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2-01-19 14: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洞见未来的“元宇宙"世界(套装8册)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洞见未来的“元宇宙"世界(套装8册)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互联网 科技
ISBN:

内容简介:


虚拟人

人类躯体死亡,思维是否有可能继续存在,从而实现思维不朽?思维克隆人、网络人等虚拟人将如何颠覆人类对“我”的定义?
利用思维克隆技术,我们能否重新构建所爱之人的记忆、行为方式以及人格特征?思维克隆人和其生物学原型有着怎样的区别?未来,我们该如何界定思维克隆人的社会地位和法律地位?
毫无疑问,思维克隆人的出现将会对传统人类社会产生深刻的哲学影响、社会影响、法律影响以及伦理影响,人类传统社会将被彻底颠覆。那么,作为人类的我们该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如何“给思维克隆人一个说法”?
元宇宙概念大爆发,虚拟人成为最受入局者关注的切入点,玛蒂娜·罗斯布拉特《虚拟人》一书将帮助你全面了解虚拟人,了解人类未来与自己的虚拟人分身共生的未来!
比史蒂夫·乔布斯、埃隆·马斯克更偏执的“科技狂人”,现实版“弗兰肯斯坦”,美国知名生物制药公司联合治疗公司创始人兼CEO玛蒂娜·罗斯布拉特缔造不死未来的世纪争议之作,在元宇宙打造你的第二分身,掌握未来世界的数字化生存指南!

脑机穿越

《脑机穿越》讲述了“人机融合”的未来,即“脑机接口时代”的到来!在未来科技的驱动下,科幻大片的场景已逐渐走入现实。人类通过思维控制人造工具,如今听起来无法想象的事情,在未来会成为常态。从海洋深处到超新星禁区,甚至到我们体内细胞间的微小裂缝,人类的触及范围将追上我们探索未知领域的野心。
《脑机穿越》也是“脑机接口”的简要发展史。作者尼科莱利从脑机接口对传统神经科学的颠覆,到早期的“信息输出”,即机器如何读取大脑信息;再到现在科学家苦心钻研的“信息输入”问题,即反馈信号如何作用于大脑……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人类未来新图景!
脑机接口研究先驱、巴西世界杯“机械战甲”发明者、2020腾讯WE大会特邀演讲嘉宾、比马斯克还酷的传奇科学家米格尔·尼科莱利斯前瞻之作!

未来呼啸而来

作者彼得·戴曼迪斯和史蒂芬·科特勒全面展示了商业创业风口上的9大指数型技术——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网络、机器人、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3D打印、区块链、材料科学与纳米技术、生物技术,并洞察这9大指数型技术的互相融合会带来巨大的变革力量,将会完全重塑我们的生活方式与商业模式。两位作者结合9大指数型技术的融合,充分预测和描述了零售业、广告业、娱乐业、教育、医疗保健、长寿、商业、食品业等8大行业指数型变革的未来。
指数型技术融合的背后是掌握指数型思维这一认知逻辑。当下人和组织的增长逻辑都在发生改变,线性增长正在被指数型增长取代。每一个人和组织,只有掌握指数型思维,利用大趋势的确定性来抵抗自己小波动的不确定性,才能应对呼啸而来的未来!
这本书描述的9大指数型技术和指数型技术融合颠覆的8大行业,会让你仿佛置身于科幻小说中的世界,清晰的感受那些即将在下一个10年实现的场景。未来到来的速度比你想象的还要快,千万别眨眼。

AI 3.0

《AI 3.0》是超级畅销书《复杂》作者、复杂系统前沿科学家梅拉妮•米歇尔历经10年思考,厘清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全新力作。本书源自米歇尔多年来对人工智能领域发展真实状态的记录,她在书中通过5个部分揭示了“现在的人工智能可以做什么,以及在未来几十年我们能从它们身上期待什么”。在描述了人工智能的发展历史之后,作者通过对视觉识别、游戏与推理、自然语言处理、常识判断这4大人工智能领域的热门应用的发展现状和局限性的探究,厘清了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关系,书中关于人脸识别、无人驾驶、机器翻译等方面的案例分析都充满了巨大的启示!而这些,都是当下人工智能发展所面临的困境、人工智能想要取得突破性进展所必须重新思考的。看懂这本书,你将对人工智能领域有一个全景式的认知。
《AI 3.0》是超级畅销书《复杂》的作者、复杂系统前沿科学家梅拉妮•米歇尔耗时10年思考,厘清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全新力作。

