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
tianlangTianlang  2022-02-28 18:00 天浪书屋 隐藏边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布拉格:欧洲的十字路口pdf-epub-mobi-txt-azw3
书名:布拉格:欧洲的十字路口
作者:[英] 德里克·塞耶
格式:EPUB/MOBI/AZW3
标签:欧洲 历史
ISBN:

内容简介:


身为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的德里克•塞耶,在本书中既细数布拉格风云变幻的昨日,也详述布拉格精彩纷呈的今天。被誉为“欧洲最美首都”的布拉格,拥有伏尔塔瓦河畔令人惊叹的自然风光,其壮观的建筑群亦多彩多姿,从罗马式圆形大厅到哥特式塔楼,从文艺复兴时期的宫殿到巴洛克式大教堂,从新艺术风格的咖啡馆到立体主义风格的公寓楼……可谓包罗万象。位于欧洲十字路口的布拉格是各方思潮、各国文化交汇碰撞之地,距今已有千年。塞耶通过回顾欧洲史的错综过往,呈现给读者一幅布拉格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寻幽入微,言有尽而意无穷。

作者简介:


德里克•塞耶,波西米亚历史专家、原英国兰卡斯特大学文化历史系教授,出版有《波西米亚海岸:一个捷克人的历史》《资本主义与现代性:马克思主义和韦伯思想概论》《二十世纪之都布拉格:一段超现实的历史》《自找麻烦:超现实主义和社会科学》等多部著作。当选为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的塞耶现居“牛仔城”卡尔加里,同时是阿尔伯塔大学社会理论与文化研究系的荣誉退休教授。

此处内容已经被作者无情的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关注天浪书屋官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关键字“暗号”,获取验证码。
注:用手机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天浪读书”即可关注哦!

部分摘录:


第一章 我见一城俊伟
我们的童话常以“很久很久以前”开头。捷克的童话略有不同,它的开头是:“从前啊,事情或许如此,又或许不是。”(“Bylo,nebylo.”)这是应当标注在所有捷克传说前的“阅读须知”。而最古老的捷克传说始于1120年,正如圣维特主教科斯马斯在《捷克编年史》中所述。此后,无论是咏祷司铎[23]达利米尔(于1310年写下第一部捷克语韵文体史诗《达利米尔纪事》),还是“民族之父”弗朗齐谢克·帕拉茨基(于1836—1867年间出版权威性五卷本《捷克之波西米亚和摩拉维亚民族史》)……科斯马斯主教的记录由哪里发端,史学家笔下的捷克大事年表便从哪里起步。老科斯马斯描绘的捷克传奇早已同布拉格的传说融为一体,哪怕主人公可能是虚构的也无妨。何况布拉格波澜壮阔的传说,又岂止一段捷克民族史呢?

“从前啊,事情或许如此,又或许不是。”科斯马斯如此写道。在经历了漫长的旷野漂流之后,第一批布拉格人来到了瑞普山(Říp)——如今的布拉格以北五十公里处。他们的首领波希米举目远眺,掷地有声地说:“从今往后,这里便是我们的家园……这片丰饶的土地还不曾向谁臣服,飞禽有之,走兽亦有之,奶与蜜尽皆流淌。”波希米的族人于是称这片土地为“波希米亚”,以纪念族长厥功至伟。长久以来,布拉格人为要用何种语言命名城中百物,始终争执不下。而科斯马斯的编年史竟用拉丁语写成,且他并未采纳“波希米亚”一词,反把波希米族首领及他们脚下的土地唤作“捷克”,堪称讽刺。需知“捷克”乃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波伊人起的地名,这一凯尔特人的分支千年前就在此定居。公元前一世纪时,日耳曼人亦迁徙至此,赶走了波伊人。波希米族人(西斯拉夫人)是六世纪上半叶才姗姗来迟的。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再次把捷克称为波西米亚(音近字不同)的,倒是古罗马的地理学家——他们将波伊人的部落名(“波伊”)缀以日耳曼人表示“家园”的词根(“西米”),重组了一个“波西米亚”。同所有“应许之地”一样,波西米亚在波希米族人到来之时,自然“不是荒无人烟”的。考古发现表明:早在新石器时代(公元前五千年),布拉格盆地就有农耕活动。现今布拉格市郊的窑炉坊(Bubeneč)、勇士坊(Dejvice)和少女谷(Divoká Šárka)都是这一带已知最古老的人类定居点。

