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1-12-02 10: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龙的呼吸阀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龙的呼吸阀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科幻 小说
ISBN:

内容简介:


《龙的呼吸阀》聚集了中国科幻小说界名家,如江波、赵垒、梁清散等,他们去贵州实地踏访、亲身体验,以传统文化和民族特色为蓝本,涉及 “稻花魂”、“七姑娘”、“锦鸡舞”等传说,苗族蜡染、古法造纸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讲述七个风格迥异、天马行空的中国科幻故事,让传统文化和科幻擦出新的火花。 科幻是关于宇宙星空,人类命运的艺术,但不同地方民族的人类,他们所理解的宇宙星空,所经历的历史命运,其实并不一样。——刘慈欣 用科幻来描写边远地区人民的独特文化,以及他们摆脱贫穷,并远征星辰大海的历史,无可比拟的作品。——韩松 ------ 华夏科幻系列是聚焦中国地理人文的科幻小说选集系列,邀请国内外知名科幻作家,发掘、体验当地特有的地理景观、人文历史和民俗技艺,以此为灵感和素材,创作出内涵丰富的科幻文学作品。

作者简介:


未来事务管理局致力于以专业能力推动科幻产业发展,在科幻领域挖掘新的产品与价值。

未来局以科幻创作培育和内容开发为核心,覆盖影视、游戏、广告等业务,线下开展科幻创作工作坊、写作营,为科幻产业持续供给人才与内容,并在每年举办亚太科幻大会(APSFcon,暨另一颗星球科幻大会)等大型活动,拥有国内泛科幻领域富有影响力的垂直媒体矩阵。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电子书每日分享”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方友,仅从姓氏来看就知道,既非苗人亦非侗人。只是一个喜欢穿蓝布蜡染褂子的外人而已,这样的地理位置,照百年来不变的传统,东湖镇该是个苗寨而不是什么镇,但近几十年来什么都变了,就连原本的苗寨里都莫名盖出一座侗人鼓楼来。

寨子变了镇子,侗人、汉人,全都来了,甚至还来了洋人。

洋人,就算这个湖畔山沟里的杂居镇子,信息再闭塞,人们也都或多或少知道了这些人高马大、样貌奇怪的洋人,在山峦之间搭起了桥,通了隆隆怪叫的铁路火车,更知道他们在北面万山那边,弄起了矿场,采着朱砂还有水银。

可那都只是坊间传闻,真真切切看到活的洋人,还都在街道上走来走去,说着聒噪难听的怪话,这还是头一遭。

面对宛如一夜间冒出来的洋人们,就算是自称见过太多大世面的方友,也还是忍不住偷眼看个新鲜。

在人们眼里,方友就是这么一个整日坐在湖边无所事事的家伙。在湖边,甚至连鱼都不钓,唯一嗜好大概只有若无其事走在镇上,四处检查树木的健康状况。哪棵树生了虫,起了病,方友绝对是第一个知道,第一个跑去处理。

“这还是学了满人那一套游手好闲,没干过正经活计。”去过贵阳府的老人,像个族群长老一样评判方友告诫他人。

然而,方友确实不愁吃穿,腰间那把怪模怪样的短刀,就是他打粮食来钱的工具。这把古怪短刀,一定是方友出现在东湖镇之前,在什么地方找师傅打的了,而且是这家伙自己画的图谱,定制打造。

短刀平时插在皮鞘里,方友会把短刀戴在腰后,在他身后就能看到个大概。刀柄尾端有大得有些夸张的刀环,护手像汉人的八卦刀一样有八卦图形。别看是短刀,仅从佩戴在腰间的带子承重情况就可以看出,这把刀的分量相当之重。

刀身实际上更加古怪,方友偶尔会把短刀抽出来擦拭护理一下,他从来没有避讳过旁人,所以只要有足够的好奇心,多少都见过他那把刀的样子。刀身相当宽大厚重,看上去十分适合砍杀,有刀尖,同样可以用来刺敌。刀背更是奇怪,笔直且有狼牙锯齿,布满整个刀背,看起来相当凶恶。在苗寨里,还没有人会在刀背上做锯齿,刀的样子传来传去,最后人们只能是更多猜测,有人说是钳住对方兵刃用,也有人说是为了刺进胸膛再抽出时可以利落地锯开肋骨。不过,到底是怎么使用的,真见过的人,没有能活着回来告诉大家的。