指数型商机

《指数型商机》中所描述的那些改变“游戏规则”的趋势将会改变未来30年人类文明的轨迹,并将导致人类自身发生变化,变得更聪明、更健康、更长寿;企业组织形式和创新能力将发生变化,变得有先见之明,更敏捷、更有创造性;技术领域将发生变化,变得更加互联、更有直觉性;新事物也将不断涌现,如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创新、新的全球性风险、新的竞争对手以及新的市场等。
全球未来研究院创始人、奇点大学创始董事、苹果公司顾问詹姆斯·坎顿为你揭秘看不见、看不懂的15个重要趋势。

人工智能的未来

《人工智能的未来》作者库兹韦尔认为,2045年,人工智能将超越人类智能,储存在云端的“仿生大脑新皮质”与人类的大脑新皮质将实现“对接”,世界将开启一个新的文明时代,“奇点”到来!那个时候,我们是谁?我们是什么?人还能称之为人吗?
库兹韦尔把“奇点”当作一个绝佳的“隐喻”:当智能机器的能力跨越这一临界点之后,人类的知识单元、链接数目、思考能力,将旋即步入令人眩晕的加速喷发状态——一切传统的和习以为常的认识、理念、常识,将统统不复存在,所欲的智能装置、新的人机复合体将进入“苏醒”状态。
库兹韦尔通过对人类思维本质的全新思考,大胆地预言了人工智能的未来。他坚信,未来人类一定会制造出可与人脑相媲美的“仿生大脑新皮质”。它们甚至比人脑更具可塑性,并可放置在云端,与遥远的人类生物大脑远程相连。那时,或许人工智能真的能够与人类相媲美!
美国国家技术奖获得者、奇点大学校长、谷歌公司工程总监雷•库兹韦尔最新力作。这是一部洞悉未来思维模式、全面解析“人工智能”创建原理的颠覆力作。库兹韦尔对于大脑和人工智能的理解,将对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各行各业,以及我们有关未来的设想产生巨大的影响。库兹韦尔通过一系列推理告诉我们,我们有能力创造超越人类智能的非生物智能。

如何创造可信的AI

作者盖瑞·马库斯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同时还是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在计算机科学、认知科学、语言学、人工智能等领域都练就了相当深厚的学术功底,并敢于挑战学术界的主流观点。当整个人工智能学术界都在过分乐观地高歌猛进时,他不断撰文和发表演讲来指出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当下AI的弊端和局限性,《如何创造可信的AI》这本书正是马库斯对他关于人工智能观点的最佳总结。
盖瑞·马库斯和欧内斯特·戴维斯从深度学习算法固有的缺陷出发,阐述了当下 AI 技术发展的桎梏,对当前 AI 的场景应用和研究范式中的问题进行了分析,他指出AI真正的问题在于信任,常识才是深度理解的关键。最终从认知科学中提炼出了11条对人工智能发展方面的启示,以通用人工智能为发展目标,给出了未来 AI 技术的一种发展方向。

生命3.0

在人工智能崛起的当下,你希望看到一个什么样的未来?当超越人类智慧的人工智能出现时,人类将何去何从?你是否希望我们创造出能自我设计的生命3.0,并把它散播到宇宙各处?人工智能时代,生而为人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在《生命3.0》中,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终身教授、未来生命研究所创始人迈克斯·泰格马克将带领我们参与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对话。
《生命3.0》一书中,作者迈克斯·泰格马克作为一位顶尖的物理学家,基于最严密的逻辑推理和最大尺度的想象力,对人类的终极未来进行了全方位的畅想。从我们能活到的近未来穿行至1万年乃至10 亿年及其以后,从可见的智能潜入不可见的意识,重新定义了“生命”“智能”“目标”“意识”,并澄清了常见的对人工智能的误解,将帮你构建起应对人工智能时代动态的全新思维框架,抓住人类与人工智能共生演化的焦点。
迈克斯•泰格马克历时5年,集结近1 000位人工智能界大佬智慧、用30万字写就的诚意之作。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一条一直上钩的鱼
罂粟是红色的,苹果是香甜的,云雀会唱歌,这些都在我们的意识中。