起源说之后,科斯马斯以丰富的想象力为我们勾勒了一幅田园牧歌式的画面。他说古老而原始的波希米族人“实行群婚制,好似他们放牧的牛羊一般辗转于多个爱人之间”。族长波希米(“捷克”)过世后,新当选的族长叫克罗克,此人“富埒王侯,审慎严明”。尽管“并无男嗣”,但上天赐给克罗克三位千金,“个个智慧超拔,巾帼不让须眉”,尤其是小女儿莉布丝,“多有女性之娇媚而兼男性之果勇,远见卓识,此诚不可与争锋!”莉布丝因能预测未来,“铁口直断,克罗克既死,(莉布丝)得族人推举,遂为首领。”终成波西米亚首个王朝——普舍美斯的鼻祖。而彼时的科斯马斯因虔诚的基督教信仰,既欲表对王室的拳拳之忠,又难苟同异教徒公主的“放浪形骸”。据他所言,莉布丝每尝自睡榻下达懿旨,“绣衾斜倚,单手支颌,柔若无骨,似才生产的妇人……荡检逾闲,不成体统。”

约瑟夫·瓦茨拉夫·梅塞贝克作品(1897):莉布丝和普舍美斯,高堡。

对公主不满的可远不止科斯马斯。有兄弟二人因财产分割一事上告莉布丝,却压根不服女族长的裁决,要求另选一名男性来统管部落。莉布丝准许了。翌日,她命仆从跟着她的马走,说他们自会在远郊找到一个耕地的农夫,名叫普舍美斯,那人就是她未来的丈夫、波希米族的新首领。科斯马斯暗自推测:莉布丝的马之所以能毫不费力地找到远郊,或因农夫普舍美斯早已是莉布丝的情人。一朝鱼跃龙门的普舍美斯果然“御下从严,以律法为绳捆缚野性难驯的波希米族人,令其敢不听命、俯首称臣。波希米族人求得新君,反受其制”。就在这“盛治伊始,咸与维新”的时刻,莉布丝也道出了那则名扬四海的预言:

我见一城俊伟,赫赫声名,闻达诸天,森林环绕,(伏尔塔瓦河)细流涓涓。北有低畦,谓之护城河。南有高山,占地广袤,嶙峋多石,谓之石头林山——临河一面蜿蜒而下,山体斗折蛇行,似海豚正待入水。卅步开外即有村庄,一人立于屋前,俯身刻凿门槛。嗟夫!平民如是,君王亦如是:欲过门槛者,必自卑躬。故此城谓之布拉格,盖取其“门槛”之意也。

美国历史学家丽莎·沃尔弗顿将这段预言译为“我见一城堡俊伟……”,为佐证科斯马斯所述“正是布拉格城堡——波西米亚王公和圣维特主教座堂的所在地”。但捷克人耳熟能详的版本依然是“我见一城俊伟,赫赫声名,闻达诸天……”一字不差记录下这番话的则是阿洛伊斯·伊拉塞克,其所著《古老的捷克传说》自1896年问世后再版无数,令莉布丝的预言成了布拉格史的启蒙篇,在捷克妇孺皆知。

此外,伊拉塞克还在书中记载:莉布丝说预言时身在高堡,其父克罗克是最初下令兴建堡垒之人。高堡位于伏尔塔瓦河右岸、布拉格城堡山的上游。布拉格老市政厅里尚有一幅马赛克拼贴画(1904),描绘的正是莉布丝公主自“巍峨高堡”远眺伏尔塔瓦河、预言布拉格盛世江山的情景。这幅画的原作者是伊拉塞克的挚友、爱国主义画家尼古拉斯·阿列什。可无论是伊拉塞克、科斯马斯抑或达利米尔,若一口咬定莉布丝诉说预言之地就在高堡,难免牵强附会。据传莉布丝死后,其卫队长普拉斯妲发动了血腥对抗男权的“少女战争”——高堡作为“少女军团”的防御工事,彼时堪堪破土动工。而考古发现以及现有史料皆表明:一度充当军事要塞的高堡于十世纪末方才修缮完毕,较之莉布丝“预言”建造的布拉格城堡还晚了整整一百年。话虽如此,待伊拉塞克写下《古老的捷克传说》之时,八百年倏忽而过,高堡早已变为了“记忆之场”(lieu de mémoire)。这是法国历史学家皮埃尔·诺拉的理论,对此他解释道:“因为‘记忆之境’(milieux de mémoire)——真实的历史环境已不复存,重建起来的不过似是而非的‘记忆之场’。”历史长河中曾真实发生的,以及后人绘声绘色讲述的,可能完全是两码事。所以捷克人才要提醒我们:从前啊,事情或许如此,又或许不是。

电子书版权归原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若有违反您个人权益,请留言反馈删除相关信息。

tianlang
Tianlang 关注:0    粉丝:0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写

发表评论

表情 链接 私密 格式 签到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