方友却从不露出一点凶残的气息,有事没事就那么游手好闲地坐在什么地方,或是吃吃茶,或是看看景,微微笑着,看淡一切的样子。

又是一阵隆隆声,声音回荡在山间,震得绿油油的湖面兴起浪来。

本来是在湖边发呆的方友,不禁咂了咂舌。一定是又有麻烦事找上门了。

仲夏的东湖镇,就算是湖畔,也没有一丝凉风。湖水因为山里的英法水银公司开矿,水质越来越差,已经连绿色都算不上,散发着异味,所有恶臭都来自岸边而非水中。

住在窝棚一样的湖畔破屋里的方友,正受着溽暑和恶臭的双重折磨。才刚清晨,他就已经睡不着,躺在席子上辗转反侧拼命扇着扇子。可惜,他再怎么拼命扇,破屋子里照样潮热难耐,同时蚊群盘旋,赶也赶不干净。

躺在席子上,望着顶棚横梁上的霉斑,方友的扇子突然停了下来。悄无声息,扇子已经换作那柄短刀。不过,这种紧绷的状态仅仅只是一瞬,待到外面脚步声逼近,方友已经放松下来。

外行而已。方友放下短刀,正坐在了破屋席子正中央,拿起了扇子,像模像样又扇了起来。

外面的人十分谨慎,没有直接推门进来,而是站在外面敲了两声门。

想让我喊“请进”不成?方友撇了撇嘴,又像是表演给外面的人看一样,扇起扇子。偏不。

外面的人见无人应答,能听出犹豫了片刻,还是隔着破木板门向屋内喊了一声“方先生”。

汉人?

无论听口音还是口气,都显然是个汉人。近一年,从东南沿海一路跑来贵阳府,再跑到山沟子里来的汉人越来越多,但在东湖镇依旧还是少数,多是些路过借宿落脚一阵,从山里运出些石材木料到内陆做生意的行商过客,在东湖镇只知休息,不闻不问。所以,怎么会有汉人知道方友的住处,还知道他的名字,而且听这口气,显然也是有求于方友,对方友所做的生意知之一二才是。无论如何都觉得不大一般了。

“方先生,请开门,在下有事想与方先生商谈。”

方友咂了一下嘴,把扇子放到了一边,双手扶膝,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嘀咕着“先什么生,恶心”,把破木板门一把拉开。

门口站着的这个汉人的穿着让方友着实吃了一惊,和方才想象的那种穿长衫马甲的汉人完全不同,这个人竟是穿了一身像模像样的西装革履,干干净净,还戴了一顶圆檐帽,若不是看到脑后长长的辫子,都以为是个长得像东方人的洋人了。

“好家伙,你这里三层外三层地穿着,热不热啊。”方友敞着蓝布蜡染褂子,整个胸膛全都露着,上面满是泥乎乎的汗。

“在下刘能,”这个自报姓名叫刘能的汉人,没有理会方友打岔,还递上了一张质地硬邦邦的卡片,“这是在下的名片。”同时,他看到方友屋里满地的死蚊子,皱了皱眉头。

“名片?又是什么鬼名堂……”方友会说汉语,也认识汉字,接过名片瞅了一眼,“英法水银公司,东湖镇区,华经理?”

刘能微微一笑,点点头,说:“就是帮助洋人打理一下和咱们大清子民关系,四处走动走动的通事。”

方友捏着名片,若有所思地看着,没有吱声。

“我们久仰方大侠的大名,因此特地前来拜会。”

“直说吧,别拐弯抹角寒碜我。”方友一边说着,一边扇着那张名片赶起蚊子来。

“爽快。”刘能顿了片刻,“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我们英法水银公司东湖镇区……”

“啰里巴唆的名字,赶紧说正题。”

“我们在此希望能聘请您方大侠做我们公司的保镖。”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