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

作家、诗人、剧作家,英国唯美主义艺术运动的倡导者

在我们深入探究思维克隆人的世界之前,有必要就“让这些(数字化)存在成为我们的克隆”的含义达成一致。这些存在的目的就是获得和表现出人类意识。在这场旅途中,确定一个行之有效的“人类意识”定义至关重要。意识让我们成为“我们”。那些构成了我们意识的品质—记忆、推理能力、过往经历、不断更新的意见和观点,以及对世界的情感投入,都将产生思维克隆人的数字化意识。

刚出生时和早期婴儿时期,没有自我……宝贝有本能的欲望,但是这些欲望并不属于任何人……最早的经验,被限制为本能和控制,当意识的代理从初期意识的迷雾中,获得了“我”(I)和“我”(me)的人类特征……当意识到“我”(I)就是“我”(me)的时候,我就拥有了自我……自我相当于对正在画自画像的自我画自画像。

彼得·怀特(Peter White)

《存在的生态》(The Ecology of Being)

问题是,每个人(无论是科学家,还是门外汉)都有各自不同的意识概念。人工智能领域的先驱之一、MIT人工智能实验室联合创始人马文·明斯基在《情感机器》一书中将“意识”称作“手提箱”式词汇(suitcase word)—它具有多重合理的意思。这一领域其他一些人则抱怨意识“同义词的多样性”“大量术语往往会掩盖潜在的相似之处”。考虑到人类大脑已经进化和正在进化的方式,意识很有可能同样具有渐进性。意识的一个普罗大众的意思就是自我认知(self-awareness)。但是,它是否充分描述了意识的真实本质呢?

当然,一个婴儿的自我认知与一个青少年的自我认知不同,而青少年的自我认知又与中年人完整的自我认知不同,与一个年事已高的、部分认知能力已经丧失的老年人会不同。新生儿和成年人相比,前者拥有多少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呢?我回想了一下家庭照片—这些照片作为那些我深爱的已经过世的家人曾经活着的证据,相比拍摄照片时有血有肉的人的状态,当然拥有非常不同的意识状态。

虽然很明显自我认知是一个有意识之人很重要的一面,但它不是唯一的条件。我们当然不会把能端水作为网络意识的一种定义。事实上,程序员可以编写出一个简单的能拥有自我认知的软件—可以检测、报告,甚至能对自己进行修正。举个例子,操作自动驾驶汽车的软件,可以被编程定义为:现实世界中的物体,包括地形(“使用传感器导航”)、程序员(“执行任何输入命令”)以及汽车自身(“我是一辆机器人汽车,可以对编程指令作出响应,进行导航”)。谷歌汽车正在做这些事情,一些人会定义它的运行代码,又或者,汽车本身是有意识的。

自我认知软件和机器人不会感受到身体或情感的疼痛或快乐—它们没有知觉。大多数人要求精神主观性(mental subjectivity)要涵盖情感(也就是知觉),以便具备意识,因为对“我们如何感受”的认识是人类意识的一部分,也是“作为人的条件”。但是,知觉仍然不能让我们获得想要的意识定义,因为我们所期望的有意识的存在应该同时是独立的思考者和感受者。

因此,“感觉”(feelings)也不是意识的一个独立描述。身体感觉并不需要复杂的认知能力。

当一条已经上钩的鱼在扭动时,我们大多数人会将这种现象解释为鱼在经受疼痛,而也有人认为这是鱼的本能反应——并没有相应的情绪反应。大多数人都认为鱼是没有意识的,因为我们认为鱼的痛觉神经不会思考、探讨,或者向同类抱怨。相反,我们认为,鱼只是单纯地在依赖非认知反射,因为它试图摆脱这一局面。一旦脱钩,回到它正常的环境,鱼会继续游,好像自己从来没有上钩一样——因此它很容易会再次上钩。我认识一位渔夫,在捕鱼季时,他会钓住、放生同一条鱼很多次。这条鱼似乎在上钩时会感受到疼痛,但它从来不会从这一经验中“学到”任何东西,对于未来的水中冒险,它也不会接受任何“教训”,这说明,它缺乏某种关键的自我意识。

