那就拿着家伙在后边助威。”

——这是儒家经典里的经典语录,是孔圣人的话,把杀父母之仇、杀兄弟之仇、杀叔伯兄弟之仇的报仇方法讲得清清楚楚。圣人的话是不会错的,而且是治国之大纲,这样看来,徐元庆谋杀赵师韫,一点儿都没错啊!

关于父母之仇,《礼记》里还有一段话,见于《礼记·曲礼》,说得很简洁:

父之雠,弗与共戴天;兄弟之雠,不反兵;交游之雠,不同国。

意思和前边那段稍有出入,是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杀害兄弟的仇人一旦遇到,不管手里有没有家伙,应该立马就上;至于杀害朋友的仇人,不能跟他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

《礼记》里的这两段虽然内容略有出入,但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一点上还是完全统一的。

《礼记》在唐朝的科举教科书中属于“大经”,地位很高,又因为语言内容相对浅近,所以学的人也多,用现在的话说,《礼记》思想在当时有着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和渗透力。这样看来,徐元庆一案的两难之处就在于,如果依“法”,杀人者应当偿命;可如果依“礼”,杀死杀父仇人天经地义。

——依“法”,还是依“礼”,这是个问题。

徐元庆案件以一种极端化的形式让“礼”和“法”的矛盾暴露出来了——这事如果发生在秦朝就非常好办了,秦朝是严刑峻法治国,立法是本着法家思想,遇上徐元庆这样的,没什么废话,三下五除二就给杀了;而唐朝虽然也不乏严刑峻法,但立法思想似乎却是儒家的礼治精神,也就是说,讲等级、讲贵贱、讲所谓的“君臣父子”。知道了这些,我们就容易理解徐元庆案件的审判难点了:这一件小小的谋杀案竟然挑战着最高治国纲领,挑战着占据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让法律的“体”和“用”凸现出了尴尬的矛盾,这案子可怎么判?——难煞人也!

于是,这块烫手的热山芋最后就交到了武则天的手上。[1]武女士思前想后,最后终于下了个结论:“要不,就放了这小子吧。”

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最高指示,即便徐元庆依法当杀,但皇帝法外开恩,给予特赦。那么,既然民心思放,皇帝也愿意放,看来徐元庆是可以捡回一命了,皆大欢喜。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放不得!”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