当然,人类可能会本能地拒绝被鱼钩钩住,因为我们知道这会让我们感到疼痛,我们会咒骂疼痛,并且思考如何在之后避免这种事情。我们会警告其他人避免鱼钩的陷阱,传递尽可能多的关于鱼钩的信息。与鱼类不同,我们可能不会轻易地被鱼钩再次钩住,因为我们会记住这次疼痛的经历,并试图避免重蹈覆辙。当我们看到鱼钩的时候,会用大脑去识别鱼钩,从而避开它,同样也会预测下一次渔夫可能会移动到湖的哪个位置。因此,清晰的学习、推理和判断(对已知信息的应用)能力同样是意识的一部分,而自主性也参与其中。在鱼和人类之间,“意识”的定义存在如此深奥的差异。

1908年,聋哑、盲人作家海伦·凯勒(Helen Keller)清晰地描述了如何基于交流,建立人类意识:

在遇到我的老师之前,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活在一个不是世界的世界里。我无法描述那种没有意识,但有虚无感的时间……因为我没有思考的能力,我不会将不同心理状态进行比较。

换句话说,虽然“意识”最基本的定义是醒着的、警觉的和有意识的,但思考和感受还有一个更为突出的意义。像人类一样思考,这个人必须也能够根据黄金法则演化而来的各种社会法则,作出道德抉择。在这一点上,哲学家和科学家相仿,从伊曼努尔·康德到卡尔·荣格,都相信这是人类大脑天生具备的能力。如果你去问世界上任何一个正常人,用棒球棍击打孩子的头是不是有悖常理,得到的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定义“意识”遇到的另一个复杂问题与潜意识有关,专业人士称其为“无意识思维”。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思考和感受的大部分东西,有时甚至会在未经思考的情况下行动。就像著名棒球经理尤吉·贝拉(Yogi Berra)总结的一样:“好好想想!你怎么能在同一时间思考和击打?”

弗洛伊德认为,我们无法完全意识到的无意识思维或本我(Id),经常与有意识思维或自我(ego)存在交叉的部分,并在自我中进行自主推理。现代心理学已经与弗洛伊德式的无意识意愿解释渐行渐远,却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在我们生活的每时每刻,无论我们是完全清醒,还是深度睡眠,潜意识都会展现出自己的存在。”在电影院射击某人的头当然是错的,但是,2014年,一个退休的警察在佛罗里达的坦帕(Tampa)就作出了这样的事情,因为他的无意识思维以一种非常糟糕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存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演讲中描述了自己成为总统前,白人女性看到他时如何本能地抓紧自己的钱包,并且赶紧从他身边离开。许多这类反应都可能是对他的肤色作出的潜意识反应。

对人类而言,理性、感情或自我认知,并不一定要一直呈现出来,才能证明一个人是有意识的。不过,某种程度的非理性、无情感、无意识的心理过程,几乎会在每位正在阅读本书的读者意识中一直存在。具有人类意识,就一定意味着同时拥有无意识思维。因为人类思维不可避免地要将某些概念(概括和套路)、动机(作出选择)与决策(避免危险)分流给无意识神经模式,从而腾出更多的大脑能力给有意识神经模式。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网络意识上。我们大多数时候会有意识地走出由无意识控制的背景。

意识难题的一个解决方案是道格拉斯·霍夫施塔特(Douglas Hofstadter)的“意识连续体”(continuum of consciousness)。他声称,意识不是“在这里或那里”的东西,而是或多或少地存在于以下一个或多个方面中—自我认知、情感、道德、自律和升华。霍夫施塔特在《我是一个奇异的环》(I Am a Strange Loop)一书中,勉强承认了蚊子具有一定意识。尽管他没有讨论谷歌无人驾驶汽车,“意识连续体”肯定会把它也视作蚊子的意识量子,又或者不像蚊子,因为它不需要伤害其他动物以实现“生存目的”: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完成超过160万公里“无事故旅程”。霍夫施塔特对连续体逻辑的信心在于,他承认甘地和阿尔伯特·史怀哲(Albert Schweitzer)有着比自己更伟大的意识,因为他们展示了高于他自己的典范责任心(自我认知、情感、道德、自律和升华)。

另一种理解意识连续体的方法是反思:

我们认为某些生物是有意识的,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作出的决策更加复杂,由进化预置的明显过程更少,并能权衡进化过程中产生的不同欲望。运动员决定忍痛坚持肯定是有意识的。在这种情况下,意识被分成了不同等级,因为很明显,运动员作出了比鱼更复杂的决定。

实际上,拥有思维克隆人的人类会被认为“提高了意识水平”“拓展了思维”,形成了网络意识,而网络意识延伸让我们以双思维的方式参与了更加复杂的决策,并且减少了进化中的预置过程,即使是思维软件工程师进行的编程,例如,天文学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所谓的人类的“爬行动物冲动”。或者,如果作出的决策是基本的、具有明显的“电路化”,思维克隆人或许被认为具有亚人类意识。

对霍夫施塔特“意识连续体”进行声援的,是2012年7月7日的《剑桥意识宣言》(Cambridge Declaration on Consciousness)—这次签字仪式十分重要,以至于热门新闻杂志节目《60分钟》(60 Minutes)对其进行了拍摄。根据宣言,“一个由认知神经科学家、神经药理学家、神经生理学家、神经解剖学家和计算神经科学家组成的优秀国际团队”总结出:“有重要证据显示,人类不是唯一拥有能够产生意识神经基质的物种。非人类动物,包括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许多其他生物(包括章鱼),同样拥有这种神经基质。”

凭着对意识连续体长度的限制,生物学家、神经科学家弗兰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和意识现代科学代表人物克里斯托弗·科赫(Christof Koch)赞同:“语言系统不是意识的必要条件—没有语言也可以拥有意识的必要特征。当然,这并不是说语言没有丰富意识的内涵。”因此,当我们在本书中讨论意识的时候,我们并不是讨论所有意识,因为意识包括鸟、狗、猪的意识;而我们讨论的是人类意识。

因此,人类网络意识的定义需要足够个性、具体,并具有可确定性。将自我认知和道德与自律划分为一组,情感和升华与移情划分为一组,我们可以得到如下的定义:人类网络意识就是由一小组研究人类意识的专家达成一致后确定的,基于软件的人类级别的自律和移情的连续体。

显然,这是一个以人类为中心的定义。但是,这一定义不存在冗余部分。它不是间接定义,因为是由“研究人类意识的专家”来确定“人类级别的自律和移情”是否存在。它以人类为中心,实际上,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结果,因为就像美国哲学家、认知科学家丹尼尔·丹尼特(Daniel C.Dennett)所说的:“无论思维是什么,它都应该是与人类的思维相像的东西;否则,我们不会叫它思维。”[13]换言之,具备人类意识是判断一个主体是否像人类一样思考和感受的捷径。我在一定程度上同意美国最高法院的波特·斯图尔特法官(Potter Stewart)的说法,他在被问到“如何定义色情”时回复说:“当我看到时,我就能判断。”

依靠“人类级别的自律和移情的连续体”,我将那些无意识发生的独立思考和感受也纳入无意识思维。网络意识软件必须拥有一定量的无意识概念、动机和决策,以制造人类级别的思维。就像后台运行的代码一样,这不是搅局者,它的前台信息处理单位不是“有意识的”,是很早以前就已经掌握的编程技巧。

艾伦·图灵首先提出,如果软件能成功通过人类的判断,并被认为具备人类意识,那这一软件就是具有人类意识的。如今,我们称之为“图灵测试”。用他自传中的话说就是:

为了避免对“思维”“思想”“自由意志”应该是什么的哲学式讨论,他提出只需要比较机器的表现和人类的表现,就可以判断一个机器人的思维能力。这是“思考”的操作性定义,而非像爱因斯坦坚持的对时间和空间的操作性定义,以便将他的理论从先验假设中解放出来……如果机器表现出了像人类一样的行为,那么它正是像人类一样在行动。

我们对人类网络意识的定义,收紧了图灵测试:图灵测试需要软件说服一小组专家,而非单一个体;不只涉及偶然的对话,也关乎自律和移情。比如,一个人可能会批评图灵测试说,如果木头鸭子叫的像真鸭子,那么它就是真鸭子,显然这是不对的。但是这个批评太过片面,因为图灵测试的观点是在测试功能,而非形式。如果木头鸭子能像鸭子一样游泳,那么它就是真正的鸭子。如果机器像人类一样思考,那么它就是人类思考者。[14]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